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民生 > 正文

中国视频广告呼吁百名维吾尔女性快嫁汉人

最近几个星期,一个要求100名维吾尔女子“赶紧”登记与汉族男子通婚的视频一直出现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观察人士和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称,这是中国共产党又一次试图把新疆地区讲突厥语的少数民族汉化。

这段30秒的视频广告最初出现在抖音(TikTok的中国版)上,但在海外的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一场运动后被删除。后来,维族活动人士将这段视频发布在推特脸书等其它平台上,称它可以清楚的显示北京方面根除维吾尔独特文化的政策。

“我们感谢党和政府创造了这样美好的生活,”这段视频以维吾尔语开头,称它组织100名维族新娘的“紧急”呼吁是“为政府推动维汉通婚发出声音。”

位于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人类学家、中国问题专家达伦·拜勒(Darren Byler)认为, 中共当局的这一尝试突出反映了汉人男子和维吾尔女性的婚姻中的性别偏见,表明“某种种族化的权力关系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

拜勒说:“但这的确似乎是一种通过把维吾尔人拉进汉人主导的关系中,来产生更大的同化并减少民族差异的努力。”他补充说,异族通婚已成为新疆地方官员的一项优先事项。

异族通婚政策

关于中国促进维吾尔族和汉族通婚的报道早在2014年8月就出现了,当时新疆且末县地方当局宣布了《关于鼓励民汉通婚家庭奖励办法》。

该措施列出了政府提供的一系列奖励,其中包括在五年的时间里,每年向通婚的夫妇发放1万元人民币(相当于1450美元)的现金奖励。激励措施还包括对通婚的夫妇、他们的父母和子女在就业和住房方面提供优惠待遇和接受免费教育。

在介绍这些奖励措施时,当时的中国共产党且末县党委书记朱新说:“我们倡导民汉通婚,就是倡导正能量。”

“只有不断加强各民族间的交往交流交融,使各族群众在共同生产生活和工作中加深了解、增进感情、融洽民族关系,推动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才能促进新疆各民族之间的大团结、大融合、大发展,才能最终实现我们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朱新接着说。

资料照片:穆斯林女性在中国驻雅加达使馆外示威,声援维吾尔人。(2019年12月27日)

南疆皮山县一位中共官员牟桃在今年1月刊登在中国网站网易上的一篇文章中说,“宗教极端思想”是维吾尔人和汉人缺乏民族团结的背后原因。他说,2000年和2010年的全国人口普查显示,新疆是少数民族中异族通婚率最低的地区。

牟桃说:“维汉通婚的主要障碍在于宗教极端思想渗透改变了社会大环境,在于‘三股势力’破坏了民族关系。”他指的是北京方面所宣称的新疆是分裂主义、恐怖主义极端主义这“三股邪恶势力”的大本营。

异族通婚的视频

在这项政策宣布多年后,维吾尔族活动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数十个维族女性据报被“强行”嫁给汉族男子的视频。这些视频中有时会出现闷闷不乐的维吾尔新娘怨恨她们新郎的画面。

然而,中共官方媒体《人民日报》7月12日在其官方推特账户上发布了一段罕见的视频,展示了一名维吾尔族男子与一名汉族女子约会的故事。

《人民日报》称,这名男子是“中国西北新疆众多真心追求爱情的年轻人中的一个。”

人口结构的改变

尽管 中共当局说,在新疆的异族通婚可以促进该地区的宽容与和平,但海外维吾尔领袖们说,这是中国共产党削弱维吾尔人身份认同并改变该地区人口结构企图的一部分。

新疆有1300多万穆斯林,如维吾尔、哈萨克和其他少数民族。它见证了汉人人口的急剧增加,从1949年中国共产党的解放军接管该地区时的20多万增加到近年来的近900万。

总部设在德国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秘书长多力坤·艾沙(Dolkun Isa)对美国之音说:“中共的这一政策也是为了解决中国男性相对于女性数量严重过剩的问题。看起来,他们是拿维吾尔女性做广告,做为给汉人男子找妻子的一个解决方案。”

由于中国过去长期实行的独生子女政策和广泛存在的重男轻女以及针对女婴的堕胎,据报道,中国的男性比女性要多得多。

艾沙说,中国正试图通过将维吾尔少数民族女性成员融入占主导地位的汉人社区来“改写历史”。

强迫通婚

一些维吾尔活动人士声称,维吾尔女性经常是被迫与汉人通婚的。如果她们拒绝,新疆当局可以将他们及其家人列为极端分子

38岁的维吾尔女性活动人士朱姆拉特·达乌特(Zumrat Dawut)对美国之音说,她的邻居,---来自新疆麦盖提的努雷米特一家,由于害怕他们会被送到拘押营,不得不同意把他们18岁的女儿嫁给一个汉人。

达乌特2018年被关押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一个拘押营,后来她的丈夫帮助她获得释放,并将她迁到维吉尼亚州的伍德布里奇。

资料照片:维吾尔女性走出新疆喀什一处政治教育中心。(2018年9月6日)

她告诉美国之音,在她的邻居回到麦盖提后,父亲努雷米特(Nurehmet)因留胡子被控宗教极端主义而被送往拘押营。女儿艾贾马尔(Ayjamal)不得不在一家工厂工作,在这里,一名汉人男子走近她并与她合影。

达乌特说:“后来,当地政府官员拜访了她的母亲古尔佳马尔(Guljamal)。官员们给她看了她女儿和那名汉人男子的照片,作为他们约会的证据,并要求她同意这桩异族婚姻。”她补充说,母女两人同意了这一要求,以避免被监禁。

通婚“理论”

北京过去也曾发起过类似的异族通婚运动,针对的目标是中国境内其他宗教和民族少数族群。政府于2010年在西藏宣布了这样的措施。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中国研究教授凡妮莎·弗朗维尔(Vanessa Frangville)表示,中国的异族通婚是“民族交融一体论”的一部分,这一理论是清华大学的胡鞍钢和胡联合在本世纪初提出的。该理论呼吁采取诸如混居、异族通婚与民族混合教育等措施来强化更为一体化的中华民族的身份认同。

“这种政策的最终目的显然是要加强或加速他们所说的民族交融一体,” 弗朗维尔说。她补充说,“其理念是,为了创造一个有凝聚力的统一的中国,有必要鼓励来自不同民族背景的人融合在一起。”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3/1492842.html

民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