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长平:中共党员身份需要“安检”

作者:
这些人当然不应为中共的恶行负责。但是,在限制签证方面,似乎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难以操作。“中共党员”身份就跟可能暗藏危险的登机行李一样,需要进行安检,需要证明或者声明自己无害,非作恶人员,也不协同作恶,才能进入自由社会。鉴于中共事实上已形成对人类文明的重大威胁,这种防范措施并不为过。

查询谷歌趋势可知,过去几天在中国,“退党”、“退党流程”等词语的搜索量都呈几何倍数地激增。这次主要不是法轮功学员的功劳,而是《纽约时报》7月16日的一则报道:特朗普政府正考虑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美国,已经入境者也可能遭到驱逐。

尽管中共外交部华春莹回应称,如果该报道属实,只能让人感到美国的“可悲”,但中国网民显然有不同看法。在严厉管控的中国网络空间,这则消息后面的评论充满了欢乐的气氛。有人说自己被“感动哭了”,这是件“真真的大好事”,“一定要执行”。

有人担心,假如实施计划,那将会有数以亿计的人受到影响。9,300万中共党员和他们的亲戚中,有教师、科学家、商人、家庭主妇等各类角色,不该一概禁止。这种辩护听上去比较煽情,但是并没有说到关键点上。毕竟,任何一所中型以上监狱的服刑犯中,可能都有教师、科学家、商人、家庭主妇等各类角色。关键点是,中共党员这一身份到底有没有问题,假如有,问题有多大?

党员真的都是“无辜”吗?

有点道理的辩护是:大部份中共党员属“无辜者”,既没有参与在新疆建立“教育营”,也没有投票通过港版国安法。中共控制了所有社会资源,非党员在职业晋升中很快就会碰触到天花板,很多人都被绑架入党。此说有一定道理。我在中国大陆媒体领域工作20多年,无论我在供职机构中如何表现优异,甚至是我自己参与创办的报纸,最高职务都只能做到常务副总编。只有党员才能当上总编辑。据业内同行说,这几年变得更加严苛了,大多媒体的部门主任也只有党员才能出任。

每个党员入党时都要宣誓“对党忠诚”。但是,大多数人都言不由衷,敷衍应付。党员定期要过“组织生活”,但是没有人当回事,不少机构的组织生活就是公然的打扑克。对他们来说,党员不过是道职业门槛,并没有什么政治含义。

但是,党员身份在政治上真的那么微不足道吗?被中国网民称为“最会叼飞盘”的专制辩护者、《环时》总编辑胡锡进立即写文章“要给美国人上一课”,告诉他们“中国共产党是谁”。文章首先吹嘘了9,300万这个数字:“它比德国的总人口还多”,算上家属“加起来就至少有三亿人,与美国的总人口相当”。显然,这些用来威胁西方国家的数字是由每一个个体组成的,每一个党员位列其中。

更重要的是,作为人类有史以来对社会控制最为严密的统治者,中共从来都不是空架子。从中央到基层,条条款款,层层级级,是一个高效运作的专制机器。曾经那些深入到山区抓捕孕妇人流的计划生育工作人员,今天那些前往新疆边远村落拘押维吾尔人的援疆干部,或者在私人企业建立党支部的商界人士,在多伦多悉尼街头冲击声援香港抗争集会的留学生,都是“普通的共产党员”。即便被迫无奈入党才能升职的娱乐电视节目主编,对于那些不肯委曲求全而失去机会的人来说,也是一种不公平竞争。何况,娱乐节目也要姓党,在愚民宣传教育中功不可没。

更有力的辩护是,很多异议人士也来自党员,他们一直在为民主自由抗争。还有一些位居高位的党员“两头真”——年轻时入党诚心为了人类的进步,年老后敢于说真话,揭露中共专制内情。另有很多人利用党员身份进入教育科研领域的重要岗位,为人类科技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还有很多人,除了贡献党员数目之外,的确只是被绑架的普通民众。

这些人当然不应为中共的恶行负责。但是,在限制签证方面,似乎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难以操作。“中共党员”身份就跟可能暗藏危险的登机行李一样,需要进行安检,需要证明或者声明自己无害,非作恶人员,也不协同作恶,才能进入自由社会。鉴于中共事实上已形成对人类文明的重大威胁,这种防范措施并不为过。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7/1481844.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