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长平:李登辉“病亡” 大陆人黯然神伤

作者:
一些中国网民对李登辉辞世的悲伤,对他历史功绩的盛赞,超过大多数悼念他的台湾人。在1994年和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面对面聊天时,李登辉满怀感慨地说:“已经出发了!摩西以及人民今后都有得拼的。”不少中国网民称他为“台湾的摩西”。在这些沉重的悼念后面,隐藏着对自身处境的哀叹。多年以前,大陆有一批“国粉”——民国及国民党粉丝。对照1949年以后中国文化、艺术、建筑、法治和人心所遭受的摧残,他们怀念甚至美化民国时代的一切。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辞世,在《人民日报》标题中获享“病亡”待遇。在中共官话序列中,这意味着评价偏低,跟四人帮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和腐败官员陈希同的死讯同级。不过,相比1957年美国麦卡锡“一命呜呼”,1965年陈诚“病死”,1975年蒋介石“死了”,又要高级一些。蒋经国1988年辞世时适逢中共大陆最开放年代,《人民日报》报道中称为“病逝”和“逝世”,可谓备享哀荣。

在大陆网络,如果你想要批评一个官方肯定的逝者,就会有无数人出来说“死者为大”。但是,跟随在李登辉三字后面的,是一边倒的骂声:民族罪人、遗臭万年。来自台湾的黄安、邱毅等人的负面评价得到大量转发。他们显然很享受这种只有一种声音的言论空间,还给自己贴上“敢于说真话”的金箔。

暗中哀悼台湾摩西

但是,在举起一张白纸都是犯罪的社会,谁都知道这是禁言的结果。即便如此,哀悼李登辉的声音仍在悄悄地流传。正如一个自称“爱国小分队队长”的博主所说:“公知为庄祖宜(美国驻成都总领事林杰伟的台籍夫人)哭丧的眼泪还没擦乾,又继续为李登辉哭丧了。”

公允地说,“哭丧”这词用得不夸张。禁止让悼念更加哀恸,压制让感情更加浓烈。一些中国网民对李登辉辞世的悲伤,对他历史功绩的盛赞,超过大多数悼念他的台湾人。在1994年和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面对面聊天时,李登辉满怀感慨地说:“已经出发了!摩西以及人民今后都有得拼的。”不少中国网民称他为“台湾的摩西”。

在这些沉重的悼念后面,隐藏着对自身处境的哀叹。多年以前,大陆有一批“国粉”——民国及国民党粉丝。对照1949年以后中国文化、艺术、建筑、法治和人心所遭受的摧残,他们怀念甚至美化民国时代的一切。大学里学贯中西的大师,报纸上嬉笑怒骂的批评,上海十里洋场的繁华,押赴刑场还可以高呼政治口号的自由,都是那么令人神往。他们称蒋介石为蒋公。不过蒋公仍然是历史罪人,盖因为剿匪不力,后患无穷。

在了解更多台湾历史之后,其中部份国粉转为民进党粉丝或者台湾社会运动参与者。李登辉的个人胆识、政治智慧和历史成就,令他们赞叹不已。

我不是“国粉”,但多年前曾在《南方周末》发表文章纪念蒋经国百岁诞辰。为此,《北京日报》发表点名批评文章〈长平为何要记住蒋经国〉。文章认为,“蒋经国的确在台湾发展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要论个人对整个国家、民族的历史贡献,毛泽东邓小平更是扭转乾坤的伟人”,因此揭发了我纪念蒋经国一定“别有用心”——

细看该文,作者先是要人们记住不可逆转的世道人心,接着要人们记住蒋经国对两岸和解与台湾经济振兴的功绩,最后话锋更进一步,“历史将会无可争议地记载,蒋经国一生最大的功绩,是他超越个人、家族和党派的私利,解除了戒严令,开放了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带领台湾结束了专制统治,推开了自由民主的大门”。这就一下子点明了,西方式的政治制度,恐怕才是长平先生念兹在兹的重点。

我承认,尽管并没有像作者“北关”想象的那样指桑骂槐,但是的确不是凭空感慨。当年去台湾访问,参观公共电视台时,还买了他们制作的纪录片DVD《李登辉》,至今带在身边。盒套封底文字中写道:李登辉“卸任之后更为台湾正名制宪运动奔走,成为台湾独立运动的精神领袖。反对者责难他善变,但他认为自己始终不变,只要从台湾人的立场来看就能了解……”

在那篇文章中我也指出,是台湾社会几十年来的反抗运动,促成了蒋经国的觉悟和反思,逼迫他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对于李登辉的历史成就,亦当作如是观。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04/1485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