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疫情下 一位在美中国留学生的抉择

7月23日王涵(右)于尼克森图书馆,参与支持蓬佩奥反共,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的活动。(王涵提供)

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7月24日宣布新学期指南,今秋全网课的国际新生,不得入境美国,但若国际留学生能证实该学期有一门面授课程则可入境;旧生则不受此新规影响。自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在美国爆发后,中国留学生们的去留就成为备受关注的议题。

目前就读南加大(USC)研究所二年级的王涵表示,身边有不少同学在2月中旬、美国疫情初起时就动念想回中国,后来随着国际班机减航,返中机位一票难求,有些中国学生甚至花了上万美元才买到回国机票。但王涵也认识几位在中国的大学生,目前仍在积极申请赴美国就学。他说:“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现象,有人花大钱买机票回中国,但也有人想尽办法出国。”

目前就读于南加大(USC)研究所的中国留学生王涵赴洛加大(UCLA)参观与该校吉祥物Bruin合影。(王涵提供)

中共监视无所不在

王涵说:“我为什么不回中国?崇高的说法是追求民主、自由,但确切地说就是不想再被中共控管、不想再被监视。”他也担心若自己回中国,可能就无法再赴美国。

他说,尽管在中国生活更符合自己的习惯,但目前中国社会氛围就像小说《1984》般充满监控,人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政府掌握,政府提供的讯息并不透明,生活上充满未知的风险。

他说,因为回中国不仅是不能用Gmail、Telegram这些软体程式会造成许多不便,更严重的是言论、思想遭监控。中共的网路控管、人脸辨识系统,已到了无孔不入的阶段。

王涵说:“我以前在微信发了个批评领导人的帖子,一两分钟内账号就被封了。”中共政府打着“防疫”的幌子,没有底线地监看、侵犯个人隐私。

大纪元发表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让王涵深受启发,他说:“《九评》里有个段落讲得真好,中共会像癌细胞一样复制,不断地渗透到各个地方。”

就像在中国,只要企业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就会被政府盯上。他说:“中国没有一家企业可以脱离中共,他们在公司成立党支部,像癌细胞寄身在体内。”

香港”事件触发独立思考

过去,王涵与周边许多留学生一样,尽管不喜欢中国共产党,但也不觉得需要站出来表达自己的声音,因为中共的“洗脑”教育是从小开始。王涵说,很多支持中共的“小粉红”们,他们缺乏独立思考,就很容易被中共操弄。“例如这次香港的民主抗争,许多小粉红都受中共影响,认为香港人是想要独立、崇洋媚外,遭外国势力蛊惑。”

去年7月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游行让王涵深受触动,他因担心与身边的“小粉红”引发争执,一个人在学习室里偷偷观看黄之锋于去年9月17日在华盛顿特区出席听证会的直播。王涵说:“我真得很震撼,一样是年轻人,为什么黄之锋能就香港民众运动现状侃侃而谈,而中国年轻人却仍保持沉默?”

中共藉“防疫”变本加厉控管

中共对疫情的各种隐瞒,也让王涵深受刺激。他说:“武汉死了那么多人,但我们却没有制裁中共的权力。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感谢党,从小就学习,中共带领人民复兴,但我真觉得自己没有哪一个时间、哪件事是受到共产党的恩惠!”中共隐瞒疫情、打压吹哨人、利用舆论喉舌散布假消息,让绝大多数的中国人相信美国社会动荡,民主制度使得疫情无法控制。王涵说:“如果你只看中国新闻,你就会相信全球唯有中共的独裁统治才能控制疫情!”

他认为现在中共以疫情为由,变本加厉地监视民众,人们的一举一动都必须配合党的要求。中共藉疫情控制人民,甚至从中牟利。他举例说,有些小区遭封锁,居民只能从政府选定的菜贩处购买蔬菜,但那些菜价高昂,人们若想要自己选择便宜的菜贩,就会被逮捕。王涵诘问:“向谁购买蔬菜与防疫有关吗?”

吁中国人发声争取自己的权益

近日,王涵开始利用自媒体发声,他认为每个中国人都应该站出来说话,表达自己的意见,因为只有当每个人都站出来以后,自己的家人才能真正不危险。他说:“中共制造舆论让民众以为自己是少数,但其实所有的中国人都不满意中共,就算是岁月静好型的人,也对中共有很多不满,他们需要勇气站出来。”

有些中国人认为只要不去招惹中共政府,它就不会去找自己麻烦。但王涵认为这是可怕的错误观念。他说:“你不去惹它们(中共),它们(中共)还是会去强拆你的房子。”人们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了中共,人们应该从中共政府手上拿回自己应有的权利。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13/1488763.html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