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川普旅行禁令救了美国人的命 福奇作证

福奇有时前后矛盾、变幻不定的言论是让人对其产生质疑的主要原因。图为3月3日,川普总统(右一)和福奇(右二)讨论应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情况。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周五(7月31日)对美国众议院议员说,他相信川普(特朗普)总统在武汉肺炎(Covid-19)大流行早期阶段采取的包括颁布旅行禁令在内的行动挽救了美国人的生命。福奇表示总统与他不存在分歧,但在被问到政府是否应该限制抗议活动以防止病毒传播时,他则极力回避。

福克斯新闻网周五报导,福奇在关于病毒危机的美国众议院小组委员会听证会作证期间,被众议院少数派党鞭史蒂夫.斯卡利塞(Steve Scalise)问到其是否参与了川普总统1月发布的限制来自中国旅行的命令。

福奇回答:“是的,先生,我参与了。”

“您同意那个决定吗?”斯卡利塞问。

“我同意。”福奇回答。

“您认为这个决定挽救了生命吗,福奇博士?”斯卡利塞继续追问。

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回答:“是的,我认为是。”

福奇表示与川普总统不存在分歧

福奇在听证会上表示,除了对中国方面,他还“积极参与”了政府限制从欧洲飞往美国的决定,并且当斯卡利塞问他是否同意这一举措,以及是否相信该举动挽救了美国人的生命时,福奇重复说“是的,我同意和相信”。

当斯卡利塞询问限制来自英国的旅行以及政府在今年早期推出的“15天减慢扩散”和“30天减慢扩散”指南时,福奇做出了类似的回应。

斯卡利塞总结道:“显然,做出了许多决定。实际上,许多决定都涉及很多国际上受尊敬的医生……”

他继续解释并问道:“所以,我知道我们已经听到了很多关于分歧的信息。”“总的来说,您是说您和川普总统在大多数决定中都达成了一致吗?”

福奇回答:“我们几乎对所有这些都达成了一致。”

在大流行期间福奇的国家形象已经上升了,然而左派媒体及团体对川普总统却横加批评。那么既然两者在大多问题上是一致的,为什么会被如此大的差异对待呢?因此几个月以来,专家们一直在猜测川普总统和福奇之间存在分歧。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本月早些时候在《今日美国》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抨击福奇,引起了人们对这种分歧的担忧。文章声称福奇在决定禁止中国旅行方面与川普总统进行了斗争,而在戴口罩的问题上福奇来回变幻态度。因此,他对接受福奇的建议表示应谨慎。

作为回应,福奇表示,散播他与总统不合的传言,“最终会伤及总统”。

极力回避关于抗议示威是否应被禁止而降低病毒传播的问题

在听证会上,俄亥俄州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的问题显然让福奇感到震惊,并含糊其辞。乔丹问福奇,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后,美国政府是否应阻止抗议活动。

“政府应该限制抗议吗?”乔丹问。

福奇表示,不戴口罩抗议可能会传播这种病毒。并且,无论身在何处,都要避免任何类型的人群聚集。

然后他说,他不确定乔丹的问题是与听证会“相关的”。

对此,“观点”联合主持人梅根.麦凯恩(Meghan McCain)周五在推特上表示,安东尼.福奇博士最近在国会发表的讲话表明了为什么共和党人在与病毒大流行有关的停工和限制措施中感到愤怒的原因。

她说:“瞎扯。”“这是共和党人如此生气的原因的一部分-福奇愿意评论一切,从人们可以发生哪种性爱到棒球,但关于抗议……他不会说一个字。”

麦凯恩显然是在指福奇曾说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赛季可能“处于危险之中”,而如果愿意冒险,人们可能会选择疫情期间来段一夜情。

因应病毒大流行,福奇已经推动普遍佩戴口罩、关闭酒吧、并避免人群拥挤等举措。

周五他对乔丹的问题虽然没有直接回答,顾左右而言它,但其实按照他的说法,大规模聚集的拥挤的人群、大喊大叫、共用话筒、一些人不戴口罩的抗议示威活动显然是会加速病毒传播的,是应该被制止的。

然而,在本月初的一次采访中,他却备受争议地赞扬了纽约对这种病毒的反应。福奇告诉《新闻时报》:“我们必须做非常明确的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才能扭转这一局面。”“记住,我们可以做到。”“我们知道,只要你正确执行操作,就可以减少这些情况。”

“我们已经做到了。我们已经在纽约做到了。”

然而,纽约一直是大规模抗议示威以及暴力骚乱的热点地区之一,也一直是实行严格封锁措施的地区之一。7月初,纽约市长白思豪曾宣布,纽约将停止所有大型活动一直到九月份,但是,抗议示威可以继续进行。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看中国记者理翺编译/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