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惨!ARM中国CEO吴雄昂被免风波 恐让总部血本无归

作者:
“实际上这件事情我一看到消息的时候,我想全世界商业界领袖、政界领袖看到这种事情都会非常震惊。像我们这些长期观察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的人,我们对共产党的无耻,它能做出一些让人想像不到的事情已经略有所知,或者了解比较多一点,但是这次还是被它这种行为震惊的简直要掉了下巴。”

谢田时间(图片来源:看中国)

近日总部设在英国ARM(安谋)全球公司在大陆的合资企业ARM(安谋)中国陷入的CEO罢免引起的纠纷再引外界关注。有消息指,这位已经被ARM总部英国董事会罢免近两个月的ARM中国前CEO吴雄昂不仅拒绝离职,还仍然代表ARM中国出席各种活动。ARM中国还发表声明称ARM全球对吴雄昂的指控是“莫须有”,指责总部的决定,声称要中共政府插手介入。ARM公司是个什么样的公司?为什么在中国投资、合资?被ARM总部免职的吴雄昂为什么敢赖着不走?谁给他的胆?ARM全球会不会在中国陷入官司?若在中国打官司,ARM全球会赢吗?最终会不会因此失去ARM中国?看中国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美国的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

公司运作的核心机制董事会有绝对的任免权

对于前ARM中国CEO吴雄昂拒不离职,谢田在采访中首先指出,在国际正常社会任何一个公司的运作中,公司的董事会对撤换公司的总裁和CEO有绝对的任免权。“我们知道这个董事会对任命、撤换公司的总裁/CEO是有百分之百的权力,可以说这是西方企业制度化最关键、最核心的问题。比方说你是个股东,或你有些钱想投资于公司,但你自己可能没有时间去参与公司的管理,那你怎么办呢?一个大的股份公司有股东大会,每一个拥有股票的人,有一股股票可以有一票投票权。你有10万股,你就有10万股的投票权,就是说投资越多,你的投票权重就越大。

这样通过股东大会就可以产生一个董事会。董事会实际上就是授受全体股东的委托,来代表股东行事。他们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选一个职业总经理,你可以叫President总裁,有些公司叫CEO(Chief Executive Officer),也有叫总执行长,还可能叫General Manager总经理。这个人是公司最高的执行长,执行经理,这个人向董事会负责。而董事会决定任命这个人、也可以罢免这个人。董事会还要决定这个人的薪水是多少,包括红利,股权、股份这些怎么分配?怎么给他补偿?这样的话,股东的权益才可以有效地得到保护。”

谢田指出,这是个很关键的位置。“如果这个人违反了公司的规定、利益,比方这个人从公司挪用公款、贪占或者做其它不合法损害股东利益事的时候,董事会就可以把他免除掉。这是西方自由企业制度,你可以说整个西方自由社会的经济体系全部建立在这样一个系统基础上,就是说董事会有这个权力,制约大权在握的总裁/CEO。就是说一旦董事会做了决定免去总裁/CEO,那你这个总裁/CEO就不再是总裁/CEO了。”

对于ARM中国吴雄昂被总部免职还拒绝离开,甚至说安谋全球对吴雄昂的指控是“莫须有的,罢免无效”,谢田认为这是非常荒唐的。“实际上这件事情我一看到消息的时候,我想全世界商业界领袖、政界领袖看到这种事情都会非常震惊。像我们这些长期观察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的人,我们对共产党的无耻,它能做出一些让人想像不到的事情已经略有所知,或者了解比较多一点,但是这次还是被它这种行为震惊的简直要掉了下巴。”

谢田还举了一个最典型的例证来说明这个问题。“我想大家最熟悉的例子就是Steve Jobs乔布斯苹果的前CEO总裁。当年苹果公司是Jobs乔布斯和另外一个人史蒂夫・沃兹尼克两个人联合创建的。他是这个公司创建人,后来却被这公司董事会开除了。就是说既是公司是他的公司,他是创始人,也会被开除。当然我们知道苹果电脑公司后来又一波三折,又把乔布斯请回来。请回来后乔布斯当然又做了很多非常杰出的事情,我们知道的这些IPHONE手机等各种各样的产品。就是说既是是这么一个优秀的领导人,他自己创立的公司,都可能被他自己公司的董事会给踢掉、解雇。当然他又卷土重来又是另一回事。就是西方这个契约制度,公司运作、自由企业制度运作最关键的就在于董事会的权力和董事会对CEO总裁的制约。像美国,天天都会发生董事会把谁谁给开除掉,换总裁/CEO这种事。

一般来说董事会做决定,他应该马上就卷铺盖走人了,没有什么好说的,职业经理人嘛。作为职业经理人,你如果想继续以后要去其它企业工作,你绝对不会想留下一个记录说我会抵抗、抗拒董事会的决定,因为这从法律上说完全都是违法的,说不过去的。真正的职业经理人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CEO在董事会做了决定以后还赖着不走,还拿着什么公章,到处去找人,这简直是unheard of,completely unheard of,想像都想像不出来的,居然在中国发生了。”

ARM公司是全球最领先的半导体知识产权提供商

谢田指出,ARM最早是英国的公司,也是是ARM公司总部所在地。它是全球最领先的半导体知识产权提供商。“它设计提供电脑芯片、手机芯片的整体架构。世界上95%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都要用ARM公司的架构。它的处理器、软件、设计是非常的优秀,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领先的一个公司,没有其它公司可以替代。去年ARM技术出产的出货量是120亿颗,到现在为止,基于它技术的芯片有600亿颗,性能非常好,节省成本,能耗也低,处在世界主流地位。”

谢田表示:后来这个公司被日本软银SoftBank购买拥有但核心业务和总部仍然在英国。“再后来发生的事情就很有意思了。我们知道美国自从开始对中共实施制裁的时候,美国要求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对中国华为、中兴限制它们出口高科技芯片,ARM公司也列入其中,它也开始对中国公司采取抵制。我记得这好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当时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

ARM总部了选一位具有中共军方、华为背景的吴雄昂做ARM中国CEO

谢田表示,ARM中国,这个姓吴的CEO,他实际上是有华为背景的。“我们知道华为是有中共背景的,中共军方的背景。实际上英国公司总部当初选合作伙伴的时候,我不敢说它是不懂、完全是无辜的或者是选错了人,也许他们认为是选对了人,或者选对了合作伙伴,选对了有这种华为、中共国家机器,还有军方背景的这么个人。我想这个公司现在应该检讨到底这样做对不对。”

据报道,ARM总部向中国深圳警方申请新的公章,但被要求出示其营业执照才能获得批准,而营业执照也还在吴雄昂手中。

谢田对此表示,吴雄昂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这个人还有恃无恐,他鼓动了一些人去散发信息、抗议、拒绝不执行。在中国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它有一个企业的公章。我们从中国来的都知道,任何单位都有一个公章,像美国的企业一般没有这个所谓的公章,它可以有一个Copy Seal,每个人签字的时候、形成决议的时候每个人签字有一个钢印,签公证的,这个就有法律效力。中国它有公章这一说。有点像中国古代皇帝的玉玺一样,他只要把持不放这个公章,别人还不能接管公司,这个是比较滑稽的中国特色。不管怎么说,这个人居然还把中国政府拉进来,还要中国政府来参与。”

谢田认为吴雄昂找中共政府做后台,恰恰说明他的中共背景。“一般人你被这个公司解雇了,你作为职业经理人,你就去另外找工作就是了,对不对。你只要有经验有能力。他不是,他去找中共来帮忙,这正好曝露这个人是华为中共的背景和中共军方的背景。他认为他有这个背景,有后台,他可以有恃无恐,他可拿着公章拒绝不交出去,还继续赖在这个位置上。”

中共偷窃ARM知识产权 ARM全球可能会失去ARM中国

据悉,目前ARM总部处于非常尴尬、进退两难的窘地。谢田指出:这个事非常麻烦。“我觉得英国人现在ARM他们的董事会,总公司的领导人,现在应该是非常的震惊,也非常懊恼。他们也在想怎么办。一般来说你如果说拒不执行的话呢,我们就要求法庭下达命令或警察去把这个人直接驱赶走,或者是逮捕或者怎么样,对吧,因为你违反了合同嘛。”

谢田认为,既是ARM公司到中国去打官司,那我肯定,ARM全球英国总公司肯定打不赢。“你看姓吴的这个人猖狂,狂妄,有恃无恐,你就知道中共政府肯定在他一边。中国也没有真正的法律制度,所以这个官司英国人要打的话,肯定会输。ARM全球他们应该也不会完全不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个事情非常棘手。我们现在看到姓吴的这种流氓嘴脸,我们知道其实背后是中共政权。

谢田认为,尽管现在ARM总部可能还有一些事情可以做,但肯定是非常被动。“我预计这个官司九成九是打不赢的,这官司一打起来,中共很容易就说涉及到国家安全或者找其它各种各样的借口,肯定是英国ARM败诉,这是肯定的。这里面还涉及到吴雄昂是CEO的时候,涉嫌跟其它中国科技公司有各种各样的交易,把这些知识产权也好,产品也好,给那些未经授权的中国公司,而且跟华为和很多中国高科技公司都有些理不清的东西。就是说这个显然是英国ARM总部发现他一些不法的行为,不合适的行为才要求他停止,但他拒决停止,然后才要求开除他。一般人认为开除已经是非常激烈的行为了,显然中国政府操控支持,在背后撑腰的,他才会有恃无恐。”

谢田认为,因为涉及到中共政府,第一级的官司打不赢,还有一个办法ARM全球可以向国际法庭,向更高的国际机构来申诉。“他们也可能走这条路。他如果气坏了,走头无路了,就干脆把当年他跟中共怎么合作,所有那些底细源源本本都公布出来,包括这一次,所有相关的中共做的坏事都把它公布出来。这样至少会得到世界上其它国家和世界人民的同情与支持。它可能会暂时失去中国的市场。但是中共事实上也拿它没办法,因为ARM就像我刚才讲的,它确实是非常领先的一个芯片架构设计制造商。这个设计别人取代不了。中共很可能不得不用其它方式来继续购买它的产品。但至少他可以在全世界面前揭露中共,并且洗清自己的罪名。我想这个他可以做。”

谢田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ARM全球能做的就是从这个公司撤资。如果资金和设备、技术撤不出来的话,只能把那些相关的人员撤出来。“中共当年跟ARM建立这种合作关系就是为了获取技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它获取了多少,肯定是没有全部获取。现在ARM被逼上梁山的话,那只好断绝。那它先期的投资这些基本上可以说就放弃了,就算打了水漂,买个教训,以后不再投资了。

ARM的血本教训会惊醒国际对中国的投资人吗?

据悉,目前中国还有不少的海外投资公司,也叫中外合资。谢田认为,其实中共也是够蠢的。“它做这些蠢事等于把世界其它那些合资公司及外资企业都给吓醒了。中共按说这个时候不应该用这么强硬的手腕来做,因为它会吓跑其他的投资者。但是这次它可能也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我刚才讲了,之前ARM已经开始抵制、限制这些技术跑到中国。所以中共现在可能实在没什么其它办法了,不得不孤注一掷,把现在的公司,不管多少,全部抢来。基本上中共应该来说就是要把ARM中国这部分抢走。对ARM来说很遗憾,这笔资产恐怕就永远的丢掉了

很多西方公司,实际上当初选择跟中共合作的时候,是出卖了良心的。明明知道中共在强迫转移技术产权或者强迫他们就犯,但他们就是为了中国市场,或者中共给他们一些利益,而出卖过良心,支持过这个血腥的政权。现在这个也许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教训。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04/1485121.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