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为与习核心保持一致李克强的博士论文也必需加密?

我们《夜话中南海》本周一节目的文字稿《法学学士李克强法学硕士王沪宁和法学博士习近平习近平》在自由亚洲网站上刊登次日,即被中国大陆境内的一家网站引用。好事者接着笔者文章内容创作了如下文字:“习近平法学博士、李克强法学学士、王沪宁法学硕士,还有党规建设者栗战书、崇法用法者汪洋、法治远见者赵乐际、法之创新者韩正,有了他们有了中国的崛起,有了他们有了……。”

图为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在中国两会开幕会上

是真心赞美还是高级黑,本专栏的看官和听众们自有评判。反正是,如上这段文字在这家中国 大陆号称是从事“探索法律和媒体联合攻防的理论体系、制度体系、运营体系”的普法网站上,只停留了很短一段时间便被删除了。

有文学城的读者感慨:“原来如此,难怪一尊只会用文革家法掌控中国,并迈步统领世界。只研究马列思想共产主义的函授博士们,怎能明白资本主义国际社会之规则。”

也有海外中文网友把笔者的上篇文章内容干脆当“笑话”讲。某网站刊登的一则网友感慨是:“讲一个笑话:法学学士李克强,法学硕士王沪宁,法学博士习近平。而最大的笑话是,这不是笑话,而是事实!中国的悲哀,中国人的悲剧,中国教育的闹剧!”

另一位文学城网友评论说:“习包子和他的同僚们原来是中国办假证的先驱。”

事实确实如此。自习近平上台之后,整个中国官场上政策源头就是在鼓励假学历和伪学历。

早在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开过之后,笔者即已经在本专栏发文《十九届中央政治局成员与官场学历腐败》,揭露了中共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的二十一个“高学历”,只有四个是没“注水”的。

当时撰写此文的揭露和批判依据是,官方媒体对十九届中央政治局成员们的“高学历”统计:这25人中,多数还都有着多所院校学习的经历。在这其中,拥有博士学位的至少有7人(占比28%),拥有硕士学位的至少有14人(占比56%),拥有大学学位的至少有2人(占比8%)。也就是说,大学以上学历的占比92%。

而如上统计中的七大“博士”,即习近平,李克强,李希,黄坤明,杨洁篪,蔡奇、陈全国,包括李克强在内,全部都是所谓的“在职博士”或者所谓“论文博士”,至于“硕士”学位就更是笑柄。

去年四月初,薄煕来当年的“发小”、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建议,公开中国大陆上所有博士论文以辩真伪,立刻被外界认为是剑指习近平。当时一家网络媒体以《北京教授向冒牌博士开炮剑指习近平来头太大了》为题报道说:在一则4月1日转发的微博中,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建议,应清查改革开放以来所有博士论文。他说,“现年60岁左右的博士们,他们的博士论文都没有公布,授予他们博士的单位也不允许其他人去查,不知是根据什么规定?”杨帆建议,中国社会科学院、教育部、中国科学院要承担取消假学位的责任,法院也应该受理这样的诉讼,“要允许公众去自由查阅所有的博士论文,依靠群众进行检举”;“这些二三十年前的博士们,许多人早已身居高位,捞足了利益......。”杨教授指出:“不懂存量,就不能禁绝增量,不公平的事情,在历史、人心里,总是站不住脚的。”

杨帆呼吁说:“所有的论文都是公共产品,是获得个人升迁的重要条件,绝对不可以有造假”,“所有博士论文,必须在教育部‘知网’等网站公布,博士学位授予单位应公开所有博士论文,允许公开查询,复制,不得为他们保密,保密就说明有鬼。”

杨帆此言一出,北京知名学者荣剑立刻发表评论:“中共现在有两个不敢公开,一个是财产不敢公开,一个是博士论文不敢公开。可以断言,凡是当官期间获得的博士学位,十有八九是找人代笔,那个代笔的十有八九是抄别人的或抄自己的。因此,只要审查博士论文,肯定露馅。杨帆建议审查40年来所有博士论文,打死他们也不敢实行。官员博士论文已成了国家机密。”

当时杨帆对借博士打假暗怼习近平得到荣剑的响应,令笔者想起了几年前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的一篇文章内容。该文章作者甚至甚至认为,习近平上台之后打压网络和微博,就是始终担心网络和微博的力量有一天会涉及到他的学历问题。该文章作者说:“因为习近平自己高叫反腐,但上台之后却从没有谈到文凭和学历反腐,他自己在此问题上心虚。”

该报道文章作者所以揭露习近平博士学位问题,因为他们已拿到习近平博士论文的复印件;而网上只能查到习近平博士论文的500字介绍,检索不到原文。从学术角度讲,这篇长达161页的论文不但漏洞百出,且缺乏原始调研结果,很可能是综合官方调查报告和外国研究成果后,由专人以马列主义理论词汇合成。中国已建立“博士论文检索系统”,但习近平的论文就是不进入这个“系统”,这本身也说明“习主席”可能心虚(不是谦虚),知道自己的文章是作弊的。

再往前更早的时间里,中共官媒也曾有过几篇抨击官场学历造假的重磅文章。比如,当年《中国青年报》就有文章揭露高官们凭借权力制造假学历的评论文章指出:现在的官员们一窝蜂地"攻读博士",那些手握重权的省长、市长、司局长、县处长们,甚至有实权的乡长、科长们,什么都不放过。过去的以权谋私只在金钱、职位和美色上,现在又扩展为以权谋学位,不仅要权财色应有尽有,更要用高学历的知识标志来包装,这样才算真正的功德圆满。至于由此造成的"学术"腐败,则不在他们的关心之列。反正腐败已经深入和普及到所有领域,高校和学术界有什么理由保持清高!

该文揭露说:官员们读学位、拿博士文凭,决不会"十年寒窗苦",而是轻松加愉快,只要报上名,被学校列入博士生名单,就算大功告成。他们既不用参加统一的正式考试,也不用按时上课和埋头于学术,更不用为毕业论文发愁,党和国家的大事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准备考试、上课、读书、写论文。毕业时,想找个操刀手简直太容易了,有太多的饱学之士愿意效劳,作出一篇优秀的博士论文。至于学术尊严和学者良知,怎么能比得上权力好用!

王歧山的连襟、曾经先后被迫在山西省长和北京市长位置上“引自咎辞职”的孟学农,当年在接受《北京青年报》专访,被问到对官员时兴在职读博士的问题时质疑说:“有些人读什么博士?图虚名,招实祸……。真想建议中组部把这些博士招来,考一下。(最近揭露的)好几个贪官都是博士。”

法新社记者曾经在审读了中国‘知网’上的中国官员12篇硕士或博士论文后发现,其中6篇论文涉嫌抄袭。这6篇论文的作者包括:中共原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张述元、中共国家知识产权局直属机关党委书记肖兴威等。

依笔者之见,习近平之所以不敢把他的博士论文公开,恰恰不是因为他论文的内容和法字不沾边。因为在中国大陆,把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等的“学术门类”全都归入了“法学大类”,这本身不是习近平的错。最有可能的应该是习近平或者说习近平的下属们,最担心亿万臣民中的好事者们利用现代检索系统查出破绽。已经发生的一个重大“政治事故”,就是因为新疆“再教育”集中营而受到习近平大力表彰的陈全国,居然被外国人查出了涉嫌论文剽窃。英国《金融时报》不久前报道了陈全国博士论文是抄来的,这意味着陈全国所谓的博士头衔名不副实。报道中说,陈全国在2004年发表的论文以《中部地区人力资本积累与经济发展相关性研究》为题,论文令他成功获得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不过该论文有13段内容,与中共社科院莫志宏的2002年论文相同。论文另有65段内容,与暨南大学 Zhu Yimin于2002年撰写的论文相同。不过,陈全国均没有标注出处。

其实,《金融时报》后来又进一步检视了十份在网上找到的中共高官博士论文,结果发现有三篇论文都是大篇幅抄袭他人文章,没有标注出处。涉嫌剽窃论文的,包括中共政协副主席王正伟、国家自然资源副总督察陈尘肇,以及中共中央统战部任副部长侍俊等。

笔者去年三月在本专栏发表的《翟天临事件又戳了习近平的心窝子》一文中,写了如下一段落内容:“相信如上文章作者也曾经尝试了检索习近平,但和笔者一样是无功而返。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不妨登录那个大名鼎鼎的、翟天临博士居然根本没有听说过的《中国知网》,输入‘论我国经济的三元结构、李克强’几个字后,你想要的东西就出来了。但输入‘中国农村市场化建设研究、习近平’几个字后,立刻冒出来数不清的东西,就是没有习近平这篇论文的原文。”

今天,为撰写本文笔者再次进入《中国知网》,输入“论我国经济的三元结构、李克强”几个字后,得到的回答是“找到0条结果”。键入“中国农村市场化建设研究、习近平”,得到的回答完全一致:“找到0条结果”。

笔者不能断定是不是因为自己文章的内容“提醒”了中共有关部门,导致李克强在《中国知网》上,被网管对他和习近平“一视同仁”。

当然,也许是杨帆去年早些时候公开发文要求“应公开所有博士论文,允许公开查询,复制,不得为他们保密”,而且强调“保密就说明有鬼”,导致本来无意要令自己当年的博士论文列入“国家机密”的李克强,也被迫在这个问题上必须和习一尊“保持一致”。不知道习近平在政治局生活会上一再要求李克强“摆正自己的位置”,是否也与这件事情有关。虽说李克强当初应该是没有主动要求什么相关单位或者网站,把自己的博士论文晒到网上,但对习近平的博士学位以及他博士论文的质疑,早在习近平还没有接班总书记,他李克强也还没有接班国务院总理的年代,即已经开始了。他李克强不可能是闻所未闻。所以,他和习近平双双接班之后,特别是习近平一再要求全体政治局成员都要与他这个习核心保持高度一致之后,他李克强在毫无疑问是明知习近平的博士论文已经被“保密”的前提下,仍然任凭自己的博士论文可以被公众在网站上任意检索的事实本身,怎可能不令习近平心生怨愤?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