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美国会要求哈佛等六大学限时交出中国等外国捐赠记录

资料照片:游人与哈佛大学的约翰·哈佛铜像合影。

美国国会以国家安全受到威胁为由,根据一项法律要求哈佛、耶鲁等六所美国著名大学,限时交出过去5年多来接受包括中国等国——其中多数为专制国家——数亿美元捐赠的记录。

周一,美国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共和党籍议员吉姆·乔丹(Reps. Jim Jordan俄亥俄)、弗吉尼亚·福克斯(Reps. Virginia Foxx北卡)和詹姆斯·科默(Reps. James Comer肯塔基州),致函芝加哥大学、德拉瓦大学、哈佛大学、纽约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耶鲁大学校长,引述美国一项法律,要求他们最迟于一周后(8月10日),提交自2015年1月以来收到的来自外国的礼物或与之签订的合同或协议的未经编辑的记录。

美国1965年的《高等教育法》(Higher Education Act)第117条,要求“学院和大学向教育部披露任何超过25万美元的来自外国的合同和礼物”。

该信表示,执行这项法律的目的是为了“进一步了解对手国家对美国高等教育系统直接投资的影响。”

5月,教育部向众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简报了该项法律所要求的大学报告方面缺乏透明度,“担忧大学依靠来自对手国家的外国资金的程度,以及内在的国家安全的风险。”

获中国捐赠后公开捍卫中共

该信说,“最令人担忧的是有些接收捐赠大学根据所收捐赠改变其决策”。比如,教育部简报中提到“与吉林大学结盟的两所大学”,在有报道说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源于中国武汉一个实验室的疏忽后,“公开捍卫中共,声称这些报道是虚假的。”

根据教育部的记录,这些大学接受了来自中国、卡塔尔沙特阿拉伯、伊朗俄罗斯数以千万到上亿美元的礼物或合同。

自2015年以来,哈佛大学宣布接受了来自这5个国家的31笔礼物或合同,共计1亿100万美元;纽约大学在同一时期接受了这5个国家4000万美元的捐赠;宾大接受了6200万美元,芝加哥大学、德拉瓦大学和耶鲁共获得不到3000万美元。

2月,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获教育部确认,耶鲁大学未报外国捐赠达3亿7500万美元;哈佛大学未完全报告。自去年7月以来,教育部的“执法工作已触发了报告此前未披露的外国资金约65亿多美元。”

美国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国会议员致函行动的大背景是今年5月美国国务院发布的《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该文件“非常清晰地反映出美国政府现在要清理中国的代理人在影响美国政府以及美国的教育、文化、新闻机构的渗透。”

宾大获中国300万美元神秘捐赠

周一,《华盛顿自由灯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报道,宾夕法尼亚大学收到了300万美元的神秘捐款。该捐款的幕后金主是公司注册在香港上海地产商徐学清(音)。但宾大未回复该报记者了解捐款详情的要求。

报道说,徐在2011年面临腐败指控,他用卡地亚(Cartier)手表贿赂了上海官员。受害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但徐没有被指控犯罪。

报道引述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中国专家迈克尔·索博里克(Michael Sobolik)的话说,徐未被起诉意味着他与中共关系密切。

“他能在习近平'反腐运动'中幸存下来,说明他可能有党内关系。”索博利克说。

旅美法律学者虞平表示,按照法律宾大没有理由不把这位神秘捐款人的信息报告联邦政府,“如果不报告那就有问题了,那一定是涉及了某个值得高度怀疑的项目。”

美国司法部门就中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窃取知识产权,近来加强了对中国在美国大学影响力的执法。

今年6月,美国哈佛大学前化学和生物化学系主任利伯(Charles Lieber)因为隐瞒参与中国“千人计划”而被起诉,后来他再因税务罪名被起诉。美国检方指他在2011年成为武汉理工大学的“战略科学家”,每月获5万美元酬劳,外加15.8万美元生活津贴,还提供他150万美元设立研究实验室,换取利伯以武汉理工大学的名义筹备国际研讨会、发表论文及申请专利。

虞平说,国会议员的这项要求配合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抗中国的政策,“美国大学绝大多数都是支持自由派民主党的,他们现在可能对于跟中国关系这么密切还很不以为然。”

周一,纽约邮报引述教育部一位律师对议员的话说,“被教育部调查的美国大学反复掩盖其跟中国的关系,拒绝交出来自中共的现金和其它礼物的详细记录文件,或是挑衅地将它们贴上‘机密’标签。”

3位国会议员在信中表示,众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获悉,“许多国家利用与美国大学、教授或研究人员的捐赠协议或合同,将他们资金的收益或交换条件最大化,而这种收益可以以不同的方式来兑现。”

哈佛调查报告为北京提供批彭佩奥"有力证据"

夏明教授说,"非常荒唐的是,7月哈佛大学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Harvard Ash Center for Democratic Governance and Innovation)发布的民调得出结论,中国人对中共的满意度超过90%。"

“阿什中心拿到中国的钱不是几百万,恐怕是几千万,我记得有一次中国的企业商人一次就捐赠了3000万美元,”夏明说。

该中心7月9日发布题为《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的报告(Understanding CCP Resilience: Surveying Chinese Public Opinion Through Time)。该报告说,2016年中国老百姓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比2003年高出7个百分点,达93.1%。

中共官方喉舌新华社以《哈佛大学调查报告: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满意度高达93.1%》为题报道。报道说,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以此报告为“力证”,“反击美国务卿蓬佩奥污蔑中国共产党的言论”。

中国新闻网的题目是《哈佛大学13年跟踪调查3万中国民众,没有找到美国政客想要的答案》

夏明教授说,“哈佛很多研究员是从中国派过来的访问学者、访问研究员,他们摇身一变从中共的大外宣变成美国哈佛的研究员了,他们再以哈佛大学名义发表可以用在中共大外宣上的言论。”

在纽约公市大学任教的夏明说,美国私立名牌大学“是中国官宦精英人物梦寐以求想获得的品牌",而美国私立大学对学费的依赖和敏感、教授筹款立项的自由度使得他们跟中共一拍即合。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05/1485531.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