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1966年的劳动节彭真突然从政坛消失 毛吹响反击刘少奇的号角

作者:
因为党内都知道,第一个提毛泽东思想的是刘少奇,第一个喊毛主席万岁的是彭真。但是,尽管彭真第一个喊毛主席“万岁”,依然成为首批被打倒的“黑帮”。1966年6月27日,北京时间下午四时,刘少奇在人民大会堂安徽厅与中共中央召集的民主人士座谈会上,讨论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几个同志的问题,刘少奇也没有想到,没有几个月阶级斗争的对象成了他。

50年前的1966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红5月”。之前的1962年毛泽东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之后阶级斗争的调门越来越高,从1965年底的批判《海瑞罢官》,到1966年春天批判“三家村”,人们在注视发生的一系列政治事件,以至于感觉到连天气都格外燥热不安。

5月1日,在庆祝国际劳动节的活动中,北京市市长彭真没有露面。这引起了国外传媒的一系列猜测,但大多数中国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征兆。多少年来,中国领导层没有多大变化,给外界的印象是非常稳定的。此前不久,与“苏修”谈判时,彭真作为中共中央代表团的副团长(团长邓小平),他和邓小平都被称为“反修战士”,给人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百姓们想不到他会出什么问题。

5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彭真、陆定一罗瑞卿杨尚昆的所谓“反革命集团”问题。《解放军报》发表了题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通栏社论。民间议论纷纷,却不知到底出了什么大事件。

5月7日,毛泽东给林彪写信,即著名的“五·七指示”。信中明确:“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公开点名知识分子为整对象,令一些人惶惶不安,但鲜有人知,一场震惊世界的大动荡的开场锣鼓已经敲响。

5月9日,《解放军报》发表高炬的文章“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开火”,矛头直指北京市委。老百姓从报刊中知道上层出了“修正主义”。

5月11日,首都各大报转载上海《文汇报》发表的姚文元的文章《评‘三家村’》。当天出版的《红旗》杂志从1966年第7期发表戚本禹的文章“评《前线》《北京日报》的资产阶级立场”。

5月中旬,北京市委改组,中共华北局第一书记李雪峰担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所谓“彭罗陆扬”的问题全面公开化。

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毛泽东亲自主持制订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即《五·一六通知》。《通知》号召全党全国把斗争矛头指向“混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通知》宣布,撤消以彭真为首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重新设立中央文化革命小组,隶属于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直接具体领导文化大革命。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顾问康生,第一副组长江青

往年歌声回荡漾的5月,1966年则为阶级斗争的隆隆战鼓所取代。最早拿彭真开刀真是滑稽,谁都知道彭真60年代是反修英雄,到苏联与“苏修”谈判不是副团长就是团长,对于阶级斗争的理论,彭真和全党都是一致同意的,但阶级斗争的对象竟然是彭真!后来据曾任中共中央华北局第一书记兼北京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李雪峰回忆,当十年动乱即将开始,彭真就要落难的时候,一次看见彭真发火,冤屈而悲愤地说:“谁是第一个喊叫万岁的!”因为党内都知道,第一个提毛泽东思想的是刘少奇,第一个喊毛主席万岁的是彭真。但是,尽管彭真第一个喊毛主席“万岁”,依然成为首批被打倒的“黑帮”。

但这挽救不了彭真的命运。1966年6月27日,北京时间下午四时,刘少奇在人民大会堂安徽厅与中共中央召集的民主人士座谈会上,讨论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几个同志的问题,指出“彭、罗、陆、杨他们的互相关系是不正常的,到底是什么关系,达到何种程度,我们组织了审查委员会,正在进行审查。他们共同特点是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都是搞地下活动的。他们的企图不是个人要点什么东西,而是企图根本改变我们党和国家的根本路线、根本政策,要按照他们的路线办事,要按他们的面貌改造党,改造全中国,企图在中国实现修正主义政策,也就是复辟资本主义的政策,如果他们的企图得逞,就可能实现政变。”“彭、罗、陆、杨事件是有发生政变的可能的,这是激烈的、国际、国内阶级斗争在我们党内领导机关的反映。”

刘少奇也没有想到,没有几个月阶级斗争的对象成了他。

尽管现在还有人怀念“阶级斗争为纲”并学习张春桥、姚文元的笔法洋洋洒洒,但之所以很快被沦为笑柄,就是这个祸国殃民的纲领早已臭不可闻。曾经也非常赞成“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刘少奇、彭真在九泉下也会告诫大家,斗来斗去最后也会轮到自己!

2016-04-29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4/1493108.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