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李正宽:惊涛骇浪终到来 中共高官何时梦醒?

作者:
中南海担心的惊涛骇浪终于到来了,千疮百孔的中共“红船”正在全世界的瞩目下加速倾覆、下沉。现在中共的每一个党员,可以说是生死一线。现在赶快弃船,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如果继续迷恋“红船”,葬身海底的可怕结局恐怕就在眼前。

 

2020年,“注定不平凡”的庚子年登上历史舞台。在中共病毒引发的国际声讨和索赔声浪中,中共仍不消停,连出阴招,不但彻底摧毁了香港的“一国两制”,还在中印边境制造冲突。

国际正义力量在认清中共的邪恶和残暴后,对它展开了全面围剿。7月9日,美国国务院财政部宣布对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等人实锤制裁,冻结财产、限制入境,这给整个中共红色权贵集团捎去了噩耗,“沉船计划”几近破产。

7月10日,福克斯新闻报导了对香港出逃的病毒专家闫丽梦的专访,轰动了国际社会,中共在疫情中犯下的罪恶被详细曝光,各国对中共追责和索赔有了新依据。

继6月底印度下令禁止了包括抖音海外版TikTok微信WeChat等59种中共间谍软件后,7月中旬,美国众议院紧随其后通过了提案,禁止联邦政府雇员与国会职员,在政府公共设备上下载TikTok。可以说,中共的国际信息战败局已被锁定。

7月1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确认,川普政府的确正在考虑对中共祭出更大的制裁措施,禁止9,000万中共党员及其家属入境美国是其中一个选项。如果此招祭出,牵涉的中国人将多达两亿多。

7月20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21周年之际,蓬佩奥发表声明,呼吁中共“立即结束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恶践踏和虐待,释放马振宇等那些因为他们的信仰而被监禁的人,并交代失踪修炼者的下落”。同一天,美国驻华使馆网站发表了这份声明的中文和英语版本。

紧接着,7月21日,美国无预兆地对中共挥出一记重拳,勒令中共驻德州休斯顿总领事馆在72小时内撤离,并彻底关闭领事馆,将中共偷盗、间谍、侵犯美国主权的罪恶行径曝光于世的同时,也让中共的外交危机雪上加霜。

7月23日,蓬佩奥发表重磅对华政策演说时,以“总书记”这个中共党职称称呼习近平,不再称其为“国家主席”。蓬佩奥表示,中共不等于中国人民。他指出,中共最大的谎言就是宣称其代表14亿中国人民。前国防部长中国事务主任博斯克(Joseph Bosco)对此评论说,蓬佩奥等于是在呼吁全球不承认中共统治的合法性。

7月24日,美国国会授权成立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发表报告建议,美国不应再称呼习近平为“中共国家主席”,而应改称他为“中共总书记”。早在2019年11月,USCC就指出,“国家主席”的头衔有为习近平及中共的独裁统治脸上贴金、增加其合法性的作用,应该正名为“中国共产党总书记”。

而国内,中共内部的贪污、腐败、淫乱、权贵集团、官二代红二代、贫富差距悬殊、通货膨胀、民怨沸腾、窃听、监视、政变传闻满天飞……早已是八花九裂。

在罪恶被接连曝光、国际上被全面围剿、执政合法性被否定、外忧内乱的多重巨压下,中共又被中共病毒二波瘟疫找上门来,北京乌鲁木齐大连等城市相继沦陷。与此同时,地震、洪水、蝗灾等一个个灾难接踵而至,更加令中共措手不及。

中南海担心的惊涛骇浪终于到来了,千疮百孔的中共“红船”正在全世界的瞩目下加速倾覆、下沉。现在中共的每一个党员,可以说是生死一线。现在赶快弃船,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如果继续迷恋“红船”,葬身海底的可怕结局恐怕就在眼前。然而,这一念之差的背后,却是良知和恶念的终极较量。

苏共之死——历史已留下宝贵经验

1991年,曾拥有强大海陆空以及核武力量的苏联一夜间灰飞烟灭,被历史扔进了坟墓,其轰然解体令很多人难以想像,就像一头看起来很强壮的豹子猝死在人们面前一般。直到后来,人们才发现,那头看似强大的“豹子”实际上早已病入膏肓了。

苏联解体前,苏联的上层和特权阶层早就不相信什么共产主义,只不过是利用其形式攫取利益,因为当时的特权在苏联是一种“合法”腐败。各种特供、特殊服务、裙带关系、贪污、腐败、淫乱,只要支持共产主义、不公开反党,体制内人员就会享有种种特权。同时,苏共在民间不断发动宣传机器对民众进行洗脑,培养基层的犬儒主义。

当时的苏联贫富差距很大,通货膨胀也极为严重,民怨炸锅。普通民众极力反对苏共官僚侵吞公共财产。而且,解体前的苏共有1900万党员,其中已经有500万党员公开退党、与共产党决裂。前苏联老党员、眼科医生费奥多罗夫指出,共产党在国内形成了一种新的邪教,并规定了人们的行为准则:对上级奉若神明、卑躬屈膝;对同级憎恶猜忌;对下级命令施压。

此外,当时苏联的“窃听”几乎遍布在每一个角落,甚至连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也未能避免被窃听。1991年7月29日下午,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新奥加廖沃别墅进行了一次秘密会晤,商量新联盟条约及其人事安排。对于此次会晤,外界和媒体都全然不知。然而,8月15日,新联盟条约文件却被意外地刊登在了《莫斯科新闻报》上。后来才知道,他们秘密会晤的房间正是克格勃警卫9局局长普列汉诺夫给准备的。

这场窃听直接引发了8月19日的政变,坚持保党的克格勃主席和国防部长软禁了戈尔巴乔夫,俄罗斯白宫也被包围。然而,保党派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强大的民意和军队的倒戈让这场政变很快流产,其保党所做的一切恰恰加速了苏共的灭亡。

8月24,戈尔巴乔夫舍弃了最后一丝对共产党的红色恋结,宣布辞去苏共总书记的职务;5天后,苏共被判“死刑”,全国掀起了一场去共化运动。12月25日晚,戈尔巴乔夫发表电视演讲,辞去总统一职,当晚,苏联血旗被降下,白蓝红三色俄罗斯国旗开始在克里姆林宫上空飘扬。

戈尔巴乔夫在反思历史时说到:“俄罗斯的悲剧在于卡尔·马克思晚年就已经死去的思想,却在20世纪初的俄罗斯被选择。”“共产主义是不可能实现的口号。”2011年8月,英国《卫报》在苏联解体20周年之际,独家专访了戈尔巴乔夫。当记者问到他最遗憾的事情时,戈尔巴乔夫毫不犹豫地说:“应该早点离开共产党。”

早戈尔巴乔夫一步退出苏共的叶利钦在促成苏共垮台、推动俄罗斯民主与市场经济上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苏共解体前,叶利钦曾劝过对共产党仍抱有一丝幻想的戈尔巴乔夫“离开他们吧。你是总统;你看清楚这个党是怎么一回事了,事实上,你是人质,是替死鬼”。戈尔巴乔夫有些迟疑,但对自己的助理切尔尼亚耶夫说:“你难道认为我不懂吗?我明白。但是我不能让这只脏狗挣脱绳索,否则,整架机器都将反对我。”

是啊,对共产党的留恋与痴迷,差点让戈尔巴乔夫丢掉性命,也差点让他成为像斯大林一样的历史罪人,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更多的灾难。再晚一步觉醒,其下场或许就会像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一样,被乱枪打死并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习近平、李克强会弃红船吗?

如今的中共,无论是国内危机的恶化程度,还是国际环境的恶劣程度,都远远超过了解体前的苏共,再加上中共病毒、洪水等灾难的肆虐。当今中共掌权者面临的危险处境,比起前苏共领导人来说,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历史留给人的经验再宝贵,可架不住迷中的糊涂人将其当成反面教训来吸取。中共在谈到苏联解体时,惯以“悲剧”相称。早在2013年,习近平曾经对苏联解体、苏共垮台表示惋惜。他感慨道,在苏联亡党的关键时刻“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虽然习在与王岐山一起反腐的过程中赢得了民意人心,但此话一出,很多盼其政改的人倍感失望。特别是,2017年,习在上海一大旧址带领全体政治局常委向马克思撒旦宣誓后,想走民主道路的人就不再相信习近平了。而江泽民曾庆红给习安插的“贴心人”王沪宁,早已经在“反复捧杀”中把习近平弄得里外不是人。

在经历了美中贸易战、中共病毒肆虐、国际围剿和制裁、二波瘟疫与洪水来袭的习近平,隐身多日后突然在近日现身并频频露面,试图对外界释放身体健康、大权仍在握的信号。然而,习的政治作秀却难掩其满腹心忧。

7月21日,习近平抛开了屡次公开与他不同调的李克强,亲自主持了企业家座谈会,陪伴他的有三大常委:“贴心人”王沪宁,以及被美国点名列为将要制裁对象的韩正和汪洋。座谈会上,习近平说出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听话听音,习这句表面励志的话,其背后却包含了对政权岌岌可危、命悬一线的深深担忧,可以说明习近平内心是清楚中共红船即将倾覆的真实处境的。党媒《求是网》早在6月底发表的“越到最后关头,越要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也可以佐证中共内部深知中共已经处在解体前的“最后关头”。习所谓“留青山”的说法无非还是幻想着要保住党的命。

然而,从小就受党文化教育、背诵毛语录的习近平或许对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并不得真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对深处逆境或绝境中的人来讲,有非常正面的励志作用。但如果用在一个气数已尽的独裁政权身上,是美化中共魔鬼的幻想和错误延伸。不知习是否了解辛弃疾留下的名句“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形容的是正义力量百折不挠的决心,以及历史大势的走向不可阻挡。

或许,习也像当年的戈尔巴乔夫一样意识到中共体制的邪恶,只是想控制住这部绞肉机别绞到自己身上。然而,带领苏联走过劫难的戈尔巴乔夫早已预见到“中国的变革绝对是不可避免的”。现在已经到了变革的最紧要关头,早已丧失大好形势的习近平如果此时能把握最后一线生机,让良知战胜权欲幻想,不但可以避免做党的“人质”和“替死鬼”,还可以为自己和家人奠定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再来分析一下李克强在红船覆灭时会有何种选择。李克强与习近平同时上台,但李克强的权力被严重架空,手中并无实权。多年的怨气一直累积到今天,再加之深知中共体制内的腐败和无法收拾的烂摊子,较为务实的李克强仿佛不愿继续做中共的背锅人。

在习当局高唱全民奔小康的“主旋律”时,李克强却公开说出了“中国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并提倡保民生保就业的“地摊经济”;在习当局大搞大国崛起、对外大撒币时,李克强却主张“做事要量力而行”;习当局要稿闭关锁国的“大循环经济”时,李克强就提出“关起门来搞发展是行不通的”。

至于习、李二人是真的意见相左,还是在演双簧,外界很难有定论。至少从李克强的表现上看,他开始敢于在红船倾覆的“最后关头”披露一些真相了,不愿再为中共造假当历史罪人。如果李克强能让良知冲破保党的幻想,主动抛弃红船,就会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事实上,很多看明白“天灭中共”天意的体制内人员,早已经弃船而去。至今,已经有超过三亿六千万的中国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了平安。

红船上的人,“梦”醒何时?

天灭中共的历史大潮浩浩荡荡,所有还在红船上的人——无论是位高权重的中南海高官、各级执行中共命令的体制内官员、还是对中共仍抱有幻想的基层党员,何尝不像习、李一样正面临最严峻的生死抉择?在这惊涛骇浪之下,此时不跳船更待何时?

上天有好生之德。正如女高音歌唱家白雪曾经演唱过的一首歌《快醒醒》中所展示的:

“在这寰宇更新的紧要关头,生命的抉择谁也无法回避,心存善念进天国,心生恶念下地狱。不论你在罪恶中陷得有多深,只要你有痛悔的诚意;神的慈悲虽然厚无边际,自甘堕落他也救不了你。你可别再彷徨犹豫,永远错过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30/1483174.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