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蓬佩奥推崇追悼李登辉的这一路

作者:

前总统李登辉辞世消息传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不久后即在国务院网站公开表示哀悼,距离上一次的“国务院首次”,是今年初蔡英文取得总统连任,蓬佩奥以国务卿身分向台湾总统发出贺电。前后两次,蓬佩奥皆藉此特意凸显台美共同的民主价值,今次则更赞许李登辉结束了台湾的专制统治,并在使之成为民主灯塔上发挥了关键作用。

一周前,蓬佩奥则选择在尼克松总统图书馆,针对中国共产党发表了一篇措辞强硬的演说,直言习近平是“破产的集权意识型态信奉者”,且说“今天的中国对内越来越专制,对外和对自由的敌视也越来越猛烈。”最后再呼吁盟国和中国人民与美国合作,共同起而改变中共的行为。蓬佩奥一席谈话,还被形容成是一篇“讨共檄文”。

时间情境变化,有美国政党属性因素,也有外在环境的大不相同。犹记得1995年李登辉欲以杰出校友身分出席康乃尔大学活动,当时民主党主政下的国务院,因十分顾忌中国的强烈反弹,自头至尾都极力反对李登辉的造访,此前一年,还发生李登辉访问中南美洲过境夏威夷,却不被允许在境内过夜,只能在当地空军基地稍作休息的屈辱之事,当时李登辉曾以穿着休闲服在专机上接见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白乐崎作为抗议。

过境遭失礼待遇的事件,之后引起美国国会和舆论一阵哗然,间接对接下来李登辉的康乃尔大学之行有了“破冰”作用。尤其美国友好台湾的国会议员还展开连署,要求放宽台湾领导人来访的限制,直至有康乃尔大学向李登辉发出邀请。即便这项行程的背后促成,的确有美国卡西迪公关公司的运作,尤其对国会游说下了很大功夫,而终究让当时的美国参众两院都对李登辉访问康乃尔大学一事投下赞成票。但过程之中却也是层层阻碍,就在美国国会欲跨出第一步的同时,当时的国务卿克里斯多福则先亲自向中国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保证他们不会放行,以缓解中共对李登辉可望出访美国的不满。

只是,参众两院通过李登辉康大访问案后,国务院虽有中共给予的压力,更有来自自己国会和舆论的压力,一切才转而势在必行,本应具有最高决定权的国务院,最后竟无法裁定是否准许李登辉访美,而是将准和不准两案直接并陈给当时的总统柯林顿,由白宫全权定夺。前后来回折冲将近半年,国务院才正式宣布柯林顿总统准许李登辉以私人名义访问康乃尔大学。而有了李登辉在康乃尔大学校园发表题为“民之所欲,长在我心”的英文公开演说和“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出现。

虽然如此,台美关系的发展却非从此一路顺遂。双边关系后续依旧在美国不同政党、意识形态、政治利益的角力中,忽而进展、忽而倒退,加以中共之后祭出的导弹威胁,酿成所谓海峡飞弹危机,更让美国政界的长期友中派欲图在台美关系上踩剎车。主要人物之一,便包括了现在正在参选美国总统的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当时他是参议员,曾屡屡反对有助提升台湾国际地位的提案,尤其反对提升对台军售的水准,理由无非美中利益要大于台美利益,当然不应该为了台湾而激怒中国,可以想见,他对李登辉之后所提的“两国论”不可能有正面评价。

而今,就如同蓬佩奥在发出“讨共檄文”之后,美国政坛、舆论也有相当的声音对他的发言发出反弹,细数美国若对中国祭出新冷战将是得不偿失,甚而当蓬佩奥就南海议题抨击中国改变现状的同时,美国国内也另有一股声音强调南海迄今尚无武力争端,更何况中国也并未对台湾动武,美国何须自己卷起风波,继之,似是认知美国实质能力所及,并无法左右中国的未来,因此所谓共同起而改变中共终将会失败,再者,无论全球化的挑战、北韩核武和阿富汗议题,美国仍需要仰赖中国一起面对,至于美国批评中国人权,恐怕得先厘清自己是否有以同样标准对待俄罗斯、土耳其和沙乌地阿拉伯。

无庸置疑,国务院迄今的发言和动作,确实和台湾最为贴近,浓郁的反共因子来到近年罕见的高涨状态,但同样不可否认的,美国仍有相当程度的另一派,直到今天仍对中共保有尼克松式的立场和心态,加以美国是民主选举产生政府的国家,每一项政策换交新的政府上台,不可能一以贯之直线到底,否则,李登辉也不会从屈居夏威夷空军基地小房间一隅,转而变成国务院之后发文追悼的远东领袖。同样的道理,台美之间,距离很远,也会随着时局而变近,距离很近,也有因为现实威胁可能走远。因而李登辉辞世,仅只代表了他个人生命、使命的完结,台湾仍将世代继续下去,挑战不在此岸也在彼岸,他用他的方式走完他的一生,以他所信仰的价值和这块土地相融,在他之后,我们也另当有我们自己的方式。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