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郑中原:观察蔡霞的“换习论”

作者:

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红二代蔡霞,因批评中共和习近平被开除党籍。图为蔡霞和习近平

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红二代蔡霞,因批评中共和习近平被开除党籍。但近日因为她的换掉习近平的观点,以及对江泽民的态度,对中共本身的态度,引发一些争议。笔者无意介入纷争,因为红朝沉船在即,颇有点历史上朝代灭亡之前,朝中各种势力,以及在野的各路义军,未免会出现一轮混战。本文主要是罗列一些公开的事实,特别是最近外媒专访,让读者一窥蔡霞内心的真意。但无论读者看到什么,无需急于褒贬,因为时势在变,每个人也都在变。

首先看今年6月初流出的一个疑为蔡霞在红二代聚会上的一段讲话录音。

录音内容要点包括:中国经济搞到这一步,不能往前推进,是因为体制本身已没有出路,改它没有用,这个体制根本上要抛弃它。但不是要闹革命;中共现在这个理论根本上出了问题,要铇根;中共已是一个“政治僵尸”,习(未点名)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谁想出来挽救这个危局都不可能;这个党已经走到穷途末路,体制内绝大多数党员心里明白,现在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都被裹挟着往前走”,出路是请这个人下去体面的去二线养老去,重新拨乱反正;如果不解决这个人,这个体制就是自由落体,五年之内,中国会经历一次大乱世,乱世出枭雄,然后重新来。

再看蔡霞5月30日在社媒上发表的关于对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的看法。她说:“表面上看是中共威胁挑战香港人民的自由权利,实际上是威胁全球秩序和人类文明价值。……从这个角度看,中共与全球为敌,尤其与人类文明为敌。中共是人类公敌。”

在声援被捕的红二代任志强的文章中,蔡霞批当局“充分暴露出他们反宪政、反民主、反人类的黑恶本质”。

8月17日,蔡霞被中共当局开除党籍并取消其退休待遇。同天,身处美国的蔡霞接受自由亚洲专访时表示,对于被开除党籍并不意外,她也不想与中共这个黑帮为伍。

蔡霞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换掉习近平已经是中共党内普遍想法。她说:“这是大家普遍的想法,而这个想法并不是今天(才开始)。从中美贸易战的第一阶段后半段时,我们就已经议论了这个事情。”蔡霞说,习近平2018年的修宪决定,把整个国家倒退了100多年。

8月18日,蔡霞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共产党高层现在千方百计去压制不同声音,下狠手去清洗和打压党内人士,就是因为它陷于一种内外交困的状态。

蔡霞证实,那段流传的录音讲话的确是她说的,她在专访中特别重申了她对中共未来的观点:其一,习近平必须下台——只有换掉习,才能缓解党内目前恐怖高压状态;其二,共产党这个外壳必须被抛弃。

“中共是一个政治僵尸。从这个党本身来讲,它是不可能完成中国的转型这个历史任务。所以它必须要下去,”她说。“不是我们让它下,而是整个历史就会把它抛掉。”

蔡霞又说,不可否认的是,中共9000万党员中还是有相当多的社会精英,这部分精英的力量要凝聚起来,不是以共产党的名义,而是可以另外组党,和社会各界人士共同沟通,重新组合政治力量来促成中国政治转型,推动国家进步。

她再三强调,体制内外的精英可以合作,但在这个转型过程里,共产党的政治外壳必须被抛掉。

但是她指出,并不是说党内这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希望共产党马上下台,毕竟在几十年统治中,这个党对人民欠了很多债、积了很多民怨。这种历史的账没有画上句号,没有清算过。有些官员也被卷入各种矛盾和纷争,因此一旦当中国发生政治转型的时候,他们会担心自己的安危。

“我讲的百分之六七十指的是价值观念、价值取向和基本的思想认识,”蔡霞说。“他们是知道历史在往哪里走的。”

8月19日,在《纽约时报》采访报导中,蔡霞指责习近平破坏了中国和平民主化的前景,不计后果地搞坏与美国和其他大国的关系。她认为习近平“要承担很大的责任”,蔡霞在讲述自己从党内人士变成叛教者的转化过程时,数度哽咽。“但是一个人作恶能够长期做,全党一声都不吭,一定是党的体制和机制出了很大的问题。”

这则报导写道:在江泽民的领导下,中国于2001年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蔡霞曾支持江泽民让更多的商人和专业人士入党的做法。在那段时间里以及后来,她经常出现在中国的新闻媒体上,声称中共可以成为稳步的政治和经济自由化的工具。

这个报导还这样写道:蔡霞说,私下里,她对党越来越失望,因为党的领导人不愿意进行与经济改革相匹配的政治改革。江泽民之后胡锦涛死气沉沉的威权主义方式让她灰心,胡之后2012年上台的习近平所采取的严厉做法让她更加担心。

蔡霞说,让她对中共逐渐失去的信心彻底破灭的不是一个大危机,而是雷洋在2016年被警方拘留期间死亡。警方指控雷洋嫖娼,蔡霞和其他支持者说那是诽谤,“雷洋那个事件让我彻底的绝望了”。

蔡霞:“从内心来讲,其实我早就想退党了,”她说。“现在他们把我开出去,我很高兴,因为我觉得我终于有了自由了。”

8月21日,德国之声的报导列出蔡霞早年在党校任职时对中共党建的说辞。

2009年,新华社记者在采访蔡霞时,她说,“党内民主的实质是全体党员是党的主人,党的一切权力属于党员”。

2016年,任志强发微博质疑“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被留党察看一年。蔡霞当时曾发表《党章党规保护任志强们的党员权利》文章公开力挺任志强,称扣帽子堵塞言路,对党则有百害而无一利。

2017年《南方人物周刊》专访中,蔡霞认为,现在中国共产党党内理论建设存在很大问题,她批评两个“极端倾向”,一是固守被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斯大林扭曲的马克思主义,奉为主流意识形态,这会窒息政党的思想活力;二是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无用,无法指导中国共产党,应该将其抛弃。她认为中共所普及的马克思主义是斯大林解释过的版本。蔡霞尤其反对斯大林解释过的马克思主义,认为它最终演变成维护专制的意识形态工具,而非推动社会进步、实现社会公平和公众利益的思想武器。

CNN》今年8月23日发表的专访中,蔡霞挺美制裁中国政府官员,并呼吁国际社会合作阻止共产党“渗透”国际机构。她认为习近平下台改革派才能出头。

根据报导,蔡霞去年赴美后,受到今年初武汉肺炎疫情影响,持续滞留在美国。她在接受采访时,力挺美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的强硬态度,也支持川普(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禁令。

针对美中关系近日持续恶化,中国政府的态度也疑似开始放软示弱,蔡霞表示,“中美关系不是两国人民之间的冲突,而是两种制度和意识形态之间的较量和对抗;现在中共的目标是要以自己的治理模式,取代以美国为代表的现代人类自由民主制度,以及和平、民主、自由与正义的价值观和秩序”。

曾见证、参与过毛泽东长达的“文化大革命”的蔡霞表示,“我看到没有任何法治、任何权利的保护,人们会多么痛苦。这使我感到非常伤心,从那时起,我一直非常警惕我们的国家无法回到那个时代;但是,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他的语言、思想和行动都回到文化大革命,对于那段时期的我们来说,我们对这种转变非常敏感”。

对于中国的未来局势,蔡霞说,习近平正带领中国远离改革开放的道路,如果不进行内部改革,冲突和紧张局势将会建立,有一天会突然爆发,从而导致党国体制突然崩溃,并使该国陷入混乱。

蔡霞指称,防止未来灾难的唯一方法就是不让习近平担任最高领导人,继续“绑架”中国,“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将无法走向民主政治;只有让习近平辞职,才能在党内产生赞成改革的声音,赞成改革的力量才能在调整中国前进的方向中发挥作用”。

但是,什么事都有不同意见,蔡霞事件,对中共高层当然是投下了震撼弹,有“御前五毛”之称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则在微博发文猛批蔡霞“做了一个‘扔掉红旗反红旗’的示范”。蔡霞的表态迎来了不少名人以及众多网民的支持和赞赏。但与此同时,也有人认为蔡霞同是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其最初所提出的“换汤不换药”的想法也并不符合当下中国问题的核心。更有人甚至将事件视为中共党内权斗的延伸。

推特上有个背景不明的叫“反共小叶”的推特帐号尖锐地说:“江让红二代及贪官闷声发大财,换取对江的认可。习近平的反腐损害它们利益,故反习。它们主要目标是反习,绝对不反江!换下习,换上江派!为共匪延寿!为迷惑人,对共匪小骂大帮。”

该帐号还转推一个推文称:“蔡霞有江泽民派系背景!江让红二代闷声发大财,换取红二代对江的认可。习近平的反腐触及到一些红二代利益,故反习。”

以上,相信读者可自辨。

对于不断从中国大陆专制政权中反正出来的人,人们一方面可以指出问题,另一方面应该抱着理解和宽容。毕竟脱胎于中共体制,要清醒认识中共本身的邪恶本质需要一段时间和过程,建议包括蔡霞女士本人都不妨读一下《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本书从更长的历史,从全世界范围讲透了共产主义的本质和目的。

从蔡霞上文中的几处表态看,她目前还是信马克思主义的,但是她认为现在习近平和中共走的是斯大林、毛泽东的那种暴力共产主义,她似乎在希望中共能走向非暴力的共产主义。但那也是魔鬼的意识形态,并且正在严重侵蚀西方社会,只是还没有完全在西方颠覆成功而已。只有彻底放弃任何形式的共产主义,才能真正实现和保障她所推崇的“以美国为代表的现代人类自由民主制度,以及和平、民主、自由与正义的价值观和秩序”。

另外,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也不是什么大胆尝试,而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而炮制出来的。江泽民时代,中共开始欺骗世界加入世贸,党内各个高层家族、以及大大小小的党官们,闷声插管大吸血;江泽民并对信仰团体疯狂迫害,造成社会道德加速崩盘,甚至动用国家力量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江泽民本人也是一直企图终身“垂帘听政”,先是大量安插心腹看死胡锦涛,再又想暂时利用“老实人”习近平,再过渡到真正的自己人,却不想看走了眼。

今天中共即将崩盘的结局,是中共从毛、邓、江、胡、习所谓五代统治者所作所为一路相承的,但直接原因就是江泽民所欠下的罪债。习近平误以为中共还有什么千年大计,却不知中共已经到了破产还债的时刻,他其实也自以为是在保党,但却在最后时刻承担一切。

笔者倒是有一点建议,这次脱离中共,象蔡霞说的“归队”,毕竟是被动的,如果她能主动的在海外退党网站补发声明退党,那才是内心真实的认识。至于对江泽民的特殊情结,如果能够看看江时期迫害人权和引领中国官场和社会败坏的事实,良知进一步觉醒,自然能够解决。也可以多揭露一下中共的黑幕,为未来中国立功。包括许多从体制内出来的人士都一样,比如,最近鸡西前副市长李传良一出来就主动声明退党和揭露中共黑幕。

当然,象维权律师高智晟这样主动声明退党,那对人生的意义是绝对不一样的。

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退出中国共产党的书面声明中,他这样宣布:从即日起,退出中共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虽然每个人各自人生经历不同,但彻底分清正邪,才是最真实的觉醒,这对每个人都适用。

寄望于中共党内高层或者是中层的骨干来改变一个坏政权,只算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其中一个方案,在古今中外不少这种例子。但正如笔者此前在专栏文章中说过,中共高层的人其实并不怎么样,他们大多人品低劣、起于腐败,只懂内斗,难以跳出党文化思维。人们绝不是要改良中共或换一个包装,人们真正希望的是,摧毁已经罪行累累的中共,让人民脱离共产邪灵魔鬼附体。这也是天意所在。中共高层没人做,自然有更多的仁人志士在做。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4/1493216.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