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教育育儿 > 正文

《我的影子在奔跑》:最伟大的母爱 是给予孩子足够的心理容量

"因为上天赋予母亲孕育孩子,比之于任何人,没有人比母亲更可以与自己的孩子心灵相通,母亲是第一个与孩子发生沟通的人,假如他真的来自于遥远的星球,母亲会是那艘渡他来这里的第一艘船——努力才可以到达彼岸。"胡永红,《我的影子在奔跑》

今天,久未谋面的朋友跟我诉说了她与母亲的故事。母亲不停地问她"你吃了吗?",她不耐烦地回答"请你不要管我,我能照顾好自己"。母亲问:"那我做的饭怎么办?"她说:"倒了吧。"母亲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位朋友小时候经历了父母的战争,长大后难以与母亲建立深入连接的故事让我感同身受。我们这一代70后、80后的父母,似乎只能关心我们饿不饿、冷不冷,却无法给予我们需要的精神上的爱。

《我的影子在奔跑》讲述了一位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男孩修直的成长故事,患有这种特质的人没有语言和智力的问题,但是"缺乏与他人共享情感的能力,难以发展友谊,执著于单向性的谈话,沉迷于单一的兴趣,动作笨拙"。修直的单亲妈妈田桂芳虽然无法明白孩子的世界和想法,却通过单纯的母爱获得最了解、理解自己孩子的能力,保护了孩子的数学天赋和创造力。

影片从孩子的视角出发,通过阿斯伯格综合征的独特角度展现了外部世界对自己的不理解、甚至排斥,烘托出母亲对孩子不离不弃的伟大形象。这部电影29次入围全球各类电影节、电影展各类奖项提名,8次获奖,包括第2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儿童片奖、最佳原创剧本奖和最佳女主角奖等等。在举办的大大小小看片会中,行业人士均表达了对这部影片高度的赞赏,豆瓣评分达到7.3分。

很多观众仅仅是看到田桂芳作为一个单亲妈妈、独自抚养患病的孩子、为孩子舍弃一切的自我牺牲。但是在我看来,田桂芳最伟大的地方在于她为孩子付出的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并且一直在努力成为一个好的心理容器,了解和包容孩子不为人知的独特世界,扩大孩子的心理容量,使孩子就算不为世人所理解,也不觉得孤独了。

本文将从田桂芳的母爱出发,解析田桂芳在与外界的矛盾中如何维护自身好的"容器",以及给予孩子足够大的心理容量的积极影响。最后我将谈谈好父母如何成为好的心理容器。

01

在别人看来像"外星人"的修直,田桂芳总是把修直当做正常孩子一样对待,她像一个好的"容器"一样看见、接纳和包容所有外界对孩子的种种不认可

著名法国心理学家比昂提出的"容器"概念,对于亲子关系来说,当外界给出一个刺激性的信息,可能对孩子造成极大冲击时,好的父母具备一个好"容器"的功能,能承载外界传递过来(或自身)的焦虑,不被焦虑击垮,并能将信息先行处理消化,以最正向的形式翻译出来,这样就保护了孩子的心灵免受不必要的负面干扰,从而可以按照自身意愿发展成长。

在别人看来与世界格格不入的"外星人"修直,在妈妈田桂芳心里只是一个有点调皮的正常孩子。当面对幼儿园对孩子的不接纳、医院对孩子的不认可、男友对孩子的排斥时,田桂芳勇敢地与世界"为敌"来保护儿子,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

1.幼儿园不愿接纳总是闯祸的修直,田桂芳免费打工也要让儿子继续留在熟悉的环境,将外界的焦虑和压力转化为儿子的保护伞。

上幼儿园的修直不愿意配合老师乖乖上课,经常闯祸,并且躲起来不让老师找到。有一次,因为修直的天赋——无师自通地用电灯泡装满了水在太阳底下形成聚光镜导致纸上起火,幼儿园园长忍无可忍地通知田桂芳给儿子办理退学手续,并且建议带修直去检查脑子的问题。

外婆提议给修直换一所幼儿园,了解孩子的田桂芳知道陌生的环境会让孩子害怕。在田桂芳的再三恳求下,放下原有的好工作停薪留职,给幼儿园做义务劳工来看着孩子保证他不出事,园长才勉为其难地同意修直继续读完幼儿园。

田桂芳是修直的"天",她阻止了很多事情发生。在幼儿园的修直没有失踪过、厨房张胖嫂没被开水烫伤、幼儿园的小朋友没有被花盆砸到,老师的裙子没有烧着……但门房大爷的伞还是散架了、园长的眼镜碎了、水池里的金鱼都死掉了……因为修直解开了园长女儿、一位三年级小学生也解不开的"和尚分馒头"数学难题,修直才能参加毕业典礼,就这样在妈妈的保护下度过了幼儿园。

这个时期的妈妈,在修直看来,不像大人。但是田桂芳还是用自己所有的母爱抵挡住了幼儿园对孩子的不接纳,并且转化了老师和外婆可能带给孩子的焦虑,全盘将这些压力独自接收,避免修直在幼小的年纪就面临陌生、甚至恐惧的环境,保证孩子能健康、快乐地成长。

2.医院坚持要摘除修直的两个扁桃体,田桂芳尊重儿子的意愿留下了一个扁桃体,引导儿子直面外界的攻击战胜恐惧。

医生建议生病的修直需要摘除两个扁桃体,修直忍受不了疼痛,在摘除掉第一个扁桃体之后就逃跑了。妈妈在医院天台找到了藏在柜子里的修直,看到儿子十分不情愿回到手术台,她让儿子承诺今后出门穿够衣服和注意保暖,就陪同儿子躲在柜子里避开了护士。外婆带着护士们去家里找他们,田桂芳仍然坚持尊重儿子的意愿,致使外婆认为是在害了孩子而生气得不愿意理女儿了。

在修直眼里,田桂芳甚至不像妈妈,而似乎跟他是共同体,总是能理解和尊重儿子的想法和感受。成为单亲妈妈的田桂芳,外婆是唯一一个能帮助她照顾孩子的人。然而,就算与自己的母亲对抗,田桂芳仍然认为儿子的感受最重要,因为儿子的感受就是她的感受,此时她与儿子精神上是合一的。可现实中却有很多无法承载自身焦虑的父母,在面对孩子的问题上比孩子更为焦虑,这其实是作为"容器"的功能还需要提升的表现。

在修直上小学的第一天,就被体检到只有一个扁桃体而被众人嘲笑,田桂芳抱着安慰想要逃离学校的儿子:"咱们虽然才只有一个扁桃体,可是咱们是个正常的孩子。咱们不是怪物。修直不害怕。"

田桂芳接收到孩子对于被众人嘲笑的恐惧心理,她将负面的情绪概念化,用更加理性、有逻辑性的语言直接表达出来,帮助孩子消化掉想要逃避的本能心理,转化成积极的心理能量直面恐惧来应对外界的攻击。

3.男友想把修直安排给外地的母亲照顾,田桂芳知道后不仅放弃了感情、也失去了工作,但是她有强大的母爱给予孩子足够的安全感。

田桂芳在修直刚出生之后,放弃了与丈夫去国外发展的机会,一心留下来照顾孩子。作为单亲妈妈的田桂芳之所以对丈夫的独自离开不曾抱怨,都是因为她给孩子的母爱是无条件的。尽管无私的田桂芳是个数学文盲,不懂修直的数学天赋,但是她满满的母爱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孩子对父爱的缺失。

田桂芳的男友李亚辉在市教育局有好的工作和人脉,不仅在工作上能帮助田桂芳,而且希望与田桂芳进一步发展建立彼此的二人世界,所以李亚辉无法接受他和田桂芳之间还得夹着一个孩子,还是非常不喜欢他的孩子。当李亚辉提出把修直送到远在天津的母亲家照顾时,田桂芳生气地带着修直离开了,也意味着她为了把孩子留在身边失去了感情。

田桂芳第二次放弃自己与男友的感情,也是发自内心的真诚选择。甚至因为孩子毁了自己的工作报告导致下岗也无怨无悔。对于男友与孩子之间的矛盾,田桂芳总是尝试去解释和调解。但是当李亚辉触碰到她的底线——要将她与孩子分离时,她毅然决然地舍弃感情保护孩子。因为田桂芳有信心,单亲家庭一样可以养育出健康的孩子,她有足够强大的爱给予孩子安全感,这时候的她已经在成为母亲的道路上变得越来越坚韧和独立。

02

田桂芳用好的"容器"扩大了修直的心理容量,使修直从一个自我封闭的孩子健康地成长为对自我、对家庭、以及对社会都能独立面对的成人

"心理容量"是在管理心理学中的一个专业名词,其所指的是一个人所能够承受得住的心理负荷,也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理都会有不同大小的空间,而每个人的心理空间大小却又不尽相同。

田桂芳单纯的母爱使自己从一名还有点孩子气的新手妈妈,蜕变成越来越坚强和独立的成熟妈妈。更可贵的是,田桂芳对孩子的坚定保护使我们看到修直的心理容量也在妈妈的包容中逐渐扩大和成熟,从原来因为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而以自我为中心的孩子,健康成长为乐于帮助他人、数学天赋顺利发展、到最终成功地与母亲进行精神分离出国留学的独立成人。

1.小时候自我封闭的修直,高中时候为了帮助女同学的功课与母亲起了冲突,最后田桂芳通过道歉的完美和解促进了修直与母亲、以及世界的深层连接。

小学的时候,修直因为妈妈打断外婆说话而不礼貌地向妈妈扔筷子,妈妈制止了正要责怪修直的外婆。因为妈妈的好容器容纳了修直的所有好与不好,从小鼓励修直勇于表达自我的感受和想法,让原本自我封闭的修直渐渐走出来,使他更能关注他人的需求和感受了。

高中时期,修直担心妈妈多想,选择不告诉他自己放学之后去女同学家里帮助她的功课。妈妈误会修直在谈恋爱,母子之间最大的冲突爆发了,田桂芳第一次打了儿子一巴掌,修直离家出走。最终田桂芳在警局找到了修直,对他道歉:"妈妈错怪你了,妈妈不该打你,你原谅妈妈,好不好?妈妈错了,妈妈不该打你。"母子之间的矛盾就此和解,而且还获得深一层的连接。

你与母亲的关系,就是你与世界的关系。

经历了母子之间最大的误解,田桂芳很快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孩子面前坦然承认的行为,收获了孩子对于母亲的信任,也向孩子展示了一个勇于担当的榜样形象。在这之后,修直甚至开始思考:"有一天我会谈恋爱,但是她应该不会是数学白痴。"这个细节很好地向我们呈现了长大后的修直不再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了,也会憧憬美好的恋爱关系,渴望与妈妈以外的世界建立深度连接了。

2.在田桂芳的长期尊重下,长大后的修直因为突出的数学天赋被挖掘获得出国留学的机会。

在修直看来,自己的母亲以及身边的所有人都是数学文盲。家庭经济状况不好的时候,田桂芳卖塑料瓶获取收入,回家之后修直提醒她算错了价钱。田桂芳没有因为孩子的提醒而生气,认真算过之后发现确实少算了收入。

从小,田桂芳总是非常尊重孩子与众不同的心理世界,虽然经常无法理解儿子提出的数学逻辑,仍然能像镜子一般说出孩子内心的想法。修直经常直呼"田桂芳"而不是妈妈,在他心里妈妈与他互为形与影的关系。这样平等尊重的亲子关系在东方的文化下实属难得。田桂芳相信存在即合理,修直是与大多数儿童不一样,但是他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好的母子关系促进了好的教育。

修直的数学天赋在田桂芳的长期尊重下得以顺利发展,在高中时被父亲的朋友发现了这一闪光点推荐去美国留学。

3.修直的天赋让他提前预料到出国航班的延误而留了下来,最终离开母亲的他没有遗憾,因为母亲永远会是他的"影子"。

田桂芳说:"修直长大了,修直长不大才好。"

但修直知道人总是要长大的。

田桂芳通过长期与儿子建立信任、平等和尊重这些朋友般的亲子关系,获得了母子关系的深刻连接。然而再深刻的关系也要面对分离。在机场送完孩子之后,田桂芳不忍面对离别的场面偷偷离开了。修直从天气预报上预料到航班的延误之后选择留了下来,希望与妈妈再共度一段时光,终于在幼儿园找到了妈妈。

从影片的结局,我们知道修直最终还是出国深造了。

长大以后的修直向往更加辽阔远大的世界,但是修直最终发现——不管走多远,他和母亲田桂芳都不曾分离,他们的关系是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他们的关系叫"我们",是密不可分的一体。对于修直来说,把妈妈永远放在心里,不留遗憾地去属于自己的世界创造,就是对妈妈最好的回报。而这也正是田桂芳付出一生的青春时光给孩子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

03

田桂芳的好容器育儿方式,向我们展示了爱的本质就是共情,走入孩子的世界才能帮助他们更好地面对自我、家庭和世界

著名心理学家李松蔚说过:"孩子真正需要的,可能不是你把他们从那个世界拽出来,而是父母走到他们那个世界里去。"

很多父母不知道什么是爱,总认为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为什么孩子还是不愿意听话。田桂芳的母爱为我们展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亲子方法,她没有高超专业的育儿技巧,而是将母爱的本能顺其自然地融入孩子的世界。其实,成为好的容器,就是父母对孩子产生共情,让孩子感受到父母无条件的爱:即自己不管好与不好,父母都能全然接纳,并且愿意陪伴他们面对和消化。主要有以下三个步骤。

1.觉察。我们需要放下自己的评判和情绪,耐心地给予孩子倾诉自己感受和想法的机会。只有了解孩子行为背后的真实动机,才有可能和他一起去面对。

2.接纳。无论孩子的感受和想法是正面的或者负面的,给予孩子足够的信心,父母都一样爱他,而不会被评判或者否定。

3.传递。慷慨地向孩子表达爱,一个微笑、一个拥抱、或是牵手,都是传递爱与温暖的方式。孩子需要关注,父母需要经常看见他们的内心、以及他们的需求满足他们,才能更好地建立深层连接。

总结一下

《我的影子在奔跑》是少有的让我从头哭到尾的感人电影,一个本是孩子般的女人,在有了孩子之后便有了与世界对抗的勇气。在与孩子的共同成长中,田桂芳从未忘记陪伴孩子的初心,在别人看来的自我牺牲,其实是她走向成熟自我的必经之路。孩子在她的坚定保护和长期尊重下,通过母亲给她的感受认识到世界的友善、包容和美好,不仅褪去了阿斯伯格综合征的以自我为中心,还顺利地发展了数学天赋得以出国深造。

我们这一代的父母非常不善于表达情感,很多童年的情绪没有很好地被处理和消化掉,导致成人后的我们仍然活在过去的创伤中走不出来。这部影片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所有人都想拥有的美好的母亲形象,只有从我们自身做起,放下自我,主动融入孩子的世界。勇于给予下一代更多的爱和温暖,用好的容器培养他们的心理容量,才是身为父母最大的责任。

责任编辑: 王和   来源:常春藤妈妈六月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9/1482741.html

教育育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