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房客是老赖 旧金山湾区华裔房东疫外受灾

维权团体一般倾向于保护经济相对弱势的房客。

旧金山湾区的租赁关系一贯紧张,全美最早、最严苛的租金管制法就是诞生在旧金山。不过当时民风淳朴,房东与房客基本上还能相安无事。随着人口的增长,旧金山房价一路上涨,租赁市场也是水涨船高,成为全美之冠。一波又一波的政客想尽办法讨好租客,打击房东的利益,以获取无房者选民的票源。因此每年一定会出现收紧租赁市场的提案。吵来吵去,最后总是以房东一方落败而告终。

今年2月份起疫情蔓延,打工一族纷纷失业,不过政府救灾纾困做得不错,雨露遍洒,再加上失业金这一块,因此经济上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但是有的房客却趁机打起了租金的主意,拖、欠、赖。而政客们却随即抛出一个又一个提案:允许房客拖欠租金不付,最多甚至可以延期一年。

因为法庭关闭,所有驱赶房客案子不受理、不审理,无限期延期。但是房东的责任却一件都不能少:地税、贷款、水电垃圾、房屋维修。不少家庭是举债购房,以房养房。一旦租金断绝,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疫情中的房东苦苦煎熬,我的亲友就有不少人苦等疫情结束。

•小李一家死里逃生

2019年春季,小李将家中省吃俭用的积蓄,再加上双方父母的资助,在旧金山东湾地区买下一栋65万元的独立屋,稍事整修,委托经纪寻找租客。

随即来了一位单亲妈妈,非洲美国人,带一个小女孩。声言自己是开公司的,收入不菲,而且有政府补贴,帮忙承担Moving Cost。此人开着大奔(Benz),穿着入时,言语得体。小李初涉租赁,三下两下,就以月租3500元签约了,拿到了第一个月的房租。

不料第二个月就出事了!原定的房租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打电话过去从不接听,一律以短信回复。房东被告知房屋有霉菌,影响到女儿呼吸不畅,生病了。这还了得,赶紧约了装修师傅去换地毯。租金没有拿到,反而花了一大笔装修费,还要打躬作揖赔不是。霉菌搞定,可以付房租了吧?

不料那位女租客又来短信了:暖气故障,害得女儿着凉发烧了。又是不得了的大事,赶紧请了师傅去修理。约定的时间赶过去却无人应门,短信发过去,回复:Sorry!家有急事,去洛杉矶一周。

一等十几天,听说回来了。再约时间去修暖气,敲门还是无人。这次干脆不回复,杳无音讯。邻居说,那个女人躲在屋里,根本没有离开过,但就是死不吭声。从此就陷入无休止的扯皮、谎言、爽约、指责。反正房租是一分不付,房子是永远要修,但是房东和师傅却永远无法进门维修。

小李夫妇急得上火,赶到律师楼请求驱赶。律师说:案情简单清晰,一定会赢,马上启动驱赶程序。不料这个女房客是个“老赖”,所有法庭程序门儿清。她先是不开门,不接诉状。送件公司折腾了近一个月无法送达,最后只能书面送达。案子进入法庭审理后,法官马上判决原告胜诉。律师拿到判决书后,立马赶去执行处请求执行;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执行处得到法庭通知,被告提出动议,理由是未合法送达。法庭批准,安排公听。小李满腔希望落空。

要想顺利把房客驱赶出去,要经过冗长法律程序。

挨到开庭日那天,请了事假,拖着患病身躯,赶到法庭。不料被告根本没有来。公听会取消,维持原判。这一拖已经二、三个月了。

小李第二次再去执行处申请驱赶执行。约好时间,战战兢兢赶到自己的房子别人的屋,满心高兴等来法警。不料法警被告知被告在前一天向高等法院起诉,理由是地方法院在没有通知被告的情况下执行驱赶,违反人权。高等法院已经受理此案,临时通知执行处停止驱赶。小李顿时目瞪口呆。

那位女房客真是厉害,拿捏好时间,状告地方法院执法不公,弄得法官都只能回避。这样一拖又是几个月,时间进入2020年2月,美国疫情开始蔓延。

小李除了第一个月收到租金外,近一年颗粒无收,但是地税和银行贷款照缴,还要代房客付水电、垃圾费,这些帐单一天都不能缓的,万一断了水电那更是天大的罪名了。

小李第三次赶去执行处碰到的是Smith警官。他一看法院执行令,再听小李讲明原委,嘿嘿一笑:噢,原来是这个人,欠租老手,去年刚被赶走,现在又来了。没事,10天后现场执行。

原来这个租客专拣华裔房东下手,因为房东英文不好,法律知识更是不懂,容易上当受骗。这套拖、欠、赖手法屡试不爽。上次案子也是这般几近折腾,最后在Smith警官手中结案。这次小李恰好将执行令递到Smith警官手中,执行驱赶时,已是3月13日,那位女房客拒不开门,两名法警破门而入,强制执行,总于把她赶走。

这件案子前后长达13个月,幸运的是在旧金山湾区封城前最后一个工作日顺利完成。房客前后所欠租金达4万2000元,律师费、法庭费花了1万多,损失惨重。小李太太心有余悸地说,赶紧把房子卖掉吧,从今再也不敢做房东了。

房客及维权者持牌示威。

•老洗碰见了老千

旧金山房子大都是两层楼建筑,一楼是车库,二楼是正式住房。车库后面有空置面积允许搭建Storage Room,也可加一个厕所,做一个客房,因此叫“姻亲柏文”(姻亲公寓),英文名In Law Unit;但关键是不能放炉头,煤气或电炉都不行。一加炉头,就变成两个单位,属于违章建筑了。华人家庭往往会打擦边球,放一个简易炉头,租出去,月租1000多,贴补家用不无小补。

关于旧金山的In Law单位不知出了多少事,渐渐形成了一个房客欺诈团伙,他们不光是要欠租白住,还要大咬一口,咬下房东一块肉方肯罢休。

老洗是做贸易生意的,中美两地往来,对旧金山的租赁陷阱根本不了解。川普发动贸易战后,生意一落千丈,回过头来想想开源节流,把底层的In Law单位清理一下,堆积的货物暂且搬到楼上。打扫干净,租出去,要价月租1500元。

老洗英文不灵光,在中文报纸刊登招租广告,没两天,来了一位华裔看房。此人50岁上下,开一辆保时捷跑车,西装笔挺,衬衫浆熨,袖口亮晶晶的袖扣一闪一闪。这位“老克拉”前后一看,立马要了。租两押一,皮包里掏出4500元,一手交钱,一手拿钥匙。老洗从没做过房东,看到大把的绿票子倒也心动。于是填表签约,成功交易。

房子租出去后,前两个月相安无事。楼下不声不响的,都很少看到房客进出。第三个月老洗接到了市政府Code Enforcement Dept的来信,信中说得到举报,该住房内有违章建筑,现定于某月某日上午9时前来检查。这下老洗慌了。追到楼下问房客怎么回事?房客一推六二五,一问三不知。

没奈何等到市政府来人,走进楼下In Law单位,两分钟开出罚单,“非法加建炉头,即日拆除。半个月后再来复查”。租务法中有规定:房子一经租出,未经允许,房东是不可以进入租客单位的。老洗只能楼上楼下打电话,要求房客允许拆除炉头。房客回答不可以,因为拆除炉头会影响生活。

眼看着市政府的限期越来越近,老洗急得跳脚,找了一个专精房地产的华裔律师咨询。律师讲:洗先生,你中了租客仙人跳。什么意思?律师解释道:这个房客就是冲着你第二个炉头违章才来的,举报电话当然是他打的。市政府接到举报是一定要来的,限期拆除加违章罚款。现在问题是房客摆明是不会让你进去拆除的,那么市政府会以逾期不改正的理由,不断地加上罚款,最后甚至会因为违章建筑而导致拍卖房屋。因此,长痛不如短痛,快快与房客私了,破财消灾。

老洗一听,顿时明了个中原委。没奈何,低声下气地好言商量。那位房客得理不饶人,什么影响我正常生活,造成我工作不便,引发紧张恐惧精神刺激。狮子大开口,要求补偿10万大洋!老洗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一共只收到4500元,白住两个月,还要倒贴9万多!

经济下行,工作减少,房客挂出横幅称,没有工作就不交租。

好说歹说,赔尽小心,千错万错是我错。最后房客拿到补偿7万元,并且要求退回原付的4500元租金。万般无奈,老洗打落牙齿肚里咽,只得应允。照样一手交钱,一手交钥匙。这次倒过来是房客拿钱,房东拿钥匙了。房客7万4500元到手,溜之乎也!如以税前收入来计算,正好是十万大洋,白领阶层的一年工资。

老洗经此一讹,丧了精气神,像祥林嫂一般,逢人就讲这件事,在华人圈内引发种种同情唏嘘之声!

•老张气得白了头

居住南湾的老张则因为房客纠纷几乎愁白了头!

去年秋天季节,老张把自己房子车库后面的一间小屋租给了一位中国来的中年男子,进来时礼貌周到,温文尔雅。他说是受到中国政府迫害,正在申请庇护,无处安身。老张和他谈定,月租650元就让他搬进来了。

没几个月纠纷来了,先是抱怨这个不好,那个不方便。因为是住在房屋的前后院,抬头不见低头见,为免言语上下,老张就提出你如果不满意,可以搬走,另挑好房子住。这下惹毛了房客,立马翻脸,从此连650元租金也不付了。

老张无奈,找到律师楼启动驱赶程序。

原本想,欠租不付赶走了事,那么简单的案子,稳操胜券。不料一套法庭程序走下来,对方竟然应诉,理由是房东歧视他。

律师安慰老张说,没事,被告不会赢的。开庭日期定在3月20日,律师也安排好了时间,只等出庭。倒霉的是,旧金山湾区因为疫情严重,州长在3月16日起宣布居家避疫,法庭也暂时关闭。老张3月20日的开庭正好轧进,被迫取消。法庭通知延后2个月,到5月22日继续审理。

没奈何,等呀!随后疫情一步不放松,老张的开庭日期就一延再延,6月19日、7月17日、8月21日。前两天又接到延期到9月18日的通知。案子前后拖了半年多,何时审理不知道。而房客继续分文不付,还要用你的电,喝你的水,照样每天顺兜兜进进出出,看见老张时一脸鄙夷,甩都不甩。

老张气啊!忧急攻心白了头!

•第8段补助竟也颗粒无收

加州有一个救济穷人的租房补助叫Section8计画,中文翻译第8段补助。该计画由当地市政府出面租赁,政府付租金的70%左右,房客承担余下部分。很多较差区域的房东很喜欢将房子租给Section8,因为租金是按照市场价,七成以上租金是政府付款,绝对有保证。万一房客耍赖,那政府这一块总是能保证的。

维权组织把游民剧增也归咎于房租涨。

不料疫情一来,这一块都发生了问题。并不是政府不给钱,而是让聪明的房客钻了空子。

刘女士也看上这一点,将自己的独立屋租给了符合Section8的非裔房客。整幢房月租3800元,政府付2600元,房客付1200元。第一年相安无事,租金按时到帐,刘女士倒也省心。

为保障Section8租户的权益,也是为了居住安全质量,市政府规定每年续约时要做一次房屋检查,对房屋结构、门窗、水管、电路等都要检查一边,如有破损,会通知房东在三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内修复,然后再来第二次检查。直到检查合格,才会发放租金。

第二年年检是今年5月份,政府来人检查开出维修建议,其实也不是大工程,千把元就能搞定的。不料房客拒绝房东派人进入维修,理由是疫情期间避免传染,家有孩童,安全至上。随你房东怎么说,房客就是不让进。但是政府Section8部门拿不到修理后的房屋安全报告,则不会同意续约,当然也不会付租金。

有屋可租固然可喜,收不到房租足令房东头痛。

房客则以没有收到政府的新租约,也不知道租金金额,拒绝付他应付的部分。这一扯皮,钻进了一个纠缠不清的怪圈,两头踢皮球,苦了刘女士,3800元分文全无。家里夫妇俩又双双失业,靠失业救济维持,但房子的贷款利息却要月月清的,怎么办?

刘女士哭哭啼啼找到律师楼,听完原委,律师说:抱歉无法接这个案子。房客明显是钻空子耍滑,但加州疫情严重却是事实。房客以安全理由阻止房东进入施工,无可厚非。明知这是不付租金的借口,你房东打碎门牙往肚里咽,这记闷亏只能吃进。

何时方能解决?只能祈求新冠病毒疫情早早过去。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17/1490102.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