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谁在充当中共代理人?

—2016年以来外国代理人在美国花钱游说的规模达近21亿美元 中共花钱最多在“大外宣”

“响应政治中心”汇总2016年以来注册中共代理人的花钱数据,非政府花费(黄色)比政府花费(蓝色)要高许多倍。(响应政治中心网站截图)

美中冷战火爆,美国除了突然宣布关闭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外,上周四,美国司法部长巴尔也警告美国企业界,那些被利用来为中国公司或政府发声的业界高层,可能已经涉及《外国代理人注册法》的相关规范。

“响应政治中心”汇总2016年以来注册中国代理人的数据,花费最高的是大外宣中国日报”海外版,达1124万美元。(响应政治中心网站截图)

休斯顿领馆事件令“间谍”、“代理人”成热词。有分析人士指出,亲共媒体、接受中领馆经费并受其指令的“中国留学生会”、各华人社区的“爱国侨团”,也都可列为“外国代理人”。尤其是中共斥巨资渗透美国高校的工具“孔子课堂”,更是不折不扣的“外国代理人”。

“外国代理人”如何走后门影响美国的政治和政策?本文从已经注册为“中国代理人”的公司与个人提交给美国政府的公开文件中,疏理出一些脉络。

要求外国“说客”必须登记的法案《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最早是美国为了防范“纳粹势力”的颠覆活动而量身定制的,条文写得很宽泛,还没怎么使用,纳粹德国就覆灭了,这项法规被冷藏多年。如今FARA上了风头,是因为中共对美国的渗透影响程度远超当年的纳粹,需要如法炮制。

据美国无党派研究机构“响应政治中心”(The 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2016年以来注册FARA(外国代理人)的公司在美国花钱游说的规模近21亿美元。对于这一深度影响美国政治的行业,公众却所知甚少。

据媒体报道,一个专业游说者的日常工作可谓异常丰富——要上媒体造势,也要安排私下会面,要开政策研讨会,也要办晚宴聚会,要为议员张罗筹款活动,也要参与起草法案。凡此种种,目的却很简单,就是把客户的意愿转化为立法与政策。

“响应政治中心”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追踪了仅10个国家/地区的花费。仅从政府花费来看,排在前十名的国家代理人分别是:韩国(1.69亿美元),日本(1.58亿美元),以色列(1.22亿美元),卡塔尔(9689万美元),沙特阿拉伯(9377万美元),中国(8298万美元),和爱尔兰(8050万美元)。俄罗斯排在前十名之外。如果从“非政府”花费来看,还有另外一组数据(如图)。

韩国的代理人费用主要花在旅游宣传介绍,日本花在促成贸易关系。中共代理人花费最高的是中共在美国“大外宣”的前锋主力——“中国日报”海外版,达1124万美元,包括向《华盛顿邮报》支付了460万美元广告费,向《华尔街日报》支付近600万美元,《纽约时报》5万美元、《外交政策》24万美元,《得梅因公报》3.46万美元和《 CQ-Roll Call》7.6万美元等。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519.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