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院士吴宜灿批中共借疫情要求捐款 录音曝光

中科院院士吴宜灿2019年12月接受官媒采访时的资料照。

中共科学院院士吴宜灿在一个不公开的场合说,在疫情期间,自己也被迫捐了两次款,捐钱“真不是自愿的”。此前,中共政治局七常委曾带头要中共党员捐钱,外界将中共的这一现象与明朝灭亡前,崇祯帝要求大臣和皇亲国戚们捐款相比较。

不应被迫捐钱“国家应该解决问题”

大纪元8月1日收到知情人士的一份录音爆料。在录音中,中共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物质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核研究所)所长吴宜灿说,在疫情期间,自己多少也被迫捐了些钱,“不是我自愿了,不过不是物质院,人家说你是院士,应该捐点钱,是一个联盟的群组,那我就捐点钱吧!”

吴宜灿说,自己捐了5000块钱(人民币),捐钱的时候,这个联盟要求填一大推表格,它的意思说你院士捐了以后,它好去宣传,就是几个院士捐了多少钱,目的是带动别人也去捐钱。

“其实我不喜欢这样,”吴宜灿说,“你捐钱是一个自愿的,本来解决问题应该是国家的事,我对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个人看法的。”

“国家应该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让别人去捐钱,钱不都是国家的吗?说明这疫情工作没做好。”吴宜灿说,“但是弘扬一种精神也不是不可以,所以我就捐了。”

两次被迫捐钱“真不是自愿的”

“但是我是偷偷捐的,我用的一个微信号,是他们不认识我的微信号,它要填吗,然后我一句言也没留,就把5000块钱给捐完了,”吴宜灿说,“结果过了一个月,他们就统计,要发证书,结果5000块钱不知道是谁捐的,最后统计了半天,发现是我捐的,他们就给寄了一个好漂亮的证书给我。”

最近,物质院又要捐钱,他又给捐了点钱,结果物质院又给他发了一个证书。“我说捐点钱,你发个证书,这个东西真不是自愿的,”吴宜灿说。

爆料者没有提供吴宜灿院士是啥时候捐的钱,也没有说吴宜灿在啥场合说的这些话,但从录音中听到,在场的人还不少。吴宜灿在说的时候,逗得旁边的人不时发出笑声。

七常委带头捐钱中共会步崇祯帝后尘?

今年2月26日,习近平李克强等中共七常委在召开所谓抗疫和恢复经济会议时,带头为抗疫捐钱。但中共官媒报导该事时称,响应中共“党中央对广大党员的号召”,七常委给捐了钱,但并没有提及他们捐款的数额。

随后,大陆31个省市区党政的“一把手”也带头捐钱。

尽管中共当局2月25日曾发文宣称,要求中共各级党组织要党员“自愿捐款”,但外界认为,中共当局这分明就是向中共党员要钱。在中共那个体系里,领导让你捐钱,你不捐能行吗?不捐你还能在单位混下去吗?

还有人把中共七常委带头捐钱,与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帝要求大臣和皇亲国戚们捐款相比较。

1644年3月,李自成的军队已兵临城下,崇祯帝为了给防守北京城的士兵发军饷,求皇亲国戚、大臣们捐钱,结果满朝文武装疯卖傻,只是象征性地捐了一小点款,根本不解决问题,导致京城1644年3月18日沦陷,崇祯帝自杀身亡,大明覆亡。

而中共七常委这次捐款,官方并没有提数额有多大;中共各省市党政“一把手”捐了多少,官方也没有提。

有评论指,中共官场的腐败前所未有,一个小科员都可能贪腐上亿元,更何况那些省部级、国级高官。但是他们面对当局要求的捐款,处于和崇祯帝要求大臣们一样尴尬的境地,如果捐多了,钱是怎么来的?不就知道自己贪腐吗?如果捐少了,又解决不了问题。

中科院核研究所90余人集体辞职

另外,大纪元记者也确认了该录音确实是吴宜灿的声音。吴宜灿2019年当选中科院院士,当年12月他接受官媒采访时的讲话与本次知情者提供录音,是同一个声音。

值得一提的是,吴宜灿主管的中科院核研究所,今年6月曾发生九十多名高级科研人员集体辞职事件,惊动了中共中央。

事件发生在6月15日,据《中国经营报》报导,当天中科院物质院强制为其下辖的核研究所更换保安,核研究所科研人员认为自身权益被侵犯。院方人员与核所人员发生了激烈冲突。当天,核研究所科研人员集体辞职。

该所人事处承认员工是被挖走的,更有消息指是核研究所所长吴宜灿鼓动员工对抗院方,离职的人都去了吴在外成立的公司。

该事件还惊动了中共高层,中共副总理刘鹤7月21日要求由国务院办公厅、科技部、中科院等单位组成专项工作组,随后赴中科院物质院展开调查。

但到目前为止,中共官方也没有通报消息。但多方消息显示,吴宜灿并没有离职,他6月17日下午还主持召开该所2020年中工作进展会。

时政评论员石实说,吴宜灿其实是和习近平的指示在对着干。习要自力更生,在中共的领导下搞科研,但是像吴宜灿这样的实干科学家就不乐意那样胡搞、蛮干。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03/1484693.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