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拆中共南海军事设备 美已部署热战

7月19至23日,美国、日本与澳洲在南海及西太平洋进行联合军演,此外,英国王家海军也将在远东海域部署其最大、最顶尖新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美国已做好热战准备,正联合东盟十国以及英国、日本、澳洲,准备拆除中共在南沙群岛的军事设备。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表示,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来演变到活摘器官。发生这些悲剧真不得了,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一个大问题,连川普总统也已经关注了。”

7月19至23日,美国、日本澳洲在南海及西太平洋进行联合军演,此外,英国王家海军也将在远东海域部署其最大、最顶尖新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美国已做好热战准备,正联合东盟十国以及英国、日本、澳洲,准备拆除中共在南沙群岛的军事设备。

袁弓夷表示,美国正为这场对中共的战争做准备,对内让美国民众认识中共的邪恶。近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白宫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以及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等人针对中共历来的恶行,发表演说,目的是揭露中共真面目,“把共产党的问题全部暴露出来,为什么要这么做?准备打仗!

而在对外的军事行动上,袁弓夷说,美国说服英国将航空母舰队,长驻太平洋,再加上联合东盟十个国家,日本、澳洲,“是要把(中共)南沙的军事设备拆了,强行拆除,现在在做这个准备。在这个过程当中,就肯定不是冷战了,是热战。”

此外,正在美国推动“天灭中共”运动的他说,目前进行的相当顺利,且有了出乎意料的进展。袁弓夷原本计划在美国法庭控告中共犯下反人类罪,进而由法庭定中共为犯罪集团,目前改以“要求(美国)司法部直接用跨国犯罪组织那条法律,直接起诉中共。由他们来告中共,实际他们的行动已经超过法律。”

与此同时,袁弓夷赴美目的之一:寻求美国提供3万香港学生入学名额,协助因参与反送中运动而可能影响前途的学生。此事也有了进展。

美国国会正进行“香港安全港法案”的讨论,提供遭到“国安法迫害香港人第二优先级(Priority2)的政治庇护。“这事可能比我想像得快,我估计一、两个月就能过。即讲明了要帮我们这帮抗争的孩子。包括黎智英黄之锋,全部那一群人,基本上全部都保护起来。”袁弓夷说。

袁弓夷赴美目的逐一实现之际,他提议将中国共产党定为犯罪组织,并对9000万名共产党员进行制裁,在网路上引发争议,有声音指9000万名中共党员99.999%是好人,因而反对制裁。

袁弓夷认为,即使好人,犯了罪就得接受制裁,中共党员属于犯罪集团的一分子,中共多年来犯了这么多罪,“光是(迫害)法轮功就是其中一个罪,再加上其它的总有十多条罪行,由杀地主开始到现在的瘟疫(中共病毒),全都是弥天大罪,所以我觉得那些(共产)党员都应该受到制裁。”近日,更传出美国政府将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人入境美国。

“如果(共产党员)后悔怎样办?那就退党啊!”袁弓夷说,“不应该党又分他好的房屋,又有好的医疗,小孩子读书也有优待,那些好处被你占尽了,又不退党,然后说他是好人,这样怎么说得通呢?”

他建议中共党员利用大纪元退党机制完成退党,并留下退党编号,将来需要时申请退党证书,至美国国务院申请签证,就不会遭到拒绝,“这办法实际上是可行的!”

而今年7月20日,是中共发动全面非法镇压法轮功届满21年的日子,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众多政要均发表声明谴责中共,声援法轮功。

“法轮功这20多年来不好过,那种痛苦,大家都清楚。”袁弓夷说,迫害法轮功江泽民这辈子做人最大的污点,“后来演变到活摘器官。发生这些悲剧真不得了,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一个大问题,连川普总统也已经关注了。”

他表示,多年来中共利用宣传工具污蔑法轮功,也逐渐为人所识破。而中共强推国安法后,共党邪恶气焰笼罩全港,香港法轮功学员仍旧毫无畏惧与退却,“天灭中共”、“解体中共”旗帜一如以往竖立在香港街头的法轮功真相点,令他十分佩服。

“在香港,大家都看到年轻人在抗争着,他们的人数有时多,有时少,但我看到法轮功的人一个都没有退缩,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抗争精神,都有同样的理念,这些抗争对共产党构成了巨大的压力。”

袁弓夷说,香港人的命运与法轮功学员的命运连结在一起了,如果解体中共,“实际上是解放了香港,又解除了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情势),当然,还有14亿的中国人也是同样的遭遇,这是一桩大惨剧,一定要要追究(中共罪行)。”

而近日香港的中共病毒疫情再现新一波高潮,他认为国安法实施后,由大陆来港的武警、公安成为防疫破口,“根本应该封关封城,这班人带着病毒进来,又没有14天隔离。”他打趣的说,这班人接触多位香港政府官员,“传给他们(港府官员),不是传到我们(香港市民)这里,我们与他们保持距离。所以,坏事做得多,全部有报应的。”

然而,港府将这波疫情归咎于日前泛民主派举行的初选,并扬言可能延后9月份的立法会选举。对此他认为延后的概率不大。

他说,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委员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在夏威夷会谈时说,国安法通过后,香港社会、包括9月份选举,将回复正常,并答应美方“要搞一个见得人的、也就是说合法的选举。”蓬佩奥回答杨洁篪说:“我要看行动!”

“如果这样做的话,如果他押后的话,就很难看,明知道自己会输的,初选又这样的结果,又想着输了就押后,那不就是作弊?”袁弓夷说,9月份选举的结果,可能比去年区议会选举的结果让中共更为不堪。

“所以它们死都(想)叫停,但是叫停的机会不大,去年区议会之前,它们又是叫要推后的,一模一样,这班人怕输,根本从头到尾都是靠欺骗,从来没有真的选举。”

法轮功21年反迫害不退缩 对共产党构成压力

记者:今天是7月20日,1999年,21年前的今天,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您对法轮功被镇压的看法?

袁弓夷:这件事真是江泽民这辈子做人最大的污点,人家(法轮功)怎么就得罪了你,人家完全根本与政治无关的一种修炼的信仰,气功对身体非常的好,他自己非要没事找事来搞,后来演变到活摘器官。发生这些悲剧真不得了,变成了全世界最大的一个大问题,连川普总统也已经关注了。

法轮功这20多年来不好过,那种痛苦,大家都清楚。这是典型的,可以说的出来的,因为在中国很多人被(中共)迫害的,以亿来计算的(不能说出来)。法轮功全世界广传,可以站起来提出正式的抗议。但因为中共做了很多(虚假)宣传,比如香港人,心里有个阴影,说这是个(X)教,这需要时间,现在法轮功做了很多好事,尤其是得到川普总统承认后,大家心里的这种阴影开始没有了。

一定要追究(它们的责任),例如,香港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女子(香港大纪元派报员)被抓,被恐吓要送去大陆活摘器官,这件事一定要追究,要知道那个警察的号码,长相什么样,我就要拿去,告到美国的国务院,他一家人都要受到制裁。不可以出了事之后才去追究,那人都已经被伤害了。要一发现,立即就做,所以我从头到尾的想法就是我们香港(这事)做得太迟了,整个的反应都是太迟了,等了23年,开头那几年它开始违反《基本法》我们就应该做,我看法轮功受迫害的事迟早要去国际法庭,去告,不仅是人权法庭,这些全部要追究、要赔偿,不可以让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消灭中共才能解除迫害

记者:中共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后,香港法轮功的处境非常受关注。很多团体都非常害怕,许多人都自我审查,甚至解散,然而法轮功学员,继续旗帜鲜明的去表达他们的诉求如“解体中共”、“天灭中共”和“停止迫害法轮功”等,您有何看法?

袁弓夷:在香港,大家都看到年轻人在抗争着,他们的人数是有时多,有时少,但我看到法轮功的人一个都没有退缩,每个人都是有同样的抗争精神,每个人都有同样的理念,一个都没退缩,这些抗争对共产党构成了巨大的压力,因为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的(反迫害)。

它(中共)主要是依靠用迫害方法,港版国安法亦是一种迫害。恐吓了法轮功那么长的时间,什么手段都用尽了,我亦都知道很多,它一直抓捕法轮功的学员,将他们投进去“劳改营”,实际上在里面就是劳役。在里面(工作)没有工资,强迫他们搞生产出口,这问题是非常之大。

我的看法是,实际上香港人的命运和法轮功学员的命运是连结在一起了,同样的敌人就是中共,如果可以消灭中共,实际上是解放了香港又解除了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情势),现在大家都是遭受到共产党的迫害。当然,还有14亿的人也是同样的遭遇,这是一桩大惨剧,一定要纠正要追究。

犯罪集团言论惹议?兄弟爬山灭共目的一致

记者:法轮功学员最早提出这个退党运动,至今在《大纪元时报》上发表“三退(党、团、队)”声明的已经超过3亿6000万人。您去美国的三大目标之一是希望将共产党定为非法犯罪集团和制裁9000万的共产党员,但在网络上触发很多的争议。您觉得退党的重要性如何?

袁弓夷:这两天在Twitter推特)上,发生很大的争议,爆了灯(很热闹),主要是我的主张是9,000万的党员都要受到制裁,这是法律原则。这个对香港人来说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他们属于犯罪集团,多年来,犯了这么多的罪!光是法轮功就是其中一个罪,再加上其它的总有十多条罪行,由杀地主开始到现在的瘟疫(中共病毒),全都是弥天大罪,所以我觉的那些(共产)党员都应该受到制裁。

但(流亡美国的反共富商)郭文贵觉得99.999%的共产党员都是好人,他接受不了制裁这东西,在网络上滚动的越来越大,在youtube上也搞得很大,在Twitter上有几十至一百多人站在他(郭文贵)那边。那我这边,差不多所有香港人,有几万人在Twitter上站在我这边。香港人是明白的,比较客观。他们说:如果(共产党员)后悔怎样办?我说:那就退党啊!大纪元有个退党机制,你们上网或者翻墙找你的亲朋好友做都行,然后取回那(退党的)编号,将来需要时候可以有个(退党)证书,这样去美国国务院申请签证的时候,给他看(这退党证书),就不会拒绝你的签证。这办法实际上是可行的。但仍闹得沸沸扬扬,为什么呢?他们很多人的亲戚都是党员。别说是好人,就算是圣人,犯了法也要面对法律的处理,何况只是个“好人”。

美国政府是文明政府,当然站在我这边,所以前几天,白宫里面在商量,草拟一个文件,所有党员不准进入美国,在美国的党员,也要他们离开。那就除非你退党,没问题,你可以退党。不应该,党又给他一些好的房屋,又分房屋,又有好的医疗,小孩子读书也有优待,那些好处被你占尽了,又不退党,然后说他是好人,这样怎么说得通呢?说不通的嘛!

所以现在这个事,我觉得很可惜。我不是看得很重,但是他们看得很重。最近我就比较顺利。我只不过是继续做我的事情,但是攻击我的人真的不少。不过也无所谓了,我也不是为了要出名,我是为了做事,完成我的任务。我们做访问实际上也不是我的主题,对我来说,最主题的是我要做成我那三件事。那三件事都有些进展,我才来一个月而已。

记者:会不会觉得有很大压力?

袁弓夷:没有。我昨晚去那间华盛顿最出名那间吃北京烤鸭的店,那个老板,姓徐,他特别欢迎我,他请我吃。我跟他聊天,他是专门研究人权的。他是青岛人,香港住了几年,很小的时候就移民来美国了,他在美国学中文,写了很多书,关于人权的。他说,他写了6集书,专门说美国人欧洲移民过来,怎么保持宗教和天赋人权的精神。所以他们一听就明白了我在说什么,因为我知道这一套文化,所以我争取美国人(的支持),容易得不得了。跟中共不同,中共经常就是我给你利益,我给你这个,它以为全世界都是讲利益的。真的接下来要打的这一场仗,不是利益问题。跟利益有什么关系呢?它(美国)帮香港,有什么利益呢?没有利益的,这次帮香港,那些美国公司,每年3000亿美金的好处都没了,它把(香港)特惠拿掉了,特殊待遇都没了,说跟利益有什么关系呢?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家都是兄弟爬山,都是为了灭共。不过无所谓了,做事情肯定会有困难的,永远都会碰到(困难)要跨过去的,很多困难是需要跨过去的。很正常。

日本已行动美将建立“安全港”

记者:您推动“天灭中共”的运动,进程如何?

袁弓夷:进展很好。现在白宫直接就在考虑制裁他们了。日本的国会已经开始,要帮香港的抗争者,让他们容易进入,还有要制裁。制裁那些夺走香港自由的人。日本在学美国做那些事情。日本在做,英国当然也在做,欧洲也开始做了。所以,不只是美国,将来这个制裁网,会包括所有的可能G9、G10等。这方面都挺成功的。

我最近这个礼拜,主要是攻司法部,要求司法部直接用跨国犯罪组织那条法律,直接起诉中共。起诉中共,不是起诉中国。这个很重要,不用我自己去打官司了,由他们(司法部)来告,相当于香港的律政司,由他们来告中共。实际他们的行动已经超过法律。我想的是以法,天灭中共。但他们实际在组织,在南海直接与共产党干起来。

英国方面,我每天跟他们通电话,关于起诉中共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但是我们觉得它犯的罪是非常严重。反人类罪,尤其是剥夺个人自由的话,到了一定程度,就是可以失去主权豁免权,即可以告。这个挺好。

还有美国那个所谓“安全港”(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香港安全港法案),那些抗争人士以及支持抗争人士的,将来来美国,等于差不多就是政治庇护,即给他们绿卡。我猜今天就开始了,在国会开始讨论了,这事可能比我想像得快,原本以为两、三个月,我估计一、两个月就能过,而且没人反对。即讲明了要帮我们这帮抗争的孩子。给他们很多的医药,很多都要支持的,包括黎智英、黄之锋,他们那一类的,全部那一群人,基本上全部都保护起来。这叫做“安全港”。意思是你来美国吧,我们能帮到你。通常有很多办法的,挺好。我比较轻松。美国政府比我还走得快。它灭共的行径比我还激进,变成我做事很方便,大家都是一个方向。

港府拟藉疫情叫停立法会选举

记者:香港61万人投票,参加民主派的初选之后,“两办”(港澳办、中联办)批评此举可能违反“港版国安法”。现在最新情况就是一些建制派提出因为疫情的关系,要押后立法会选举。甚至有人说初选可能是疫情爆发的原因。

袁弓夷:我非常关注。我觉得这个权不在香港,在习那里。因为(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委员)杨洁篪在夏威夷就答应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这次要搞一个见得人的、也就是说合法的选举。蓬佩奥这样回答,你们已经说了很多了,现在你说的我就不理,我要看行动。蓬佩奥直接跟他这样说,所以他(杨)有压力的。因为他基本上经常说,国安法通过了以后,就可以一切都回复正常,包括9月的选举。

如果这样做的话,如果他押后的话,就很难看,明知道自己会输的,初选又这样的结果,又想着输了就押后,那不就是作弊?所以这件事,未必的,(轮)不到香港人作主。就是香港那班人怕输了,输到真是倾家荡产,这班人拍著胸膛,哗,有了国安法就一定行的了,谁知道又不行。跟去年的区议会选举完全一样,它们已经知道,结果就是跟区议会一模一样,可能比区议会更不堪,所以它们死都(想)叫停。但是叫停的机会不大,去年区议会之前,它们又是叫要推后的,一模一样,这班人怕输,根本从头到尾都是靠欺骗,从来没有真的选举。

记者:现在香港的疫情,有开始加重的迹象,最近几天都是上百宗,政府避开说纪律部队染病,或者违规的群组染病,想将矛头指向泛民主派60多万人去投票而爆发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会不会增加选举被取消的机会?

袁弓夷:哎呀,讲难听一点,这班人能耍赖就耍赖。我就觉得不是问题,这个疫情,隔开距离远一点,投票找个大操场就可以了,不是问题。我觉得疫情到9月都差不多又会回落的,香港又会控制到。最要紧的不要让那些人由大陆过来,像台湾,什么事都没有,一个都不准进来。香港应该同样这么做,没有理由让人(从大陆)进来的,那么严重是不是?而且到底它是不是故意放毒,我都怀疑。

记者:现在国安公署派那么多人来,一天几百人,不知道总共派了多少人,现在又增加,据说增加北角城市花园酒店,做国安公署的一个使用的地方,再加上很多上市公司老板都不用检疫,有些公务那些人都不用检疫都可以进来。这些漏洞是谁要负责?

袁弓夷:当然是它(港府)要负责了,根本应该封关封城,老早应该封了,这班人进来又不隔离,没有14天隔离的,我们回到香港有14天隔离,他们不用的,当然传进来了。实际大陆的疫情严重到不得了,只不过它不讲而已。它如果要真是实行国安法,它起码几千人的武警、公安,这班人带病毒进来,等它自己负责,而且这班人不是靠近我们,靠近香港政府多些,传给他们,不是传到我们那里,我们保持距离。所以,做得坏事多,全部有报应的。

闫丽梦等更多专家指证美国已做好热战准备

记者:除了最近闫丽梦博士去了美国讲疫情真相之外,有更加多的医学专家都会爆料。怎么看这个疫情的真相,有什么新的突破?

袁弓夷:闫丽梦讲的那些东西绝对是真的,但是她在香港,不是在武汉,所以她没有现场证据。要在武汉实验室里才有证据,我绝对相信是在实验室里来的,而且闫丽梦讲的东西绝对是真的,但是,实在没有所谓可以呈堂的现场的证据,美国真是要行动,就需要那样东西。不过美国都在做,蓬佩奥都讲,说一定要追究到底。但是中共不让你进去,而且它所有证据都已经消灭了。

看看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真的可以找到多少证人呢?证人都已经死了,被它弄死了,真的可以找到证据,比如证人说看到了,看到了也不够,要照相了才行。

闫丽梦非常有勇气,真的很让人敬佩,但是就是拿不出所谓可以呈堂的证据。另外那一位,从武汉逃出来的,全家人逃出来到美国,他手上有整个武汉实验室的记录,但他们不是搞侦查案件的人,也不是搞法律的人,不知道什么叫做真的可以控告人的证据。他们出来是好事,越讲,现在美国老百姓(相信的)也多了,虽然没有呈堂证供,现在相信这个是共产党实验室搞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了。闫丽梦说的事情,非常的真实,我觉得现在美国人非常相信。

美国政府现在在做的,每个星期找一个部长出来,说关于共产党过去做了什么坏事,这也是在教育他们。把共产党的问题全部暴露出来,为什么要这么做?准备打仗,这场仗要打的。为什么要叫英国航空母舰队,一路从英国开过来,长驻太平洋,也是准备打仗的。所以现在东盟十个国家,加上美国、英国、日本、澳洲全部是要把(中共)南沙的军事设备拆了,强行拆除,现在在做这个准备。在这个过程当中,就肯定不是冷战了,是热战。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528.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