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线采访:大连疫情升温 防疫草木皆兵

7月30日,沙河口区西安路的中央大道购物广场临时封闭,因五混检测出现阳性,其中一人当时正好在该广场,导致整个广场全部封闭,全员核酸检测。(网友提供)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再次侵袭辽宁省大连市,疫情越演越例,确诊病例持续攀升。上级下达死命令,全民核酸大排查,各区防疫草木皆兵。

7月30日,沙河口区西安路的中央大道购物广场临时封闭,因“五混”检测出现阳性,其中一人当时正好在该广场逛街,导致整个广场全部封闭,全员核酸检测,一直至晚上10时许才解封。

五混检测现阳性逛街者突被带走封广场

30日中午12时许,位于西安路中央大道的购物广场内的电子城、超市等突然被全部封闭,现场出现救护车以及身穿白色防护服工作人员,现场一位女士说,有一位女性客人接到“这边(防疫中心)电话通知,问她在哪里,说在优客超市里逛街,然后告诉她‘别动,在那里等着’,随后来车给接走了。”

大连核酸大排查采用五混检测法,五个人一组,一旦发现有一组呈阳性,这五个人就得重新检测,那位女士说:“那个人也不一定是有,是一组人做的检查,她只是碰巧在核酸检测里面,所以说是疑似。”“整个电子城和超市里的人,都做了一遍核酸检测,晚上10点中央大道那边的封锁才解除。”

据悉,该女士所居住的候一小区30日也用铁栅栏全封,此外兴华路也被封闭。

突然接通知被强制集中隔离

7月22日,大连公布的一名确诊病例,一名58岁的石姓工人16日出现发烧、乏力等症状,22日确诊。石某居住于大连西岗香炉礁工七巷(工人村小区),每天从香炉礁站搭乘地铁3号线到大连湾上班。他从18日至21日连续4天,都有到工人村附近的棋牌室。

结果多名去棋牌室的顾客被强行集中隔离。造船厂工人付先生于7月22日下午4时许在上班时间突然接到防疫中心的电话,让他到棋牌室对面集合,这时他才知道自己成为了密切接触者,他与另外十余人被直接带到付家庄的海天白云酒店隔离。

付先生说:“我没有和他(石某)接触。我是去那间棋牌室,石某是下午三点多走了,我五点去的,我对他不熟悉,这人我都没见过,不认识。”

付先生现在非常后悔去了棋牌室,而且因为他连累了同一宿舍的其他工友,全部被隔离。“我住宿舍,我同宿舍的人也都被隔离了,我都没见过这人,就给我们工友都影响了,人家上班呢,现在挣不到钱。”他说。

付先生还表示:“我在那待了十分钟时间,我的老乡在那里,坐下闲聊一会儿,就给我整进来了。我要不去棋牌室肯定没这个事了。人家(政府)一句话,咱们还得配合,没办法。”

另一位被集中隔离的造船厂工人杨先生也表示,“我跟他(石某)没接触,我去了棋牌室,我没见过石某,不认识他。”他们单位有4人被隔离,都是去了棋牌室。“在隔离期上了火,肛门囊肿都犯疼,十分难受,疼死我了,待得上火,憋屈,天热。”

被确诊的石某另外的行动轨迹,还去过嘉生鲜超市工人村店,导致这家超市闭店,全员集中隔离。

该超市的店员李女士对记者说:“我和石某没有接触,我不认识这个人,我们在店里干活,消防员去我们店消毒,消完毒就把我们隔离了,我连家也没有回,换洗的衣服和东西都没带。”

李女士的先生也被集中隔离,她的先生根本不在此超市上班。

被中共官方指定的这些密接者全部都是就地带走,无任何准备,也不允许他们回家拿必备衣物等。

集中隔离者担心隔离费与隔离期间工资

付先生向大纪元记者透露,他不是第一次被隔离,过年时他回沈阳老家后回到公司上班,公司规定外地人员回来要在宿舍进行集中隔离,当时还说隔离期间每天给100元补助,结果至今未见发放。

付先生说:“隔离期间,那给你开什么工资了,都不用想,没上班能给你开支吗?”他说,他们单位工资一天上班含加班工资四百多,“你说这十四天隔离,六千多就没了。”

付先生还担心隔离是否要自费,“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一开始说这隔离还自费呢,他们顶多给出住宿费,吃饭每天还六十。”

他还透露,一起与他隔离的朋友在隔离期间被老板炒了鱿鱼。

杨先生也担心,“隔离期间的工资还给不给?没了工资,有没有补助啊?”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