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山东、河北、江苏、广西等多省大规模抓人!

—多省“610”大规模抓捕骚扰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济南政法委、610、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济南市各派出所接到上级文件,要求对所辖区的法轮功学员骚扰迫害。文件中有1999年7.20(中共从这一天起正式下令迫害法轮功)以前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员名单,要求各派出所、街道,按照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人名,去逐人、逐户见面核实,要求写出不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写保证后就可以从名单中除名,否则进一步迫害。文件中要派出所、街道的人员作为政治任务去完成此事(迫害)

近日,大陆山东河北江苏广西等多省“610”办公室大规模抓捕、骚扰法轮功学员。

“610”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是江泽民下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

2018年3月21日,中共把“610”归划到政法委员会、公安部。之后,中共党媒对外宣称“610办公室被裁撤”。但是,据明慧网的报导显示,21年来,“610”办公室一直没有停止迫害法轮功。

山东

2020年7月22日凌晨4时,山东省高密市政法委“610”与高密市公安局,以山东省政法委“扫黑除恶”的名义,在全市绑架46名法轮功学员。

最近,山东省济南政法委、610、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济南市各派出所接到上级文件,要求对所辖区的法轮功学员骚扰迫害。文件中有1999年7.20(中共从这一天起正式下令迫害法轮功)以前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员名单,要求各派出所、街道,按照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人名,去逐人、逐户见面核实,要求写出不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写保证后就可以从名单中除名,否则进一步迫害。文件中要派出所、街道的人员作为政治任务去完成此事(迫害)

在山东省青岛平度市,610头目国玉成、代玉刚分别带领610工作人员窜到各乡镇政府部门,由镇政府部门人员协助他们到农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

国玉成、代玉刚等人像1999年7·20一样,拿着黑名单,由村干部领着到法轮功学员及亲属家骚扰。先问炼不炼法轮功了,然后抢法轮功书籍、法轮功师父法像等,撕真相对联、真相福字,并拍照做记录。中午都不休息,按名单骚扰。

图为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警察殴打。(明慧网)

江苏

7月22日早上,南京市“610”伙同地铁公安分局绑架法轮功学员胡翠兰、水莉、陈静、胡友平等人,并强制体检和抄家。据悉,7月22日,是全市统一行动

7月22日下午3点左右,南京市公安局610与秦淮区公安分局联合绑架了约10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张玉英、朱世达、陶成、翟美华等。实施绑架的,也包括南京市公安分局退居二线的原610头目肖宁健。

江苏省南京市610、南京市公安局串通公检法、公安分局、派出所、国保大队,抓捕、诬陷、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绑架法轮功学员从没有所谓正式文件,全都是电话传达到某一级或口头布置抓捕。部分手段包括:

1、便衣警察某个时间躲在法轮功学员家附近,学员出来买菜、倒垃圾,他们立即围住学员,接着就是抄家,抢私人物品,将学员带走关押。

2、敲学员家门,说:来收电费,或检查煤气安全,只要开门,他们便蜂拥而入,控制学员及家人不许乱动,便满屋子乱翻抄家。

3、天黑了,把学员的家电闸拉了,当家人开门时,警察冲进房间“执法”。

4、撬门、撬锁半夜闯进学员家抄家。

5、罚款上千元或更多,没有任何手续。

6、任意给学员录音、拍照、抽血、按手印。

7、长期跟踪学员,窃听电话,安排邻居监视学员。

8、骚扰学员家人,监听学员家人电话,给学员家人的单位施加压力。

河北

7月20日前后,河北省唐山地区遵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及各乡、镇派出所伙同各村委会、居委会人员对全市法轮功学员进行大面积骚扰。据说,河北省下达了指示、还给了具体人数指标

比如:新店子镇、兴旺寨乡、城关镇、崔家庄乡几乎大部分法轮功学员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有的反复打电话骚扰,有的登门进入家中骚扰,让法轮功学员签所谓的“三书”,即不炼功保证,并以不让儿女、孙子、孙女考大学、当兵或不能找工作相要挟,法轮功学员不签就逼着家属给签。

6月18日,河北唐山市丰润区38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被非法抄家及骚扰。几乎丰润区各派出所和公安局、公安分局、丰润区国保国安,以及“610”都参与了这次大抓捕行动。

6月19日,河北唐山市曹妃甸区九农场“610”人员高大成、两名警察以及村书记,骚扰法轮功学员刘瑞芬。6月22日,高大成等人骚扰法轮功学员杨秀春。曹妃甸区附近被骚扰的学员,还包括唐海镇的秦朋珍、刘小玲,以及五农场的两名学员。

广西百色市乐业县“610”在全县范围进行仇恨宣传

广西百色市乐业县刚上任不久的县政法委书记冉福兵、政法委副书记(“610”头目)韦启斌,自2019年以来,在全县各单位、学校,8个乡镇范围内展开文革式的对法轮功的诬陷宣传。

具体事实:在县城路口、集市、学校、各乡镇制作、悬挂各种诽谤、污蔑法轮功的宣传牌及横幅;在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疫情爆发期间,县610头目韦启斌亲自在宣传车上挂上“防疫反邪宣传”横幅,不间断播放煽动仇恨法轮功的宣传,游荡在县城的大小街道,胁迫民众对真相资料做到不听、不看、不传,同时还把手段延伸到县、镇、乡各中、小学,开展所谓的《反×教教育宣传》、《反×教进校园》等活动,散发反×教常识宣传单、强迫学生签拒绝×教承诺卡。

2020年6月4日610在全县启动《反×教宣讲报告会》,对法轮功妖魔化宣传,在网站和微信公众号《桂风起》、《平安乐业》发起网络签名活动。并要求各单位负责人及各乡镇领导层层落实,甚至连偏远的乡村都未能幸免。

乐业县“610”还操控国保警察、各片区派出所、各乡镇综治办等单位对本县法轮功学员挨家排查、恐吓,骚扰,甚至非法关押逼迫写转化书等方式迫害。对不配合,不写转化书、不签字的法轮功学员,如对廖清洲、黄大玲两位年近八旬的老人,610威胁恐吓其子女,如果你母亲不签字,你们今后(包括他们的孩子)的工作、学习、升迁都会有影响,令其子女担心恐惧。

中共对法轮功的所谓“x教”标签来自于江泽民。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在国际招致批评,在国内同样遇阻。但是,江泽民继续一意孤行。镇压三个月后,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在法国向媒体诬蔑法轮功是“x教”。

1999年11月,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名为“中国(中共)镇压的裂缝”的报导,报告披露:镇压发生三个月后,江泽民下令给法轮功贴上“x教”标签。这篇报导还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其他六个常委当时(1999年)都不同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决定。

美国华盛顿DC著名非政府机构“自由之家”发表报告表示,中共镇压在前,贴标签在后,“中共是在镇压法轮功遭到国际社会和中国国内批评后才这样做的。”

“610”干预法律系统参与酷刑迫害

2020年上半年,至少5,484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其中,39人离世132人被判刑、5,313人被抓捕骚扰。

21年来,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致死……

作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和这些冤案脱不了干系。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报告曾指出,全中国各地610办公室,维持着一个非正式的“通过再教育转化”设施网络,专用于改变法轮功学员的意识形态,对学员的身心强制措施,迫使他们放弃法轮功。

《华盛顿邮报》报导,2001年,中央610办公室开始下令“所有居委会、国家机构和公司”开始使用改造设施。没有法轮功学员可以幸免,包括了学生和老人。

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指出,有关法轮功学员案件的,是由当地610办公室决定,而不是通过诉诸法律标准。

包括高智晟、郭国汀和王亚军等律师,曾指控610办公室干扰律师与法轮功当事人会面、或干扰律师在法庭上为学员辩护的能力。

多个消息来源报导,610名官员参与或命令对在押的法轮功学员施加酷刑

天津610办公室的公安郝凤军,描述他目击的610同事用铁条殴打一位年长女法轮功学员。

2005年,维权律师高智晟在“致中共领导人的一封信”中转述了610名官员殴打和性侵法轮功学员。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1/1491872.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