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李登辉:飞弹打到我家门 江泽民 你太嚣张了!

在1996年3月23日台湾举行第一次总统直接选举前,中共军队宣布于3月8日至3月25日期间进行飞弹发射及军事演习。

李登辉前总统结束了他98年的风云一生。

在《新新闻》于1987年创刊之时,李登辉仍是“坐三分之一板凳”的副总统,创刊33年的《新新闻》如实留下了李登辉掌权的完整过程,是李登辉时代的忠实记录者。

我们特别挑出“李登辉时代”和“后李登辉时代”最关键的历史场景,重新整理刊出。回顾这些文章如同漫游时光隧道,当年历史场景跃然重现,这些纪录留下的细节和氛围,更能让我们感受历史的波澜壮阔。

请和《新新闻》一起回顾那段台湾风起云涌的年代,以及这位改领风潮、改变台湾历史的“民主先生”。

“阵阵的号声响起,从垦丁一直到基隆,踏着先人的血汗破浪乘风欲开航,哟伊哟伊出征东西南北,敢死无返没投降,咱是英勇的好汉,创造出时代的希望……。”

这首罗大佑口中“俗又有力”、充满战斗意味的〈台湾进行曲〉,过去的几天里,曾经以MTV的形式密集地出现在有线电视中帮李连配造势,雄壮的歌曲配上阳刚的影像,就像是李登辉总统选举出征时的战歌。

对岸军演此岸起波

然而,三月五日之后,再看到这首歌的MTV时,心中的感觉却是截然不同。因为在这天的清晨,中共《新华社》正式对外发布,中共军队将在三月八日到十五日,在基隆外海三十五公里处和高雄外海五十二公里处,两个大约各九百平方公里的地区进行导弹试射。在台湾南北两个主要出入港口被中共用导弹“封锁”之后,“台湾进行曲”听起来变得有浓浓的烟硝味。而这样严重的军事威胁,出现在李登辉总统被推荐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几天之后,更令人觉得特别突兀。

三月五日一大早,新华社演习消息发布没多久,国防部长蒋仲苓就接到情报次长室的分析报告,报告中除了转述最新的演习状况之外,重点还包括这样的导弹演习,会不会演变成进犯本岛?

根据情报次长室的分析是,目前中共军队并没有进犯本岛的可能与迹象。同样的讯息也呈给参谋总长罗本立,并由罗本立向上呈报;而另一个情报系统,国安局局长殷宗文也向总统府报告了最新演习状况。

在这一天之前,国防部其实已经差不多完成战备的准备。这些细节包括,三军师级以上部队举行的固安作战计划兵棋推演,已经全部作完,在兵棋推演的同时,并把所需的弹药与后勤补给的问题全部解决;春节前,国防部在马祖的东引岛增驻了四艘的飞弹快艇,这在东引是前所未有的事。

另外,外岛的基层部队过去官兵的员额常常不足,最近则尽量补足,原则上沿海第一线的部队,缺额全部补满,第二线的部队,即外岛内陆的驻军,缺额至少补到七、八成;外岛有些海边的哨所,本来已经取消卫兵了,但最近又纷纷恢复,而防御工事也积极的在整修中。

军方相关将领说,所谓加强战备就是要把弹药、油料等后勤补给品达到战备量,保持装备在堪用状态,必要的人员一定要在部队中。据了解,有关新式武器更新和弹药的补足,大部分前些时候都已经完成,还要加强的,应该是部队的训练方面。

加强战备,增加侦巡

据指出,空军的警戒战机平常时期是十四架左右,加强战备之后,警戒战机的数量就相对增加;另外,过去空军侦察机在大陆沿海侦巡的次数是一天五次,战备之后,不仅次数增加,而且侦察机的架数也增加。同时训练的任务减少,加强空中巡逻,并且全面配挂实弹。

过去有段时间,中共只要有战机出海,我方同时也会有战机升空监视,这种惯例曾一度取消,但最近又恢复。军方人士说,只要中共战机越过海峡中线,空军战机一定会处理。

《新华社》宣布解放军将进行导弹试射与军事演习后,我空军马上加强战备。

虽然三军全面加强战备,但是仍未全面提升战备状况,三月五日中共宣布演习当天,几个外岛的休假还是保持正常,但国防部高阶官员则纷赴各单位巡视。据指出,各军种是否提升至状况三,全面停止休假,将视演习之后的情形而定,而各军种的战备状况,也可能会有些差异。

尽管实施导弹演习早在军方的预估之中,但由于弹着区离台湾实在相当近,而且中共故意选在基隆和高雄两个港口附近,造成民众的心理压力相当大。同时在导弹的演习之外,大陆东南沿海所聚集的十五万重兵,也是另一项潜在的威胁。感觉上,除了台湾东部之外,几乎整个台湾岛都在中共武力威胁的阴影下。

因此,虽然这次的演习仍然被军方界定为政治意义超过军事意义的演习,只是军事的威胁却可能是近几年最强烈的一次,所以五日早上上班之后,参谋本部随即召开高层的参谋会。

这个由罗本立主持的会议,除了针对情报次长室提供的情报资料作一些研究讨论之外,作战次长室也对中共可能采取的各种行动,进行沙盘推演,并且提出我方的因应对策,这些因应对策,也就是李登辉所说的“十八本剧本”的一部分。

立委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到底军万对这样的军事挑衅行动,能采取什么具体的反击措施?还是只是一再的“忍耐”?

据了解,这些“剧本”是根据每年修订的“固安作战计划”为底本作成的,每个军种根据不同的状况会有好几套的对策,而这也是国军的“极机密”,就像底牌一样,未到最后关头,不轻易出示。

侵入领海必然反击

会议中,军方预判这次试射的飞弹仍是以M族飞弹为主,北方弹着点的发射地若在南,飞弹可能飞过台湾领空;但研判中共应该不会如此做,因为,他们选的弹着点就表示他们有此能力,没有必要再如此做。会中重申国军不主动挑衅,但也不回避的原则,假如解放军侵入我方领海,我军必定反击。会议结束之后,军事发言人室也奉命草拟新闻稿。

参谋会报得到的结论以及国军战备的状况,随后就由相关单位向蒋仲苓简报,因为当天中午,蒋仲苓将出席国家安全会议,讨论政府的因应之道,并向其他的与会代表分析演习状况;另外,国安会之后,蒋仲苓也将一刖往立法院,对朝野立委组成的“两岸情势因应小组”简报演习情况。

这一天下午,蒋仲苓和副参谋总长兼执行官唐飞兵分两路,蒋到立法院简报,唐飞到行政院参加临时决策小组会议;前者向立委保证捍卫疆土的决心,后者则提出预判,中共的演习将不会在十五日导弹演习完就结束,随后,可能会举行两栖或三栖的演习,也出席这项会议的殷宗文,亦持同样的看法。

立委们最关心的问题是,到底军万对这样的军事挑衅行动,能采取什么具体的反击措施?还是只是一再的“忍耐”?民进党团干事长颜锦福追问,究竟到何种范围内,我方才会反擎?蒋仲苓回答说,假如中共侵犯我领海主权,国军将迎头痛击。颜锦福继续追问,是不是在我领海十二里内就要反击?蒋仲苓对此不再正面答覆,他说,不能说得这么露骨,否则应变会有困难。

据军方将领指出,有关十二里是否即为国军反击最后底线的问题,原则上应是如此,但仍必须视现场状况而定;例如靠近十二里而没有进来,或者,进来的是渔船而非军舰及飞机,又或者战机或船舰越过海峡中线,要不要反击?可能都得临时应变。

各种状况都有因应

蒋仲苓同时也表示,国军并没有反飞弹的能力,但是,假如飞弹打到我方的领土,国军随时可对中共任何一个地方进行反擎;不过,蒋仲苓也指出,中共飞弹应该不会“打偏射中台湾”。至于中共可不可能攻打外岛?蒋仲苓并未正面回答,他只说国军对各种状况都有所因应。

据军方将领指出,有关反击的问题,会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首先,这次中共可能发射的导弹是M族飞弹,这种飞弹的阵地是机动的,而且,从江西省就可以发射,不用非得到福建来,所以,想要摧毁它并不容易。一来我方没有射程够远的地对地飞弹去攻击它的基地,二来即使是用战斗机去攻击,航程和破坏力可能都有问题,因此,反击飞弹基地的可行性不高

如果不能摧毁飞弹基地,可能的反击方式,可能包括以空对地飞弹攻击飞机场或弹药库等地方,但是这打下去的效果有多大不可知,万一没命中反而贻笑大方,而且,无可避免的战争必定全面到来。所以,目前这样的状况,安定民心,降低人民的恐慌,可能是比军事战备或反击更重要的事。而这也就是国防部迅速召开记者会,解说M族飞弹性能的原因。

六日下午记者会的目的,主要在澄清几个民众的疑虑,第一,M族飞弹可不可能“误打”到台湾本岛?中科院主管飞弹业务的二所所长王鸿智说,M9的最大射程是六百公里,圆周误差率三百到六百公尺,如果发射一百枚飞弹,有五十枚、五○%会落在六百公尺的半径圆周内。

因此,就技术层面而言,在九百多平方公里的弹着区中偏离“误打”的可能性极小,即便是飞弹故障打偏了,三军大学战研所所长刘湘滨说,飞弹都有自毁装置,如果偏差中共应该会自爆。

M9(东风-15)可拥带500公斤的传统高爆弹,撞击平坦地面大约可以造成坑径大约20公尺,深度5至14公尺之弹坑。

打台湾伤害不大

万一M族飞弹真得“误打”台湾,它的伤害会有多大呢?国防部的说法是,M9可拥带五百公斤的传统高爆弹,撞击平坦地面大约可以造成坑径大约二十公尺,深度五至十四公尺之弹坑:若是M11飞弹,它的弹头是八百公斤,撞击地面的坑径是二十二公尺,弹坑深是六到十五公尺。如果用的是演习哑弹,那造成的影响将会略轻。换句话说,只要找到适当的防御场所,将可减低伤害。国防部强调,从二次大战以后,从没有一个国家是因为遭到飞弹攻击而战败的,反而激发全民一致的御外潜能。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次北部的着弹区离日本那国岛仅有三十里,其中包括日本西南航道的重要通路,让日本情报单位及军方相当重视,六日日方也循既有的管道,与我方商讨情报交换的事宜。

此外,导弹演习会不会衍生军事冲突,也是而相当令人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假如中共派了观测船到弹着区,我方要如何因应?据情报次长室执行官刘艾迪的表示,假如试射的是服役中的飞弹,中共可能不会派观测船来,但如果,中共真的派观测船来,则看他们的动作,如果是在公海上无敌意的行为,我们只会监视他,但如果有危害行为,我方就会有因应措施。

不过,刘湘滨强调,中共近几次的演习,都是单独性的演习,而非一步一步封锁台湾,所以恫吓的意味居多,应不至于演变成军事行动。他强调,中共如果发动海岛攻击,他们的伤亡,将超过我们的五、六倍,经济也会倒退三十年,从理论上来讲,中共没有犯台的条件。(相关报导:新新闻.李登辉纪实12》李登辉唯我独尊非主流全军覆没|更多文章)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次北部的着弹区离日本的那国岛也仅有三十里,其中包括日本西南航道的重要通路,让日本情报单位及军方相当重视,六日日方也循既有的管道,与我方商讨情报交换的事宜。去年首次导弹试射时,美方是我国主要的情报交换管道,这一次日本的角色可能会比过去吃重。由此可见,中共试射导弹,目标不只是台湾,也有测试日本的意味。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风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