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二十年来最大洪水淹没重庆主城区!位处三峡大坝上游 难道要为下游安全做出牺牲?

2020年夏季,中国长江流域爆发严重洪患。

长江5号洪峰来势凶猛,中国西南大都市重庆多个地方被淹。专家认为,虽然三峡不可能拯救重庆,但它宣称的抗洪能力在此次的表现中令人失望。

2020年长江5号洪水以及嘉陵江2号洪水日前(8月18日至20日)通过重庆中心城区,所到之处,很多地方成了「观海区」。这是重庆40年以来最大洪峰过境,也是重庆有史以来第一次启动I级应急响应,即当地政府下设的所有单位投入防汛工作。中国国内媒体报导,该市有26万余人受灾,2万多店铺被淹,磁器口、南滨路、朝天门等多个地标性地点全部泡在水里。

与毗邻降雨不断的四川省不同,重庆被淹之际烈日当空,那么洪水袭城不是因为降雨、而是应该有其它原因。中国长江委水文上有局水情预报室副主任张娜对《科技日报》表示,形成重庆洪灾主要有3点原因。一是重庆上游地区连续降雨天气导致洪水峰高量大;二是岷江、沱江、嘉陵江、涪江等在长江、嘉陵江重庆段形成汇集;三是上一轮洪峰刚过,水位还没有退去。

今年进入汛期后,重庆市对长江上游的水库、嘉陵江流域的水库实施梯级联合调度,来减轻重庆的防洪压力。专家说,整个上游的来水如果不拦截,进入三峡水库的长江干流洪水将突破87500立方公尺每秒,将无从保障长江中下游的安全。

2020年7月,中国三峡大坝泄洪。

重庆为了三峡以及长江中下游的安全,做出自我牺牲?

长江5号洪峰的流量为7.6万立方公尺每秒,而三峡大坝的最大流量是10.25立方公尺每秒。如果三峡23个泄洪口全开,理论上能够保住重庆不淹。但目前三峡只打开10个泄洪口,仅发挥不到一半的泄洪能力。尽管如此,这也是三峡建库以来最大的下泄流量,达到4.8万立方公尺每秒。简单计算看出,洪峰到达重庆时,每秒进7.6万平方公尺,出4.8万平方公尺,当然要淹。

长江第5号洪峰通过重庆时,该市库区寸滩站洪峰水位达到191.62公尺,超保8.12公尺。德国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曾撰文说,「如果大坝水位提高到175公尺,那重庆就危险了。」明知危险,但重庆没有放闸任洪水下泄。重庆市各地告诫民众,在接下来5天时间里可能会停水停电,希望储存足够的食物并避免外出。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说,重庆淹水同三峡水库没有关系。想解决重庆市的洪水问题,必须依靠重庆上游的水库实现拦洪削峰,「目前,重庆的问题和全国的很多地方一样,亟待加强水利设施的建设。比如这次洪水流量达80年之最的綦江,如果建有足够库容的调蓄水库,重庆的汛情就决不会这样了。」

王维洛博士通过邮件对德国之声表示,三峡工程的抗洪效益中不包括保护重庆,「因为任何水库大坝不能通过拦蓄洪水或者削减洪峰来保护上游城市不受洪水威胁,反而是通过抬高大坝坝址处的自然水位,使上游城市所受洪水威胁更大,洪水灾害更重。」

中国洪灾:重庆市綦江区淹水

如果重庆全力放闸泄洪

新京报》8月20日报导,中国水利部要求长江上游水库群进行拦蓄调度。重庆处在上游,必须执行国家拦截洪水的任务。

如果不拦截的话,处在重庆以东、长江中下游的地区将被冲垮。以武汉为例。武汉市的防汛能力大概能承受6.1万立方公尺每秒的流量。超过7万立方公尺每秒的洪水袭来,武汉会是怎样的局面?刚刚经历了史上最严厉封城的武汉,接着还要接受洪水的洗礼?

此外,确保长江中下游的安全,并不仅仅是保卫武汉。荆江、岳阳、九江以及整个汉中地区,那里牵涉了上亿人的生命和财产。

当年,三峡工程设计时曾制定了5个目标:防洪、发电、航运、南水北调和区域发展。而其中,防洪是最首要目标。如果每次汛期来临时,都要论证放弃重庆还是放弃武汉,那么,很难让人不质疑三峡的防洪能力。

正像水利学专家王维洛说的,三峡上游希望放水,下游希望卡住,「站在三峡的位置上,它怎么办?是放水还是不放水呢?」王维洛明确指出,「今年的洪灾当中,三峡工程发挥的所谓防洪效益让人失望,远远低于政治家等在三峡工程决策之前和决策之后向中国老百姓承诺的防洪效益。」

长江流域灾情。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802.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