新闻 > 港台 > 正文

“中央政治局开会桌子上 每天都有一份香港版的大纪元”

—香港大纪元副社长:《九评》揭真相 退党抹毒誓

卢洁: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中共是没有回应过的,不敢回应,但是我知道中共很多高官都在看这本书,还有的人从香港(经)过的时候还联系我们,要我们给他们一些书,他们是看我们的网站,大纪元的日报。其实香港版每一天都有人拿回中国大陆,随飞机送回中国大陆,那中央政治局开会桌子上,每天都有一份香港版的“大纪元”。

【珍言真语】香港大纪元副社长卢洁:国安法出台受压,大纪元坚守原则报导真相;退党是一种良知,从精神上抹去毒誓;《九评共产党》解读中共,克服恐惧;大陆高官看《九评》,了解真相退党。(大纪元香港新闻中心)

港版国安法”出台,香港社会风声鹤唳,人人自危,18年来致力于真实报导中国、揭露中共本质的香港《大纪元时报》,被认为是中共首要打击目标、处境最危险的媒体。面对各方关切,香港大纪元副社长卢洁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我们报导真相,坚守良知,我们不畏惧中共,继续做我们该做的事。”她呼吁人们远离中共,“‘天灭中共’是一种天象、是一种天意,就在进行之中。”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白色恐怖弥漫香港社会,新闻与言论自由遭到空前打压,卢洁说:“的确有的人会害怕,但是我们会一如既往。”

去年承印香港大纪元报纸的印刷厂遭到中共派人纵火。不久前一部计程车连续几晚逗留印刷厂附近,车内连同司机三人,一人拿着摄影器材不停录像,“我估计他们在观察我们员工进工厂的时间”。

“中共向来蒙蔽百姓,吓唬百姓的,你坚持它就软了。我们经历几十年二十年了,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卢洁说。

十多年来大纪元坚守立场,艰苦经营,渐得香港民众的信赖与佩服,记者外出采访,民众总不时给予鼓励:“大纪元加油!”国安法施行后,民众转为担忧大纪元记者的人身安危,叮咛记者:“要小心!”

“大纪元的宗旨,一是宣扬神传文化,第二我们报导真实新闻,在揭露中共方面我们做了很多。”卢洁说,去年反送中抗争以来,民众手持的标语、呼喊的口号“天灭中共”,即是“出自2004年《大纪元时报》发表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首次提出了老天要清算这个魔教,‘天灭中共’。”

“接着2005年大纪元出了一个《严正声明》,告诉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来了,神佛会清理这个魔教,因为它对神佛犯下滔天大罪。”“所以从2005年1月开始,我们各地的义工都在推动退出中国共产党这件事情。”卢洁说。

大陆民众从进小学即被要求入“少先队”,中学入“共青团”,最后入党,都要举起手对着共产党旗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在神的眼里,这便是许下了毒誓。卢洁说,透过大纪元三退(退党、团、队),“是一种良知上的退,并不是说要你回去做一个什么手续。三尺头上有神灵,只是把这个跟老天说的毒誓抹掉。”

截至目前,已有超过3.6亿人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宣布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

卢洁表示,中共控制宣传媒体,过滤信息,其高层却能自如接触到真实声音,也更忧心自己的未来。十多年来,许多中共高官透过阅读《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邪恶本质,透过大纪元退党,“有的人跟我们说:‘我们全都退,我们都心里非常明白。’比如说中央党校的人,他们自己都觉醒,跑到海外三退。”

近日媒体披露,美国政府考虑全面禁止中国共产党员及其家人前往美国。“退党”一时之间成为网路热搜词。事实上,透过大纪元退党网站退党,完成后会获得“退党证书编号”。而大纪元三退网站的退党证书,获得美国政府承认。

“《九评共产党》讲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党文化’。”卢洁说,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讲究敬天、敬地、敬人,而中共是反传统的,其党文化宣扬“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她说,中共是一个邪教组织,“所到的地方伴随着灾难,伴随着暴力,伴随着谎言,伴随着流血。”从小也在中共党文化下成长的她,已阅读十多次《九评共产党》,每读一遍就获得一次心灵的净化洗涤,明白了原来从小“我被洗脑洗得这么厉害,原来我接受的一切都是假的”。

“在共产党统治的环境下能看到的唯一的视窗,就是共产党的宣传,与世界完全是隔绝的。”卢洁除了推荐人们阅读《九评共产党》,还推荐大纪元编辑部所出版的《解体党文化》、《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以及《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以此认清中共,而免与恐惧,分辨“中共不等于中国,爱国不等于爱共产党”。

卢洁说,近来香港举行的抗争游行,“天灭中共”海报炙手可热,“人们是围过来抢的,年轻人一边取一边喊‘天灭中共’、‘天灭中共’。有人说要我把这四个字,刻在心里,一直看到老天灭中共那一天为止。”

“‘天灭中共’是一种天象、是一种天意,我们告诉人要远离中共,大家看到了现在发生疫情,全世界都在觉醒,美国、欧洲,都认清了中共对世界的危害。”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国安法出台受压坚守原则报导真相

记者:我们今天想讲一讲大纪元的故事,我们请到了大纪元的副社长卢洁女士,先介绍一下您自己。

卢洁:我在大纪元已经做了十几年了,2005年进入大纪元,当时在伦敦做销售,后来又到香港,已经有15个年头了。

记者:国安法之后,我去D100香港台接受采访,他们下的标题是“香港国安法后最危险媒体”。很多人觉得大纪元是高危,国安法之后您觉得大纪元危险吗?

卢洁:我们还是坚守原则,报导真实新闻。的确有的人会害怕,但是我们会一如既往。2002年在香港创办大纪元,总部是在美国,在全球35个国家,我们有二十几种语言。

记者:大纪元自创办以来一直是中共的眼中钉、肉中刺,对待中共也有过一些考验,是怎么经历过来的?

卢洁:大纪元的宗旨,一个是宣扬神传文化,第二我们报导真实新闻,在揭露中共这边我们做了很多工作。

2004年我们发表过一系列文章《九评共产党》,彻底地揭露了共产党的本质,把人们看不到的那一些层面我们全部讲出来了。这本书已经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所以在反共中我们就坚持一点:报真实新闻,坚守良知。

记者:去年“反送中”的时候,大纪元的印刷厂被纵火,之后还有这样的干扰事件吗?

卢洁:也有,前不久我们的印刷厂发现晚上周围有的士车,的士车里有司机还有两个人,就一直在拍录,每天晚上都来,同一个(车牌)号,它会待很久,就是几个钟头。我估计他们在观察我们员工进工厂的时间。当地的保安也都发现。的确中共是针对我们,但我们还是坚守原则,像你们都是天天出街正常地去报导。

记者:对,在7·1直播的时候,很多民众以前说“珍珍你加油”,现在说“珍珍你要小心”。就怕我被“人间消失”。国安法有这么恐怖吗?国安法以后是不是香港的环境会越来越恶劣?大纪元还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吗?

卢洁:我们报导真相,我们没有畏惧中共,做我们该做的事情。中共很多都是来蒙蔽百姓,吓唬百姓的,你坚持它就软了。所以我们几十年二十年了,走过的路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退党是一种良知从精神上抹去毒誓

记者:大纪元在2005年的时候开始推动退党的运动,在大纪元网站上都看到这个退党的数字,退党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退党这个事件?

卢洁: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了系列文章《九评共产党》以后,2005年大纪元再出一个《严正声明》,告诉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来了,神佛会清理这个魔教,因为它对神佛犯下滔天大罪。共产党要求中国大陆的人从小学要入少先队,上中学要入团(队),最后要入党,都要对着党旗宣誓,举起手来宣誓说: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其实这是一个毒誓,也就是跟老天请求要随着共产党一起死,要跟共产党奋斗终生。神佛慈悲让人解了这个毒誓,在天灭中共过程中这样的生命才能安全。所以从2005年1月开始,我们各地的义工都在推动退党这件事情。

一开始人们还对这个概念不是很接受,现在大陆的人退党的很多,在全世界有很多大陆来的移民,我们走到什么地方,见到他们,就告诉他:现在老天在灭中共,大家保平安,那大家都很高兴地退出来。其实这个退,是一种良知上的退,并不是说要你回去做一个什么手续,三尺头上有神灵,只是把这个跟老天说的毒誓抹掉。

退党以后,有很多人都发现,他自己的身体莫名其妙的好了,他们就发现,退党真的能保平安。或者家里有的人,突然间发生一个很大的车祸,又很安全,就是他自己命没有受到伤害,他们觉得“退党保平安”不是一句空话,真的是老天在呵护人。退出中共、远离中共就会给人平安。

记者:中共的共产党员才9000万,怎么退了3亿多?

卢洁:是,因为退党,我们指的是包括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退共青团、退少先队,还有退共产党。其实少先队大家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都知道,6岁小朋友一上学,它就让你戴红领巾,而且是全部都要入的,全部都要对着这个血旗宣誓。所以这个数字算起来,只要在中国大陆49年以后上过小学,都加入过共产党的组织,只不过加入的是少先队。我们跟民众讲的就是,你入了什么就退什么。大部分人是入了少先队和(共青)团,没有入过党。你入过什么就退什么,就把跟老天的这个毒誓解了,在天灭中共的时候才能平安。

所以这个数字相当大,而且海外移民,不光是中国大陆的中国人,那全世界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人,也是退党的对象。香港有很多大陆移民,现在他们都在退。

大陆高官看《九评》了解真相也退党

记者:中共党章也说是入党自由,那个退党也自由。中共现在对退党运动它们是怎么看的?

卢洁: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出来以后,中共是没有回应过的,不敢回应,但是我知道中共很多高官都在看这本书,还有的人从香港(经)过的时候还联系我们,要我们给他们一些书,他们是看我们的网站,大纪元的日报。其实香港版每一天都有人拿回中国大陆,随飞机送回中国大陆,那中央政治局开会桌子上,每天都有一份香港版的“大纪元”。

中共的官员也关心他自己的,他那是工作,可是他私下,他都想保住自己的平安,比我们更关注自己的平安。所以他们在海外置业、买矿产,还要买岛屿,他们也知道他们干了多少坏事,因为他们在体制内,他们更知道他们干的坏事,所以给自己不断地找退路的。做了反人类的事情,罪恶滔天的时候,是要遭到老天的清算的,看一看周永康(前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薄熙来(前重庆市委书记)这些人都是财产万贯,家里的储藏室里当时拉出来的现金,都是成吨的,各种美金、英镑、珠宝,他们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到最后人算不如天算。现在看看陈全国(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不也是吗?遭到惩罚,所以中共的官员,他们是更恐惧的,他们更想了解真相,有很多中共的党委书记,他们都退的。

记者:你们在前线的退党义工,是不是真的有遇到高官?

卢洁:对,有的人跟我们讲说“我们全都退,我们都心里非常明白”。比如说中央党校的人,他们自己都觉醒,跑到海外三退,看我们的文章,很多人都赞《九评共产党》,他说看了这么多文章,《九评》是真正讲到位的。特别是研究,有一些专门是研究中共的机构,他们就觉得这本书真的是一针见血,现在全世界已经翻译成三十种语言了。

记者:大纪元有篇报导说到,像温家宝在海外出访时,他的随从人员经过大纪元义工派发《九评共产党》的时候,他们表示他们已经看过了。

卢洁:是啊,他们都看过的。因为中共是有一批人是能得到这种参考消息的。对媒体的控制是对百姓的控制了,但他们自己完全都是有另一套的。以前毛泽东时代也是这样,他虽然洗脑老百姓,可是毛泽东是一个非常信天意的人。毛泽东的部队卫戍军叫8341,其实就是一个和尚给他算的。他去找一个和尚看命,那和尚就说他能活83岁,掌权41年。所以后来毛泽东用这个数字来命名他的卫戍军,最后毛泽东真是活了83年,他在军中掌权也真的是41年。所以说中共这些人,是很相信天意的。江泽民干了很多坏事,迫害人权,他都自己抄《地藏经》。薄熙来的太太谷开来,她生了病,在她被抓之前,她是到各个名山大川里去求访的,求神拜仙的。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自己干了太多太多的坏事,所以他们心里有强大的恐惧,他们也在找出路。

“天灭中共”海报受欢迎人心所向

记者:去年“反送中”运动,“天灭中共”遍地开花,民众在呼喊这个口号,也在拿这样的贴纸。“天灭中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卢洁:“天灭中共”这句话开始来源于《九评共产党》。《九评共产党》首次提出了老天要清算这个魔教,“天灭中共”。

一开始,我们也在不同的场合提过“天灭中共”,可是民众是不太接受,觉得跟香港发生这些事,跟中共不是有很大的关系。后来慢慢的随着香港事态的发展,他们觉得,最后的黑手是中共。在反送中运动的时候,一开始我们做过一个解体中共的海报在街上派,也有人接,但是他们就觉得,哎呀,中共这么强大,能解体吗?或者恐惧,不敢拿出来,虽然他接了这个海报,但是他不敢举起来。

今年的1月1日大游行的时候,我们带出去海报,那天带出去的数量是很多的,两点游行,一点钟已经都派完了。我记得在湾仔派“天灭中共”海报的时候,那些人是围过来抢的,那些年轻人一边取一边喊“天灭中共”、“天灭中共”。有的人说,“我把这四个字,我刻在心里,一直看到老天灭中共那一天为止。”

“天灭中共”是一种天象、是一种天意,我们告诉人,是告诉人要远离中共,大家看到了现在发生的事情,全世界都在觉醒,美国、欧洲,都认清了中共对世界的危害。再看看中国的天灾人祸,现在的大洪水啊,地震啊,唐山前些日子又地震。当年,1976年唐山大地震,毛泽东看了之后感到非常震惊,毛泽东知道他的末日来了。那一年,1月份周恩来死了,紧接着7月份又是朱德死了,毛泽东再看到大地震的时候,他知道他的末日也要来了。后来唐山大地震以后,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毛泽东9月9日死,文化大革命就是一个月以后结束,就是10月份,四人帮被抓,文化大革命也就正式结束了。所以天象变化比人们想像要快很多。有的人说,哎呀,我这一生看不到“天灭中共”。其实我们都会看到,见证“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就在进行之中。

《九评共产党》解读中共克服恐惧

记者:大纪元出了《九评共产党》之外,还有《解体党文化》,14年之后,《九评》编辑部了又出了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还有《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这本书都很值得大家看。我在中国大陆出生,我小时候也是受共产党的教育长大,我父亲也是共产党员。小时候我们对中共就是把它当神一样崇拜。

我到香港以后才看到《九评》,第一次感受就是,毛孔竖起来了,觉得很恐怖,原来共产党干了那么多坏事情,觉得很恐惧,要有点勇气才能把它看下去。第二次再看的时候,就觉得很开心了,因为,当你觉得中共原来是这么一个恐怖的东西,看清楚中共邪恶真实面目的时候,就不觉得恐惧了。当时有很多概念我是理不清的,所以《九评》我是反复地看。很多人觉得我真的很勇敢,其实没有,我经常看《九评》也是我一个秘方,因为理清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中共不等于中国”,所以现在国安法我一点不怕,林郑月娥也说可以批评共产党,一个执政党它做得不对,做那么多坏事情,我们作为记者难道不能过去报导吗?对吧?习近平也说可以批评共产党,我们都是合理去讲这个事件,所以我们跟国家安全一点关系都没有,中共也不能代表中国,没有共产党中国才安全。

请讲一下大纪元在(工作的)过程中,看到民众的觉醒。

卢洁:《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很多人在看,中国大陆也有很多人比如来海外旅游,他就说:“哎呀这本书写得太好了我想带回去,但我不敢带。”有的人就带光碟版,各种的版本。现在的人对《九评共产党》很多概念是接受的,比如说:分清中共和中国,这个概念以前人民是不知道的。

我个人也看《九评共产党》十几遍,每看一遍我才知道原来我被洗脑洗得这么厉害,原来我接受的一切原来都是假的。那时候人都是共产党的家庭,不入都不行的,那个时候在共产党那个环境下能看到的唯一的视窗就是共产党的宣传,与世界完全是隔绝的。

记者:我记得小时候我们家,集毛泽东的邮票觉得高兴得要命,毛主席的那个画像,什么徽章(卢洁:而且觉得越大越好,有的像一个碗那么大),哪家有水平的家里、有点能耐的才能够搞这个很多的。真的,现在丢都丢不及了!

中共破坏传统文化道德沦丧人民极危险

卢洁:《九评共产党》里面讲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党文化,中国是传统文化,有五千年的文化,比如看我们的四大名著,都是讲敬天、敬地、敬人。可是中共的文化是反传统也就是反天的,所以我们小的时候成长中都是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共产党是要我们人断绝跟老天爷的关系,其实人是跟老天爷断不了关系的,人没有神、老天的呵护,比如说:人需淡水、需要空气,千百年来老天给我们淡水、空气,没有了我们是没有办法生存的。所以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从来是敬天、敬地的,可是中共的文化就是反天、反地、反人,所以它是一个邪教。

大纪元后来又出了两本书,2017年11月份出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更精彩,在我看来就讲清楚共产主义它想害人的路线图,因为共产党鼻祖是马克思,马克思在他的著作中讲明了他自己是撒旦教徒,共产主义最终目的就是要把全人类带向地狱,他就要砸碎这个世界、毁灭这个世界。所以后来大家看到中共所到的地方伴随着灾难,伴随着暴力,伴随着谎言,伴随着流血。所以说中共就是一个很邪恶的魔教。

在这方面后来大纪元出了这两本书,一个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还有一本《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分为中国篇,还有世界篇,在YouTube上都可以看到。《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里面,可以看到共产党是怎么样在各方面渗透人类文化,从政治、经济、教育方方面面,那是非常危险的,把人类的道德已经破坏到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步,所以老天爷一定要清算中共。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天灭中共的过程,尤其这次疫情在短短的三个月扑向了全世界,大家看到这次跟中共走得近的国家和地区、个人都是疫情爆发得严重的地区。

记者:所以说瘟疫是长眼睛的,谁跟中共走得近谁中招的机会就大。

卢洁:是这样的,在历史上,中国人讲以史为鉴,看一看强大的罗马帝国灭亡的时候就是几次大的瘟疫,而那个瘟疫也是长眼睛的,有的人根本不出家门的照样染病,可是呢当时有些基督教天主教的人在街上协助救人他们不染病。

记者:还有一个问题都是网友比较关心的就是:到底大纪元跟法轮功之间是什么关系?

卢洁:大纪元是一个国际媒体,法轮功是佛家气功修炼,两者没有关系。但是的确在大纪元里很多人是修炼法轮功的,有信仰的人会坚持原则,不畏强暴,所以说我们才能撑得起这样的媒体,需要这样的道德勇气,而且我们知道懂得怎样解体中共,共产党最怕就是道德,我们坚守道德、坚守良知这是对中共最好的武器。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18/1478645.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