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颜丹:中共为何要在此时设立“警察节”?

作者:
中共对自己散布在网上的“枪杆子”恐怕已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从李克强的“六亿人月收入一千元”到刘鹤的“经济内循环”,只要中共稍显“力不足”,就可能引发“树倒猢狲散”的连锁反应。

大陆警察,是中共政权打压民众的暴力工具。

7月21日,中共发文称,同意自2021年起,将每年1月10日设立为“中国人民警察节”。对此,中共官媒撰文称,这体现了习中央“对人民警察队伍的高度重视和关心关怀”。

既然警察“为党和人民利益英勇奋斗”了70多年,中共为何在今时今日,才想起要给他们设立节日?几十年来,这个号称在“和平年代牺牲最多、奉献最大的队伍”为何连“警察节”都没有?

只看“中国的一个省”台湾,“警察节”在那儿已有109年的历史了。2007年,台湾屏东县警察局在举办“警察节庆祝大会”时,还专门邀请了由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以及“天威唐鼓队”来表演。该局的警察局长还说,希望警察同仁能像法轮功学员一样,用崇高的心法来陶冶心性,进一步扮演好“人民保姆”的角色。

这句话的关键就在于,台湾的警察不仅十分亲近法轮功学员,甚至把他们当成榜样来学习。而警察对自己的要求则是当好“人民保姆”。可见,在台湾,警察把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连“公仆”都不敢自居,而只心甘情愿的当“保姆”。

面对此情此景,中国大陆的警察恐怕连想都不敢想。就拿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来说,听命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警察甚至拿出了“打死算自杀”的狠劲,不惜用一切暴力手段,迫使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放弃其信仰。

当然,被中共拿来当枪使的警察很多是不明真相的。但仍有不少警察在关键时刻,依然不分善恶、颠倒黑白,不知“为人民服务”为何物,一味替中共暴政欺压百姓、打压良善。这也正是中共所界定的“维稳”。

不知这样的警察是否真的会有“荣誉感”?此时,中共突然跳出来说,要增强他们的“职业荣誉感”。可见,在中共看来,这些替自己卖命了几十年的警察似乎已动力不足、“荣誉感”也不够了。

在过去70年中,他们或许真的曾以自己服务、效命于中共为荣。因为中共给了他们凌驾于人民至上的权力以及优渥的工资、待遇。然而,今时不同往日。一旦得不到与其付出相匹配的待遇,中共的打手们还会从内心深处萌生出“荣誉感”吗?

尽管今年5月,河北保定市政府的内部文件中提到,要“足额保障公安机关公用经费和重大项目顺利实施”、“优先解决派出所执法执勤用车不足问题”,几乎是“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但更多地方以至中央仍无法摆脱要过“紧日子”、“苦日子”的梦魇。

最近,有金融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为止,中国地方政府隐藏负债高达43万亿人民币,加上正式公布的债务,合计达67万亿人民币”。还有资料显示,“从今年1月至7月中旬,中国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共发行3.3万亿人民币新债券,较去年同期增加50%,金额更为去年全年的四分之三”。加上中共失道寡助,西方各国都忙着与厉害国脱钩,如今其经济状况如何,其实不难想像。

既然已捉襟见肘,就得想方设法节省开支。而中共治下,又向来以维稳上的开支为最。不久前,有消息称,中共网军每发一条帖子已从五毛降为二毛了。三毛的差价虽然不多,但足以表明,中共对自己散布在网上的“枪杆子”恐怕已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从李克强的“六亿人月收入一千元”到刘鹤的“经济内循环”,只要中共稍显“力不足”,就可能引发“树倒猢狲散”的连锁反应。

就在今年3月,中共公安部还给每一位死于“抗疫前线”的公安警察发放了20万抚恤金,这一数字甚至高于武汉染疫去世的前线医护人员。去年1月,当中共宣布要“过紧日子”后不久,网上就曝出“2019年:公安改革警察工资长38%,津贴可以涨1937元”的消息。

看来,中共早已深知,“枪杆子”也并非那么容易掌控。尤其是在各类天灾、人祸同时降临的今天,民怨众怒已接近沸点,维稳的压力越来越大。再加上经济面临崩塌,中共末日之态尽显,那些深陷在对权力与金钱的崇拜中无法自拔的维稳力量——警察恐怕就很难再有积极效忠主子的动力了。

中共以为,没有实质的奖励,就可以用形式上的安抚来代替;如果不能来硬的,就继续洗脑、连蒙带骗。然而,这招是否会奏效,得看中共这些打手们是否还愿意接受主子的“加冕”,把所谓的“荣誉”当回事。但只要中共大势已去,警察们随时都面临着被断粮的危险,就极有可能出现人心不古、军心涣散的局面。用暴政来摧毁道德,用金钱来腐蚀人心的中共最终都会让自己品尝到“利尽则散”的恶果。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402.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