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李登辉关心中国民主 曾多次资助海外民运

作者:

李登辉关心中国民主,曾多次资助海外民运活动。(AFP)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30号因病去世后,人们对他的纪念如潮水般涌现在互联网上。被称为“台湾民主先生”的李登辉,对于中国民主运动也相当关注。据六四事件后被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之一、旅美牧师张伯笠披露,李登辉在六四后,曾经多次赞助中国海外民运。

在美国的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在个人推特发帖,推崇李登辉是“民主先生、台湾的巨人”。杨建利还分享李登辉在2019年5月发表《李登辉:关于六四天安门的中国民主发展契机》的文章提到,当时他刚接任总统一年多,北京爆发“六四”天安门事件,李登辉发表声明指出,“中共所采取毫无人性的做法,必将受到历史的裁判,为抗议中共以武力镇压民主运动,要以最沉痛的心情,代表中华民国政府和人民,呼吁全世界所有爱好自由,重视人权的国家与人士,对中共暴行给予最严厉的谴责。”

李登辉说,为什么要支持学生的民主运动?原因就在于学生运动的本质既热情又单纯,不是为了哪一个个人谋求利益。他认为,中共领导人原本应该多听听年轻人的声音,培养他们成为未来国家的领导人。

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在个人推特发帖,推崇李登辉是“民主先生、台湾的巨人”。(图/杨建利推特)

事实上,李登辉不只是发表谴责声明,他对海外民主运动也以具体行动支持。

旅美牧师张伯笠在个人直播节目中忆及,1993年海外民运的民阵(民主中国阵线)以及“民联”(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举行“海外民运华盛顿合并选举大会”,当时大家公推德高望重的王若望接任合并后“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主席。

张伯笠指出,王若望是被中华民国接待待遇最高的海外民运人士。王若望到了台湾,李登辉亲自接见,完全不一样的待遇。“大家觉得王若望很好,台湾总统接见,还带回8万美金的会费。四星级酒店,三百多人住着会需要钱啊!”

李登辉礼遇余英时慷慨资助普林斯顿中国学社

张伯笠还举了另一个例子。六四之后好几位中国学生、学者流亡到了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有个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台湾中研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余英时希望他们能够在此过渡。所以包括刘宾雁、苏晓康、苏绍智,以及张伯笠、柴玲等人,在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当了几年访问学者,访问学者需要经费,美国筹了一些钱,也有一部分是从台湾筹款。

李登辉早年参加中共,几个月就看穿真相,立即抽身而退。(路透社资料图片)

“我在普林斯顿,我们普林斯顿大学项目,有一部分的钱也是李登辉先生给的。余英时先生在李登辉那里筹的。”

张伯笠称,余英时告诉他们,他到台湾就打电话给总统府,想见李登辉总统,总统府说“随时,只要余英时到总统府,李登辉总统就跟你吃午餐。”余英时事先已经安排多场演讲,只有一个中午有空,李登辉非常尊敬余英时,就约定那个中午见面。李登辉当时还劝余英时到台湾当中央研究院院长,当时余英时婉拒。

张伯笠:“余英时见到李登辉,谈了我们这批大陆流亡海外学者的情况,李登辉说’这批人是中华民族的人才,我们理当保护,我们能做的尽量去做。’我们也很感谢李总统。”

不过,张伯笠自己在节目也承认,海外民运合并选举可以称为海外民运“转折点”,也可以称为海外民运“滑铁卢”,大家想用民主方法锻炼自己,很多人关系搞僵了。

李登辉对中国海外民运曾给予厚望,但是几次不愉快的接触经历迫使他决定保持距离。

前中国天安门学运领袖王丹与李登辉的合照。(王丹脸书)

1989两岸转折点台湾、中国选择不同道路

曾在海外创办网络杂志《大参考》和《小参考》的李洪宽提出,虽然很多人认为李登辉是台湾民主先生,但是他认为李登辉只是忠实地执行蒋经国交给他的任务,搞民主化。因为美国的压力已经扛不住,所以蒋经国在离世前,精挑细选李登辉做接班人。

李洪宽:“就是因为我们大陆发生八九“六四”事件,当时李登辉已经接班,中国大陆极权专制,共产党更加腐败。台湾恰恰走上一条相反的道路,真的走上宪政民主的道路。中华民国《四六宪法》兑现,这兑现不是李登辉的创举是小蒋的决定。”

李洪宽说,在大陆长大的人,对国民党印象也不好。后来有幸离开中国,能够看到台湾真正的民主就是李登辉搞起来的,李登辉亲手建立“宪政民主制度”实践,让他们对台湾的观感逐渐改变。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