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4年前他杀气腾腾的说了一句话 4年后被判处死刑

—迫害法轮功张狂作恶者的结局如何

“把法轮功关在一起用机枪绞了”,2000年前安徽省副省长(曾任阜阳市委书记)王怀忠在在阜阳全市乡镇干部会上叫嚣道。然而,2002年10月14日,这位号称“王坏种”、“王三亿”的“官场奇才”因贪污巨款被逮捕,于2004年2月12日被执行死刑,终年58岁。

参与迫害法轮功嚣张跋扈的作恶者厄运连连(pixabay)

“把法轮功关在一起用机枪绞了”,2000年前安徽省副省长(曾任阜阳市委书记)王怀忠在在阜阳全市乡镇干部会上叫嚣道。然而,2002年10月14日,这位号称“王坏种”、“王三亿”的“官场奇才”因贪污巨款被逮捕,于2004年2月12日被执行死刑,终年58岁。

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中,像王怀忠这样嚣张跋扈的现象绝非个案,很多公检法人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往往口出狂言,自以为有中共撑腰便可恣意妄为,无需承担后果,然而最后都落得可悲的下场。

下文仅以安徽省部分实例为例,看看那些张狂作恶者的结局。

口出狂言的国保大队长遇车祸惨死

李红明,滁州市琅琊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是迫害滁州市市区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执行者。自1999年以来,李红明跟随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非法抄家、绑架、没收、恐吓法轮功学员。该地区有一位学员被非法判刑4年、3人被非法劳教、另有十几人被非法拘留、关押。

李红明到一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时,该学员给其讲真相,劝其收敛。他不但不听,还拍着桌子大叫:“到什么时候,也是我专政你!”

2006年11月12日中午,李红明在外出办私事时,其驾驶的小面包车遭遇离奇车祸。据知情人说,当时一辆装运沙土的货车迎面行驶至离小面包车不远处时,左前轮车胎突然爆裂,货车失去平衡与面包车相撞。

面包车内仅有两人,坐在驾驶位上的李红明当场死亡,后座上的另一人被撞成重伤。李红明死状甚惨,整个头部几乎撞碎,脑浆涂地。据参加其追悼会的知情人士说,殡仪馆用了一个假头放在遗体的头部。

要送法轮功学员去劳教的指导员患癌症死亡

合肥市郊区义城镇派出所指导员汪明全,45岁左右,在一次会议上公开说:“把义城镇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送去劳教,我们这里就安稳了”。2001年初,汪明全因癌症死亡。

合肥市铁四局警察癌症死亡死前口出恶言

简家胜,时年46岁,安徽省合肥市铁四局警察,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于2001年死于肝癌。此人临死还口出恶言:“我现在是病了,要不整死他们(法轮功学员)。”

叫嚣没见着恶报的警察暴死

2002年1月初,安徽蚌埠宏业村派出所警察张某主动蒐捕法轮功学员,竟猖狂地跑到一位学员家说:“你们都说,镇压法轮功要遭恶报,我怎么没见着?”

说话没到一周,在为其岳父(或母亲)奔丧途中,张某怀疑乘坐的车要出事,从车上跳下后暴死。

扬言“关死他们”的水务局局长获刑12年

马俊州,阜阳市临泉县前水务局局长,不准本单位法轮功学员报职称、不给长工资,扬言“关死他们”。马对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及职工家属实施跟踪、看管,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让人举报法轮功学员,还给予“奖金”。马俊州后来被判刑12年

滁州市琅琊区“610”主任在痛苦中死去

原安徽滁州市琅琊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任陈学如患骨癌死亡。在此之前,三里亭居委会主任伊祖荣、琅琊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李红民已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厄运死亡。

2003年8月至9月底,滁州市“610”在滁州宾馆办了一个洗脑班,导致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胁迫、欺骗至洗脑班迫害。

陈学如在洗脑班结束后,不久即患骨癌,在生不如死的病痛中煎熬了几年,为治病单位花了十多万,他本人也花了几万元,妻子又下岗(失业)。

在患病期间,他曾向法轮功学员表达过悔改之意,然而在化疗后病情稍有好转时,竟然又回到“610”办公室工作,而且还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说:“我还是相信科学,你看,我不是又回来上班了吗?”最终他在痛苦中死去

声称“不怕遭报应”的临泉县公安局副局长被判刑

刘刚,临泉县前公安局副局长,在任期内对法轮功学员非常凶狠,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一律非法劳教、判刑。如果上边没批,他就多次上报。法轮功学员李爱云就被他上报了数次后冤判4年。

他不但让手下往死里整法轮功学员,自己也发狂至极。2001年,他把法轮功学员马某叫到办公室逼供,马某向其讲真相,他非但不听还打该学员的脸,并大叫“我不怕遭报应,我就打你法轮功”。

在其分管政保科的几年里被他非法劳教、拘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多达近百人。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对其很愤怒。

刘刚在即将离位时被批捕,后取保在外。他因挪用交警队公款30万元,被阜阳法院起诉、判刑。

扬言“非把你们家弄干不可”的临泉县谭棚镇派出所所长被撤职

安徽省临泉县谭棚镇派出所所长孙洪志,在1999年到2001年间,向进京上访后被劫回的法轮功学员每人索要1,000元车费(不开发票也不给任何收据)。他还经常不择手段地半夜翻墙撬门绑架法轮功学员,将他们强行送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并扬言:“不怕你们炼法轮功,非把你们家弄干不可。”

因一村民失盗向孙报案,孙向失主索要80元摩托车油费才同意查找。此事被新闻媒体曝光后,孙被撤职

百般刁难法轮功学员的临泉县医院院长暴死于狱中

阜阳市临泉县医院院长郭景礼上任院长两年来,不吸取前两任院长(一个判13年、一个被迫离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教训,仍一意孤行,对刚被非法拘留15天回来的法轮功学员马俊萍百般刁难,不让其上班。

其他法轮功学员给他打真相电话,发真相信,他都拒绝,不听不信。马俊萍和他讲真相,说:“我没有罪,是恶警强加我的……”郭讲:“恶警强加你,我也强加你,你不写悔改书(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就不让你上班,不发工资……”致使单身带一个孩子的马俊萍生活无着落。

同年,郭景礼因经济问题被检察院逮捕,并牵连多人,后暴死于狱中

古语说:“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明慧网已公布了二万余实名迫害法轮功遭厄运者的案例,更多的案例还被中共刻意封锁、掩盖着。遭厄运者遍及各阶层,包括中央、省市各级官员、“610”头目、公安局长、科长、派出所所长、学校校长、居委会主任乃至平民百姓等。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17/1490151.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