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美参议员科顿:美国必须减少依赖中国制造

中国浙江省湖州市的一个通讯设备厂光纤生产线上的工人在工作。

星期三(7月29日),美国共和党籍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胡佛研究所的线上讨论中,与历史学家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对谈,讨论美国在当前的新冠疫情和民众抗议浪潮中,如何应对全球挑战。

科顿参议员指出,美国应该减少对中国制造的依赖,“尤其是那些与当前疫情以及与安全和健康相关的产品,比方说医学用品,药物,口罩,和其他防护性设备。”

科顿还表示,其他行业同样也不能再依靠中国,“比方说下一代通讯设备,先进电脑技术,人工智能,半导体,等等。所以,的确需要打破对中国生产链的依赖,很多生产线我们需要带回美国……我们不能依赖任何国家。历史是一清二楚的,疫情当前,没有哪个国家会愿意无偿放弃自己的关键产品。”

彭博新闻社不久前刊载名为“认为与中国脱钩太困难吗?再想想”的文章说,美国企业要开发新的供应链条,或者建立新的消费群体,需要花费时间,“不过,中国方面同样需要花费时间来另起炉灶。”

该文说,中国曾经被以为是美国企业的希望之地,是利润丰厚、不可或缺的未来市场;但是,随着美中关系紧张升级,全美的首席执行官都在面对一个几年前不可想象的现实,“这就是,中国可能不再是一个实现利润和进行制造的可靠来源。”

科顿参议员还说,并不是说美国在制造上完全不能依靠别人,“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与盟友合作。药品方面,日本,意大利,丹麦,奥地利等,都是友好的、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所以,我们一方面把重点放在国内,另一方面就是与友好国家交易,而不是与企图取代我们的国家交易。”

彭博新闻社的文章说,一些公司已经成功找到了中国的替代。例如,尽管苹果公司仍然严重依赖中国工厂生产iPhone,但三星电子现在在越南生产的智能手机占了一半以上。

此外,运动服公司阿迪达斯也已将它在中国制造的鞋类产品的比例,从2010年的39%大幅降低至2019年的16%;与此同时,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生产比例,从2010年的53%跃升至去年的71%。

该文章说,事实上,中共也一直为摆脱对西方的依存而架桥铺路,“北京的决心甚至还更大。中共外交和经济政策的核心要素,从基础设施建设的‘一带一路’倡议,到补贴丰厚、政府主导的工业计划等,部分目的就是要减少西方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没有理由相信这种趋势会逆转。”

《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不久前在“准备美中脱钩”的文章中指出,对西方而言,新冠病毒加速了这一过程,因为它为重塑战略物资生产提供了合理性。

该文指出:“例如,日本刚刚拨出22亿美元,以帮助把生产线从中国转走。新冠大流行也直接和间接地在中美之间本已很长的摩擦清单中,再添冲突,这包括从新冠病毒的责任问题,到北京一意孤行结束香港的一国两制在内。”

美国托列多商学院荣退经济学教授张欣博士说,虽然产业调整会增加很多成本,也需要进行政治和经济的权衡,但是,“美国制造业应该重振。否则的话,长期依靠国外,美国损失的不单是制造的能力,更是它的整个中小企业和相关的企业家阶层都会不复存在。”

《哈佛商业评论》的文章还说,事实上,美中脱钩置身于“去全球化”的大环境中;而去全球化已经发生了十年以上:国际贸易在新冠流行之前已经停滞不前;2018年的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也比2007年的顶峰时期减少了70%;美中关系在习近平上台后变得更加针锋相对。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