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高鸿羽:浙大学生强奸犯努尔特·巴特尔并不是初犯 判决书现身

—中国大学的“宽容”

作者:
对于校方解释中的“努某某来自贫困地区”,有知情人反驳,努同学十分热爱夜店酒吧之类的场所,有几个固定的“约着玩的伙伴”,还很钟爱摄影,与贫困生的特征完全不符合。

浙江大学“留校察看”犯强奸罪学生

7月20日,一则“浙江大学给予犯强奸罪学生留校察看处分的决定”引发中国大陆网民热议。涉事学生系浙大2016级学生努某某,因犯强奸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缓刑一年半,浙大对其作出留校察看处分,期限为12个月,处分到期则可申请解除。然而,浙大在7月17日于网站公布这一处分决定后,成为网民群攻的对象,网民除了不解就是愤怒,质问浙大“是在宽容还是纵容?”希望浙大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和说法。

相比中国网民接连的起底和爆料,浙大的公关文案则显得尤为官方和敷衍。迫于舆论压力,浙大于7月21日在官方微博发布情况通报,称立即启动后续调查。

浙江大学官方微博

网络发酵伴随着群情激愤,网友痛斥强奸犯被从轻处罚,感慨中国教育系统在慢慢腐化变质。

“浙大,你怎么了?”

浙江大学,这所坐落于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在中国声誉卓著的高等学府,似乎没人敢去想,它会和“强奸犯学生”扯上如此“亲密”的关系。

被浙大处分的当事人努某某于2020年4月17日,被杭州西湖法院判决强奸罪,判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判决三个月后,浙大党委学工部公开发布声明,给予该同学留校察看处分,限期12个月。

浙江大学给予犯强奸罪学生留校察看处分的决定。(网络图片)

若不是这条声明,浙大学子或许不会知道三个月前、自己已经和强奸犯共处在一个校园内。而掀起狂风巨浪的源起,是在这条声明下的、浙大党委学工部的进一步解释。

网传浙大针对努某某强奸案的进一步说明。(网络图片)

从网传的浙大针对此事的进一步说明显示,努某某获刑后,其所在学院于5月25日讨论后认为,努某某系初犯,且已“强烈悔罪”,以及其来自少数民族贫困地区、又是毕业生等情况,因此提请学校酌情从轻对该生的违纪处分。

然而,另有浙大学生爆出努某某的社交账号内容,在获刑且被处分后,努某某依然在微信朋友圈晒自拍、发布旅游动态等,让人疑惑“这就是浙大观察到的悔改之意?”

网爆浙大留校察看学生努某某的社交平台(网络图片)

对于校方解释中的“努某某来自贫困地区”,有知情人反驳,努同学十分热爱夜店酒吧之类的场所,有几个固定的“约着玩的伙伴”,还很钟爱摄影,与贫困生的特征完全不符合。

至于,以“大四毕业生”作为减轻处罚的正当理由,真的太过“偏爱和博爱”。同为大四毕业生,数日前,中国的另一所高校——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对两位考试作弊学生,给予开出学籍处分。而“来自民族贫困地区”,同样不成立。倘若真的出于身份考虑从轻处分,不仅违背了法治公平原则,更是在人为制造了人与人之间的对立情绪。

此外,更有其他被努某某侵犯过的女学生现身说法,指正努某某绝非初犯,而是惯犯,这个消息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网友讽刺:“从今往后,你将和强奸犯一起,共享浙大人这个无上光荣的称号。”“一个强奸犯,居然不开除!这是法律的耻辱,更是浙大的耻辱。”

有网友爆被努某某并非“初犯”。(网络图片)

强奸案判决书“现身”

网传努某某强奸案判决书(网络图片)

翻阅《浙江大学学生违纪处理办法》,确实能从中找到“合规”之处——“被司法机关判处管制、拘役或独立适用附加刑的,或被判处有期徒刑被宣告缓刑的,给予留校察看或者开除学籍处分;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给予开除学籍处分。”也就是说,对被法院宣告缓刑的努某某,可以给予留校察看处分,也可以给予开除学籍处分。但开除学籍和留校察看,差别实在太大,前者是不可逆的,不可能再恢复学籍,影响终生;而后者期满后可申请解除,影响相对有限。

用网友的话说,轻判需要轻判的理由,西湖法院应该给出解释说明。宽大需要宽大的事由,浙江大学也要给大众一个合理说法。

西湖法院曾在其网站声明,努某某强奸案不宜公开。(网络图片)

西湖法院曾在其网站声明,努某某强奸案不公开。但努某某的强奸案判决书“现身”后,有人针对判决书中的内容提出质疑,即“判决认定犯罪中止明显错误”。

原因在于,努某某因被害人反抗和报警而停止犯罪,是基于客观上的不利因素不得已被迫放弃的,而不是出于被告自己的内在意志停止犯罪活动。因此,西湖法院判决认定其犯罪中止是错误的。

有人即感慨:“我们的法律离老百姓的生活经验太远了,但错误真不在老百姓身上。”

联想不久前,中山大学教师王晓玮网课上“直播”约多位女性酒店开房,中山大学最终作出给予调离教师岗位处罚。而在中国的大学中,所谓的处理,就是给“犯事人”换一个岗位,甚至是“不处理”。然而,这种弥漫在中国学府里的“宽容”,似乎在慢慢侵蚀着教育和文化的力量。

中国大学的“宽容”,最终损害的是学校的声誉和威望,助长的是接连不断的类似言行,换来的是公众对这些大学的失望与不满。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4/1480759.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