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被克林顿特赦的恐怖分子 领导了美国的黑命贵运动

黑命贵运动起源于奥巴马任总统时期,2013年7月,社交媒体上第一次出现了“黑命贵”这个超话(Hashtag),此时正值奥巴马总统的第二个任期刚开始半年后。黑命贵运动兴起的原因,当然和社交媒体的发展是同步的,但也和当时奥巴马政府的纵容和默许脱离不了关系。打着追求种族平等、司法正义、反对警察暴力执法的2020黑命贵运动,实际上,就是由一个由被陪审团定罪、被法庭判处了58年徒刑的恐怖分子所参与领导的一场旨在使特朗普政府输掉选举的政治恐怖运动,而后被各方势力迅速放大。

黑命贵运动起源于奥巴马任总统时期,2013年7月,社交媒体上第一次出现了“黑命贵”这个超话(Hashtag),此时正值奥巴马总统的第二个任期刚开始半年后。

黑命贵运动兴起的原因,当然和社交媒体的发展是同步的,但也和当时奥巴马政府的纵容和默许脱离不了关系。

2009年7月,他刚上台半年,在说出了一番痛骂白人警察的逆向种族主义言辞后,奥巴马甚至还被左派媒体给抨击了,以至于不得不把白人警察和违法的黑人请到白宫啤酒、拉家常,来挽回自己的颜面。

在2016年,当达拉斯有五名警察死于黑命贵运动后,奥巴马一边赞扬了五名逝去的警察,一边又说警察们的执法偏见是有罪的;他还在那次事件中呼吁人们不要丑化黑命贵运动。

这样的行为在奥巴马任期内,不胜枚举。因此,在美国历史上,一个最不应该发生黑命贵运动的时代里,黑命贵运动发生了、壮大了。

黑命贵运动自称是非暴力、不合作的运动、是超越党派的运动。

当然,这全是废话,黑命贵运动由帕特里斯·库勒斯(Patrisse Cullors)、艾丽西亚·加尔扎(Alicia Garza)和欧泊·托梅蒂(Opal Tometi)发起,三人都是非裔女性。库勒斯青少年时代放弃了自己的基督信仰,皈依了非洲的一种本地宗教(Ifa),同时是一名性少数者;加尔扎是非裔和犹太裔混血,同时也是一名性少数者,并在后来和一名变性人结婚,她们两人在2013年7月,与托梅蒂一同在互联网上创造了“黑命贵”这个词语,这三人都自称是社会民权活动家。

帕特里斯·库勒斯

在2014年至2016年间,三人一起将这个运动变成了一个全国化的运动,使其成为了一个网络。在这期间,无数的所谓民权活动家搭上了她们的便车,摇身一变,粉墨登场,并在此次的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骚乱中大放异彩,比如曾经是牧师,而后投身黑命贵运动的肖恩·金(Shaun King),他在今年6月呼吁推翻全美各地的耶稣雕像,因为耶稣的肤色不正确。

黑命贵网络的目标是什么呢?如上图所示,是要建立或者重建黑人解放运动。而提到黑人解放运动,就不得不提黑人解放军(Black Liberation Army),黑人解放军和黑豹党一母同生,其目标也是推翻美国政府

图为BLA的标志,上面写着自由和斗争,最上面是两杆枪,代表着这个组织的暴力属性

那么2016年以后呢?在黑命贵运动变成了一个全国化的网络之后呢?

2016年,黑命贵网络找到了千流组织,希望千流(Thousand Currents)组织能够资助黑命贵网络,双方达成了协议。

上图的大意是说,千流组织一直与黑人、土著人等其他被威权主义、帝国主义压迫的人站在一起,为他们提供各种支持和帮助。

千流组织是一个免税的非盈利组织,为黑命贵运动提供法律和行政事务上的支持,以帮助这个黑命贵运动达成其目标。行政事务上的支持是什么意思呢?简单明了地说,就是帮助黑命贵运动完善其网络、建立其组织框架、提供办公支持、人事支持,就是领导黑命贵运动。

因此,自2016年后,黑命贵运动受到了千流的领导。在今年这起声势浩大的黑卫兵运动中,千流组织功不可没,其中又和千流组织现在的副主席脱离不了关系。

千流组织董事会的副主席名叫苏珊·罗斯伯格(Susan Rosenberg),这个人出生于1955年,是一个被定罪的恐怖分子,1984年,她被逮捕,罪名是非法持有大量(740磅)爆炸物。

她曾是M19CO中的一名活跃成员,公开宣称要通过暴力方式推翻美国政府,和BLA(Black Liberation Army)犯罪组织沆瀣一气。在1979年,帮助另外一名谋杀警察的恐怖分子越狱、1981年,和BLA的六名成员预谋实施了一起抢劫案,造成三人死亡,包括两名警察和一名保安。

然而,她做的远不止这些,她还参与制造了1983年的美国国会爆炸案、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爆炸案、纽约市警察慈善协会爆炸案。

在1985年3月,她向陪审团认罪,被法庭判处58年徒刑,罪名就是实施恐怖主义活动。那一年她33岁。如果刑期能够正常执行的话,那么这个人这一生都是没法出来兴风作浪的,可是,民主党克林顿在2001年1月20日签署了赦免令,赦免了这个人。一个恐怖分子被克林顿总统给赦免了,她在服刑16年后,获得了自由。

为什么是2001年1月20日赦免她呢?因为这一天是克林顿当总统的最后一天,当天的正午,总统就是共和党的小布什了,所以那是克林顿最后的机会。既然民主党输了选举,那就得放一个人出来。奥巴马在特朗普胜选后,利用他最后的机会,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就对681人进行了赦免和刑期减免。

苏珊·罗斯伯格以制造社会混乱、继而推翻美国政府为己任,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她就立下了这个远大的目标。

在被释放后,她写了一本书,书中称自己是个政治犯,不是恐怖分子

弗洛伊德死后,由千流组织领导的黑命贵运动引发了美国的大骚乱,Antifa成员也浑水摸鱼、功不可没,毕竟都是极左派,都有许多相似之处,推翻美国政府是苏珊·罗斯伯格和Antifa组织的共同目标。随后,这场运动得到了民主党高层和各地民主党执政者们的纵容和默许,在一波接一波的下跪和打砸抢中,运动达到了高潮。

但是对于苏珊·罗斯伯格来说,推翻美国政府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民主党也不会允许她这么做,那就和民主党求同存异、各取所需吧。那就推翻共和党政府吧。

要怎么办才能达到目标呢?在80年代,她那时很年轻,方法也很粗糙,看共和党的里根不顺眼,她就帮人越狱、抢劫、搞恐怖活动,炸国会、炸美国的军事院校、炸美国的警察组织,最终把自己送进了监狱,幸好后来遇到了一个民主党的克林顿总统。

现在,她长大了,成熟了,懂得用合法的方法来发动群众斗群众了,这种方法,既不会使自己深陷牢狱,而且效果还奇好。在大选前几个月,把水搅浑,以此来破坏共和党的选举,在11月3日的大选中,最终以合法的方式来推翻特朗普的共和党政府。

所以,综上所述,打着追求种族平等、司法正义、反对警察暴力执法的2020黑命贵运动,实际上,就是由一个由被陪审团定罪、被法庭判处了58年徒刑的恐怖分子所参与领导的一场旨在使特朗普政府输掉选举的政治恐怖运动,而后被各方势力迅速放大。

如果苏珊·罗斯伯格在1984年没有被抓到,恐怕,她车上拉的那740磅爆炸物,会制造出一起惊天动地的爆炸案来,她会把她的车开到哪里去呢?可能是教堂、可能是学校、可能是监狱大门、可能是银行。谁都不知道,因为,她被黑命贵运动所反对的警察们给抓住了。

都是恐怖分子,本·拉登被全球追捕,而苏珊·罗斯伯格却特赦,现在堂而皇之地成了民主党的政治盟友,参与领导了这起针对特朗普的黑命贵运动。

难道在民主党那里,还要对恐怖分子分出个三六九等来、分出来尊卑顺序来吗?好像确实是这样。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寰宇大观察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4/1480797.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