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三峡溃坝将生灵涂炭 无处可逃 溃坝沙盘推演无效

—溃坝与炸坝

作者:
按照钱塘江的潮水速度在5-7米/秒,8-10米的水头,这个速度潮水产生的压力有7吨/平方米。想想什么样的生命能逃出去,什么样的装备能逃出去,训练有素的冲浪运动员还是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躲避这些浪头,时间长了也很难维持,何况一个没有经过什么训练的普通人。

网上又传出一段“三峡溃坝预演”视频,对这个视频,各方评论不一。严格地讲,那个视频更像宣传片。如果说是溃坝沙盘推演,也是很粗糙的,只是在google地图上显示水流路径,它显示的洪水速度是网上一直流传的洪水速度35公里/小时,这个水速只能是一般洪水的速度,那个水速不是溃坝产生的洪水速度。在视频中也没有给出溃坝后洪水水头高度的测算,视频中显示洪水流经的区域是顺着水道在推进,只是到分洪区才分洪,真正溃坝后洪水不是那样,那个视频不算完整的溃坝洪水推演。

三峡大坝出现问题的传言不是现在出现的,在去年就有卫星照片传出,只是今年又针对三峡出现传言。今年六月,大陆微信中突然传出一句“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甚至很多人已经开始准备逃生的办法。

媒体也在关注三峡大坝的新闻。好在官方没有立即抓传言者辟谣,使得传言没有成为谣言,因为这是一个谣言总能成真的国度。

无处可逃

听到溃坝传言,大陆的很多人并不喜欢,一方面可能因为讲这话时,似乎非要溃坝才能说明问题,如果不溃坝,好像还有种失落感。其实是讲这话时不理智。黄万里先生的预言是炸掉三峡大坝,而不是溃坝。这是理智的认识,也是人的传统思维。

另一方面,很多人确实是无处可逃,为了防止发生溃坝而考虑准备逃生的措施,不是民众的选择。

“宜昌以下跑”,这句话在朋友圈里说,私人之间交流倒还说得过去。微信朋友圈是一个封闭的平台,只有其朋友圈里的人才能看到,也就是熟人之间,人数不会太多。“人以群分”,这些人多半是同一个阶层的,经济条件也差不多。他们可以考虑到别的地方避祸。

但是更多的人是没有这个能力和条件的,将这句话弄到网上公开传,那情形就不一样了。宜昌以下,就是长江流域中下游居住的人口就在三亿以上,这么多人往哪逃。而且,还拖家带口,有老有小,生活问题怎么解决,靠什么生活,经济来源问题怎么解决。真要是逃,也只能造成社会动荡,那时还有居心叵测的人乘机打劫,受罪的是这些逃生的人。

有些看到消息的人开始考虑自救,准备救生艇和必要物质。

真正发生溃坝时,很多事情是超出想像的,受灾的绝非三亿人,而是半个中国大陆。灾情绝非水患那么简单,会有并发的次生灾情出现。与人此时想像的情况相差很远,大水也不是那种娱乐场所玩的冲浪那种场景,比在海上冲浪还要恐怖得多。

溃坝的数据

溃坝后的水流,现在没有专业数据提到溃坝后水速是多大,因为没有准确数据,但是在大坝泄洪孔,反弧段测得的流速约为40米/秒,湖北水利专家曾经在荆江段测得三峡泄洪的水流速度约为20米/秒,这还是泄洪的速度,而不是溃坝的水速。泄洪的水在江里流动的阻力远大于溃坝泄下的洪水,所以溃坝后的水速会大很多。

对这个水的流速大家没有概念,但是江浙一带人都知道每年八月钱塘江的大潮,那声如洪钟的潮水涌来,别说人,一般的救生设备都被打得不知去向,潮汐的水速度有多大呢?潮水速度在5-7米/秒,有记载的最大潮水速度是12米/秒。

那么钱塘潮的水速跟三峡泄洪速度还差一截。那跟溃坝后的水速差得更大。

钱塘江的潮汐激起的水柱最大达到8-10米左右,海宁八堡至盐官的涌潮高度有1-2米。而溃坝之后洪水形成的水墙多高,人们很难去想。1998年8月,湖北省咸宁市嘉鱼县簰洲湾民垸堤决口引发的洪水,水头形成的水墙高达10米。簰洲湾民垸堤坝是2~3米高的江堤,溃堤后形成的水墙高达10米。

逃生?

按照钱塘江的潮水速度在5-7米/秒,8-10米的水头,这个速度潮水产生的压力有7吨/平方米。想想什么样的生命能逃出去,什么样的装备能逃出去,训练有素的冲浪运动员还是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躲避这些浪头,时间长了也很难维持,何况一个没有经过什么训练的普通人。7吨/平方米的压力足以把人打懵,把汽艇、救生艇打翻。

这还是人们在一个心情轻松的环境下的情况,而真正的溃坝之后,实际洪水瞬间泄下流量非常大,水速是惊人的,水的高度在动态时的高度和在静态时的高度是不同的,也就是洪水的水头高度很高,在动态时会产生浪。水浪产生的压力非常大,不是会游泳、或有个救生装置就能逃生的,而且水会带下大量泥沙、被摧毁的建筑、树、垃圾,包括车辆,各种物品,这些东西在水中都是杀人的利器,历次洪水中很多不是被淹死的,是被水中冲击物体击中而死。

有人建议溃坝后逃生,要准备什么东西,其实可能是白费。你准备好通讯工具,随时收到警告信号。很难,因为在那个大水之下,人们在恐惧和慌乱中,没有机会给外界打电话,发警告。等他逃到一个安稳地方想打电话,没有信号,不是中国大陆封网,是网被冲断了。

可以想像,人们都想逃生,你觉得还有什么可以用上,公路、铁路一定都堵了,因为要逃生的人太多。

即使躲过第一波洪水,人们能看到的是茫茫一片水,而这个水却是污秽不堪的,夹杂在泥沙中的不仅有被冲下来的垃圾、粪便,还不时会飘过尸体。

活下去的勇气

很难说什么工具能用上,通讯可能全中断,有人准备手机,认为无线信号可以联系。手机讯号也是要有中继塔的,一旦发洪水,信号塔已经倒塌。不倒塌,电源也损坏了,根本没有信号,手机就是一个费物,除非你是有卫星通讯设备。

那时是寂寞、无助、绝望,活下去得有相当大的勇气活下去。在这样一个污秽的环境下,你能吃下东西都需要是一种勇气,活下去要相当大的勇气。白天有太阳时,就在烈日下晒,水中散发热气。到晚上没有月亮,就是死一样的黑暗、沉寂,用电池的设备很快就没用了,因为电池也会慢慢消耗完。你能遇到的建筑物也没有办法充电,一般建筑,配电在底层,没有在顶层的。那样设计成本会增加很多。

想等到有人救援。那要看你处的位置,因为在大水冲过之后,一切交通工具都停止,公路、铁路被冲毁,铁轨被拧成麻花状。机场被冲毁,你觉得还能等来什么。而且可能一切都瘫痪了。人们都是在自救。

救援,这么大面积的灾害,你等谁救援,人们想像洪水冲下来是沿着河道在冲,真实可能不会是这样,洪水所到之处还能引发溃堤,那个溃坝的洪水冲击力大于平时洪峰冲击力的多少倍。沿江堤岸瞬间被冲毁。

人们平时看到,水遇到阻碍能减少流水速度,所以希望有阻碍物能减少洪水速度,但这对溃坝的洪水可能不管用,因为溃坝的洪水是能量的宣泄,在这么大的洪水泄下时,这些障碍会在强大的洪水下冲垮,即使这些障碍没有被彻底冲垮,洪水在这里产生的来回冲击形成震荡波,还会对周围地质造成进一步破坏,水流变化产生不可预见风险,对周围也会,宣泄下来的泥石流会补充到洪水中,对人造成更大威胁,泥石流覆盖被淹没区域,灾后清理、重建会造成巨大困难。

真正溃坝受淹的地区绝不只是沿长江直到上海这段流域,受灾的也不只是长江中下游流域,看看中国地图,三峡以下比宜昌低洼地势的区域非常大,中国地势是西高东低,水往低处流所以江水东流,宜昌在中国中部,那么从宜昌向东呈扇形区域都是受淹地区,躲过第一波洪水冲击,都躲不过被水淹没的灾害。

水淹之后还伴有各种传染病、瘟疫,往哪逃。

无处不在的危险

真正危险的还不只是三峡大坝,中国有大大小小9.8万多座水库,其中9.4万多座是小型水库,一些水库不同程度存在安全隐患,今年到6月初,就已全面进入汛期,全国共有148条河流发生超过警戒水位以上的洪水。但是雨一直没有停。

今年长江流域的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多2-5成;6月以后,长江流域的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多5-8成,长江中下游地区和三峡上游的重庆均偏多8成至1倍以上。黄泛区的降雨量大约偏多2-8成。根据中国国家气候中心的预测,7月黄泛区的降水量较常年同期略微偏多。

每当这个时候,长江流域多雨,洪水多还时常伴有,东北的嫩江、松花江等流域就发生了全流域特大洪水,像1998年一样,到了8月份,嫩江、松花江等流域泛滥。

说实在的,今年水患,很多地方被淹,并非都是三峡大坝的问题,除了预报今年雨水比往年多2~6成;其次,很多地方因为这些年搞城镇化,之前很多自然的小河、荷塘都被填土埋没,城镇排水设施不配套;第三、土地财政,寸土寸金,致使很多城市在过去禁忌建房的、地势低洼处建住宅小区,导致滞水淹了。

历史上真正造成灾害的,有技术和质量问题,但更主要地是指挥失当而引发的,所以,黄万里预言,炸掉三峡大坝。

老话讲,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人们想躲避的地方说不定还是最危险的地方,这是一个天灾人祸的时代,往哪逃。每天说不定哪里出现山体滑坡,哪里发生地震、哪里桥塌了、房屋倒塌,连儿童上幼儿园都被砍,坐公交车不是被人砍,就是有浇汽油放火的,还可能司机把车开到水里把人淹死。不安全!说不定就碰上什么灾害了。往哪逃?

当下还伴随无处不在的武汉肺炎疫情,在家都可能被感染,还四处跑,说不定染上了。

在走投无路时,人真的只有真心去忏悔,请老天爷保佑,可能躲过一劫。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6/1481602.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