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周晓辉:官媒证三峡大坝位移 中南海不得不背锅

作者:
在中南海现高层来看,三峡工程是毛时代立项,邓时代考察,江李建造,与自己并无关联,因此一旦发生不可预测的灾祸,与自身扯不上关系,也不用承担什么罪责。可是民众会这样理解吗?

黄观鸿博士表示今年的洪水暴露了三峡设计最大缺陷。

在全球疫情仍旧肆虐之际,中国南方多省又遭遇了罕见的大洪水。从网络看到的图片和报导看,湖北、安徽的灾情尤为严重,多地成为泽国。更让当地民众骂不绝口的是,三峡大坝的偷偷泄洪,是造成房屋、农田毫无预警被淹的主因。至于真实的受灾和死亡人数,在中共一贯刻意的隐瞒下,还是个未知数。

或许是意识到了今年水灾的不同寻常,也或许在内外交困下无力应对,中共当局救灾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仅罕有中共高层前往一线指挥抗灾,哪怕是作作秀,就连地方官员也是阳奉阴违。尽管中共媒体有意从灾难中寻找“亮点”,网警们紧赶慢赶删除各种曝光真相的帖子,但如此巨大的水灾还是无法彻底掩盖的,而其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也是中南海高层不得不面对的。

7月18日,中共新华社报导称,受强降雨影响,“长江2020年第2号洪水”于17日在长江上游形成,三峡水库入库流量快速上涨,18日8时达6.1万立方米/秒。这是今年入汛以来抵达三峡的最大洪水。为此,三峡枢纽开启3个泄洪深孔泄洪。值得注意的是,报导承认,三峡枢纽运行部门监测记录显示,三峡大坝发生“位移、渗流、变形”等,但报导没有给出具体的位移、渗流、变形的数据,而是笼统称“在正常范围内”,同时称“大坝挡水建筑物各项安全指标稳定”。

事实上,关于三峡大坝“位移、渗透、变形”的传闻,早在2019年3月和6月在中国网络上就已讨论过两轮,当时,中共三峡集团公司的专家马上出来辟谣,指网友提供的谷歌卫星地图并不准确。其后,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撰写了《三峡大坝在变形位移之中》一文,详细分析了传闻的真实性,并最终根据中国刘崇熙教授预测的“三峡混凝土坝的耐久寿命,预计50年”和美国专家“三峡大坝其实算不上百年工程。按照当时的设计和用料,最多只能使用五十年”的研究结果,得出的结论是:最终三峡大坝会发生溃坝事件。

一年走过,中共当局主动承认三峡大坝发生“位移、渗流、变形”等情况,无疑是重重打了自己一记耳光,也在间接承认三峡大坝寿命有限,作用有限。想当初,中共论证时,说其可以抵御万年一遇的洪水。建成后,说可以抵御千年一遇的洪水。运行数年后,说可以抵御百年一遇洪水。而不久前,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则表示,目前我国的防洪工程能够防御中共建政以来的最大洪水。如果今年的洪水算得上是中共建政以来的最大洪水,三峡工程真的能抵御吗?

就在不久前的7月12日,大陆门户网站网易转载了一篇题为《三峡大坝已经尽力了,请不要再指责它了》的短文。文章称,8省52条河流发生超警戒水位以上洪水,三峡大坝这一次太难了,这一次三峡大坝也是束手无策。由此看来,中共依旧在欺骗民众,因为中共的官员们也不确信三峡大坝能否在今年的洪水中安然无恙。有微信朋友圈透露,所有水利专家、技术工程人员对现在三峡大坝出现的“位移、渗流、变形”问题都没有任何的解决办法,一句话,就是等着它出事。

一旦三峡大坝溃坝,对长江中下游而言将是个巨大的灾难,有多少民众将死于这场灾难中呢?据身在美国的华裔富商郭文贵最新透露,有中共水利专家在向中南海高层汇报时称,三峡大坝出事可能性不超过五十,现在偷偷泄洪可能造成的死亡人数在三十万到上千万,但一旦大坝崩塌,亿万人可能丧生,亿万家园将毁于一旦。想想都非常可怕。

大概正是因为存在着三峡大坝溃坝不到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中南海才下令官媒变调,从之前否认位移、渗透、变形,到如今公开承认,就是为未来可能出现的最坏的结果做舆论准备。就在官媒发声后,中共御用专家们也在海外发声。如重庆市协和心理顾问事务所所长谭刚强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表示,中国社会高度关注三峡大坝安全性之际,官媒此次承认大坝在正常范围内变形,旨在减轻民众恐慌心理。他称“(官媒)通过撕开一些缺口,做一些预警,万一(大坝)出现特殊情况,也相当于有退路。让民众有心理准备,总比不承认好。”

换言之,中南海高层就是要在惨祸发生后,将锅甩给当年提议并建造三峡大坝的那些前高层。当年力主三峡工程上马的是时任总理的李鹏,“六四”后,江泽民急于与李鹏结盟,因此亲自出马力推三峡工程,议案最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过。江泽民还在三峡工程开工前视察三峡坝址。1997年11月8日,在“长江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仪式”上,江发表了讲话。

当时,最为坚决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水利专家黄万里多次给江泽民等中共领导人上书,痛陈三峡工程的危害,但直到2001年抱憾离世前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音。根据黄万里的结论,三峡工程若上马,必将出现十二种灾难性后果:一、长江下游干堤崩岸;二、阻碍航运;三、移民问题;四、积淤问题;五、水质恶化;六、发电量不足;七、气候异常;八、地震频发;九、血吸虫病蔓延;十、生态恶化;十一、上游水患严重;十二、终将被迫炸掉。几年前,有网络文章称,在2006年大坝建成后,除炸坝这个预言还未实现外,黄万里前11个预言全部应验。

或许,在中南海现高层来看,三峡工程是毛时代立项,邓时代考察,江李建造,与自己并无关联,因此一旦发生不可预测的灾祸,与自身扯不上关系,也不用承担什么罪责。可是民众会这样理解吗?身为中共高官,不听良言,不纠正前任的错误,不提前向民众预警,不尽可能减少灾难性后果,反而想尽办法甩锅,就真的以为可以撇清责任吗?

曾经的中南海高层,也曾在上台后,想甩掉替邓小平、江泽民、曾庆红背负的“六四”屠杀和镇压法轮功、特别是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两口黑锅,但在其接受了周围人灌输的“权力来自于党,保权须先保党”的想法后,为了保党,更是为保权力,不仅藉由中共国防部魏凤和之嘴说出“六四镇压”是正确的,从而将曾经想甩掉的“镇压六四”黑锅自觉的背了起来,而且其至今没有清算迫害法轮功的始作俑者江、曾等,更没有公开停止迫害,导致迫害仍在持续,江派余孽仍可以伺机兴风作浪。这也意味着,中南海高层也同时替江等背起了迫害法轮功的黑锅。

不仅如此,中南海高层还在香港抗暴时,公开力挺港警,在中共病毒起源于武汉后,有意隐瞒其来源、爆发时间和人传人的途径,欺骗世界。如果再加上其在当下救灾和三峡工程上的不作为,其所背负的罪责是越来越多,其背负的黑锅也越来越多,而结果还能怎样呢?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395.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