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重庆人:从未见过如此大洪水!

位于朝天门码头下游几千米的寸滩检测站水位高峰时,超保证水位8.12米,是1939年建站以来最高水位。(网络图片大纪元合成)

在长江、嘉陵江洪水夹击下,重庆主城区遭遇了特大洪水,甚至离重庆朝天门几公里的寸滩的水位达到1939年来最高。重庆当地民众感叹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大洪水,从未被淹过的南纪门水上分局派出所,两层楼都被淹。

据大陆长江水文网资料,20日上午8时15分,寸滩水文站水位出现最高洪峰达到191.62米,超保证水位8.12米,是1939年建站以来最高水位。

当地民众黄先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介绍说,寸滩则位于朝天门码头下游几千米。“洪灾最严重的是重庆主城区,主要是指以渝中半岛为中心向周围辐射方圆十多里的区域。渝中半岛是由长江和嘉陵江切割而成,朝天门码头就在两江交汇处。”

“洪水经过重庆时,渝中半岛的长滨路、嘉滨路,南岸区的南滨路,巴南区的巴滨路,九龙坡区的九滨路,沙坪坝区的沙滨路,江北区的北滨路都被淹了。”他说。

“18日重庆主城区的洪水水位就比7月的洪水水位要高五六米左右。菜园坝的好几个批发市场、珊瑚公园、长滨公园、珊瑚坝、南滨路和北滨路等沿途公园基本上都被淹了。而菜园坝在朝天门上游靠长江五公里地方。”

这次重庆朝天门码头的朝天门门洞于18日傍晚6点多就全部被淹,到了19日傍晚,连朝天门门洞上面的平台都淹没了,只剩“朝天门”这三个字了。当晚重庆官方发出紧急撤离通告,称20日凌晨洪峰过境重庆城区。

黄先生介绍,朝天门码头是古代迎接圣驾或者钦差大臣的地方,其寓意就像北京天安门。言下之意,非常不吉利。

黄先生强调:“我今年39岁,反正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洪水。之前的洪水都没有淹到滨江路上来。”

他还介绍,南纪门水上派出所是两层楼,距离朝天门码头上游沿长江方向三公里地方,下面是长滨路。好像2012年大洪水时淹到过长滨路,不过没有淹到那个派出所。这次基本被淹没了。

重庆的杨女士也介绍,“嘉陵江那个水涨得很大,很多年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大水。嘉陵江旁边的房子都被淹了,重庆到磁器口周边的车都不能通行。”

据悉,19日,嘉陵江洪水上涨至嘉滨路洪崖洞外,洪崖洞景区一楼和地下车库全部被淹,水位距景区二楼还有2至3米高度。洪水期间,使用长江的物流也全部被叫停,所有船只停航。

为防群体事件 街道与灾民一对一沟通维稳

黄先生表示,原来发生自然灾害时,大陆的新闻还会跟踪报导一点,人们也会持续关注。“现在,只要不是亲身经历的受害者本人或者亲属,基本上很难了解到灾情的具体情况。”

他表示,“当地政府为了从根源上杜绝群体性事件爆发,通过当地街道采取维稳方式一对一单独沟通,除了受害者本人或者亲属外,很难了解到具体补偿金额或者安置状况。”

他因为在网上发了一些真实的内容,多个微信、QQ都被封了。他藉用主旋律电影《平原游击队》里的经典台词“封锁越来越紧,说明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了”,来形容中共的政权走到了尽头。

重庆遭遇40年来大洪水 三峡大坝水位达新纪录

长江上游此次洪水导致重庆遭遇40年来最大洪水,也使位于重庆下游的三峡大坝的水位也达到新的纪录高位。

7月18日,长江2号洪峰经过三峡大坝时,水库最高水位涨至164.5米左右,超过三峡建库以来汛期调洪最高水位163.11米。

8月22日凌晨3点时,长江第5号洪水经过时,三峡水库的水位达到167.46米,出库量达到48,100立方米每秒,超过建库以来汛期调洪最高水位(164.50米)2.96米。

凌晨5点时,三峡水库的水位再破纪录多了0.06米至167.52米,出库流量为48,000立方米每秒。

凌晨6点时,三峡水库的水位再升高了0.04米至167.56米,出库流量为48,100立方米每秒。

三峡水库的汛期调洪最高水位再创新高。(网络截图合成)

尽管官方没有公布三峡入库流量,但根据水位和出库量比较,显然入库的流量还在继续增加。

黄先生担心地表示,三峡大坝还在重庆下游,非常危险。“众所周知,三峡大坝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豆腐渣工程,据说竣工至今仍未通过工程验收。竣工典礼也无当时国家主要领导亲临参与,草草了事。”

他还介绍,“大概是2008年汶川地震后,我就看过很多预言三峡溃坝的文章。后来,很多类似的文章都在2014年之后被删除了。”

近年来坊间也在流传要准备好有大事发生,他也告诫自己的亲朋好友,准备好压缩饼干、谷子、麦子(注意不是米和面)、豆子、肉干、葡萄干太阳能板、全波段收音机、应急包等。

著名国土规划专家、《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作者王维洛前不久向大纪元表示,三峡工程对长江上游洪水来说是雪上加霜,对长江中下游的洪水没有防洪作用,对全流域的洪水作用也很小。三峡水库更多的是发电作用。

大陆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的儿子黄观鸿博士此前就强调,早在当年建三峡大坝的评估会上,他父亲等人坚决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原因就是在重庆和武汉两个大城市的江河干流上是不允许建大坝的,这也是三峡工程设计的最大缺陷。现在事实证明花那么多钱修的这个三峡大坝,救不了夏季的这个汛情(全流域的洪水),“三峡水库不放水重庆要淹,那放水,武汉长江段在武汉是一个地上河,你这个时候再雪上加霜,还大放水,那武汉不就淹得更厉害。”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宇兰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249.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