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卢峰:香港加速沦为第三世界危城

作者:
政府的全日禁堂食令却把这些人的吃饭问题变成天大难题,令数以万计市民“冇啖好食”,有的被迫半蹲半坐在街头吃饭盒,有的则一起挤到公园的石阶,有的就在行人天桥楼梯一角“开餐”,还不巧碰上滂沱大雨。这样狼狈的情状向来只在低度发展的地区出现,几曾想过三十年前已跻身发达地区的香港也令市民落得如此狼狈。香港的沦落之快、之厉害实在教人瞠目结舌。

曾与纽约伦敦等国际一流都会比肩的香港正在极速沉沦,单单过去一星期显得面目全非,冇规冇矩,跟第三世界的脏乱城市无异。

先说特区政府的抗疫工作。武汉肺炎第三波疫情高烧不下,特区政府却一直不肯承认是自己封关不力让病毒乘虚而入,反而一再批评市民抗疫疲劳及松懈,让病毒在社区大规模传播。还好,谎言经不起事实及科学验证。几家大学的科研人员不约而同找到证据指出新一波疫情原点是豁免入境检疫的外来船员、机组人员,彻底戳破官员的谎言。可即使到了这地步,特区政府包括负责防疫的食卫局官员仍不愿承认政府的失误,只说什么严肃跟进就想不了了之。像这样逃避责任,一心想蒙混过关的手法跟第三世界的失效政府有何分别?

发达城市市民要遍地开餐

更糟的事还在后头。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特区政府不但把公众聚集人数下调至两人,还对食肆及市民下达全日禁止堂食令,只容许购外卖到其他地方进食。负责宣布新措施的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还建议,市民可以到郊野公园进食。特区政府这一着看似厉害及有针对性,实质上则是离地又会制造更大的卫生风险。

谁都知道,香港这个城市要有效运作不能单靠坐在办公室做文件,开会或网上程式的上班族,还需要其他不同工种的人在街头落手落脚提供必要服务,包括物流、清洁、建筑工程以至推销……等。可政府的全日禁堂食令却把这些人的吃饭问题变成天大难题,令数以万计市民“冇啖好食”,有的被迫半蹲半坐在街头吃饭盒,有的则一起挤到公园的石阶,有的就在行人天桥楼梯一角“开餐”,还不巧碰上滂沱大雨。这样狼狈的情状向来只在低度发展的地区出现,几曾想过三十年前已跻身发达地区的香港也令市民落得如此狼狈。香港的沦落之快、之厉害实在教人瞠目结舌。

抗疫进退无度陷市民于水火还不算,特区政府对宪制、政制秩序之轻忽儿戏同样跟第三世界地区的政府无异。定期选举更换民意代表是任何稳定、成熟政治体系的标记,也是大部份宪政地区的基本要求,不能轻言改变,否则有关地区会被视为政治不稳,秩序欠奉,国际评级机构更会对不能定期选举的地区“另眼相看”,给予差劣的评价。而作为香港特区小宪法的《基本法》同样明确规定立法会每四年选举换届,特首则是五年一任。回归二十三年以来尽管礼崩乐坏,至少定期选举换届这方面仍好好守住,没有打什么折扣。

押后选举制造万年国会

谁知就在上星期五,林郑政府以疫情严重为理由宣布把原定下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把《基本法》及宪制的规定废掉,还人为的制造立法机关真空危机,要由人大常委会来决定如何填补这个真空。对香港的选举、政制秩序来说,行政机关首长单方面宣布推迟立法会选举不但是对立法机关的侮慢,更是从根本上破坏不同政权机构之间的权力平衡,制造前所未见的不明朗及混乱。而且,有了这样的先例,往后不难出现第二次、第三次押后立法会选举,甚至可能来个无限期推迟,制造形同万年国会的终身立法机关。

另一方面,推迟选举意味长时间剥夺市民选择民意代表的权利,令市民无法透过体制内及最文明理性的方式表达对政府、政情的不满。这种对市民权利的不尊重及打压充份展现了威权政府的丑恶。

林郑政府解释说,是因为抗疫及避免疫情扩大而押后选举。但正如多位防疫专家所言,政府可用不同方法减少市民聚集的风险,例如延长投票时间,限制票站的社交距离等,根本不必押后选举长达一年。由此可见,今次决定是林郑政府的精心政治安排,希望藉推迟选举为建制派政团助拳,避免他们像去年区议会选举般大败。

为了短期政治利益破坏宪制与体制是第三世界落后地区的标志,特区政府却要大踏步向这歪路走,香港的沉沦怎么还可能挽回。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04/1485049.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