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中共病毒传播或与社交距离无关 意小岛是例证

“保持社交距离”被很多国家视为遏制中共病毒(又称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等)传播的重要手段之一。不过,一个意大利小岛似乎在对这一措施提出挑战。

图为意大利吉廖岛

“保持社交距离”被很多国家视为遏制中共病毒(又称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等)传播的重要手段之一。不过,一个意大利小岛似乎在对这一措施提出挑战。

美联社报导,迄今吉廖岛上800名左右的居民没有一个人表现出染疫症状。而他们的生活环境看上去为中共病毒野火般大肆传播提供了便利条件。

众所周知,吉廖岛上密集的房屋背靠一个堡垒的残垣断壁而建。人们在岛上的社交活动往往局限在港口附近陡峭的小巷中,或山坡城堡附近窄街的花岗岩台阶上。

阿曼多·希亚菲诺(Armando Schiaffino)博士在岛上行医有40年左右。作为岛上唯一的医生,他一直担心疫情会在当地爆发。

他在港口附近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每次普通儿童疾病,如猩红热、麻疹或水痘爆发时,几乎数日便可蔓延至全岛。”

米兰大学(University of Milan)乳腺癌研究人员保拉·穆蒂(Paola Muti)是流行病学教授,她决定找出岛上未爆发中共病毒疫情的原因。

“希亚菲诺博士来找我,跟我说,‘嘿,看,保拉,这太不可思议了。在此次大流行中,有那么多病例到了岛上,当地却无人生病。”穆蒂说,正好自己身在此地,她决定借着这个机会做一下研究。

岛上无社交疏离疫情未出现

在意大利全面封锁时,穆蒂被困岛上。让她倍感困惑的是,岛上许多居民与游客有过密切接触。

吉廖岛上第一起已知病例是一名60多岁男子。他于2月18日抵达,与意大利北部出现第一例“本土病例”几天之隔。穆蒂说,这名男子来到吉廖岛参加亲戚的葬礼,期间一直在咳嗽

按照专业人士的说法,当有人咳嗽、打喷嚏或说话时,病毒将通过飞沫传播。这名男子于同日乘渡轮返回 大陆,三周后在医院死去。

洛伦佐·帕索提(Lorenzo Pasquotti)牧师和50名送葬者为死者主持了礼拜。他回忆说:“葬礼结束后,人们要问候、拥抱和亲吻,这是习俗。游行队伍来到墓地时,还要做‘有更多的拥抱和亲吻’。”

3月5日,在宣布全国封锁之前四天,又有三名欧洲大陆客来到岛上。其中一名德国人来自意大利北部,这是欧洲爆发的最初震中。他来吉廖岛上会老朋友,期间数日他们还一起去过餐馆。一周后,这名访客咳嗽得很厉害,并在岛上接受了检查,结果是阳性。之后,他在岛上一所房子里自我隔离。

还有其他一些已知案例,包括一名在澳大利亚居住了两年的岛民。他于封锁期间的3月中旬回到吉廖岛看望父母。回岛上三天后,他开始发烧,检查后呈阳性。他在父母的家中自我隔离。

6月初解封以来,来自意大利各地的游客纷纷前来岛上。然而,吉廖岛始终未出现本地案件。

当地卫生部门曾经向岛上居民提供抗体测试,以此判断有无其他人染疫。在800名左右的常住户中,有723人自愿参加测试。

“我们都想测试,好放下心来。”西蒙娜·马达罗(Simone Madaro)说,这同时也在帮助科学研究。

穆蒂说,在接受测试的岛民中,只有一人被发现有抗体,这是岛上一位老人,他曾与德国游客乘坐同一渡轮航来到岛上。

为什么中共病毒似乎没有对该岛上的居民不感兴趣呢?是受到感染但未出现症状?是基因所致?是运气好还是另有原因?准备在本月离开该岛的穆蒂尚未得出任何结论。

吉廖岛是意大利最小的市镇,属格罗塞托省(Province of Grosseto)。坐落于第勒尼安海(Tyrrhenian Sea),是托斯卡纳(Tuscany)离岸岛屿。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言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8/1482111.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