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国安法之祸 美国“真动手” 将沉重打击香港

如果美国要搞垮香港,当然还有不少“杀手锏”,就看美国的节奏罢了。

在中共宣布将制定香港国安法之后第二天(5月27日),国务卿蓬佩奥向国会作证,指向该不再具备高度自治,不再建议国会让香港享有特殊待遇。两天之后(29日),川普白宫记者会上宣布,美国将停止与香港各方面协议,并取消相关的特殊待遇和政策豁免。美国国会两院在6月25日通过《香港自治法》(Hong Kong Autonomy Act),总统川普7月14日签字生效,宣告“不把香港视为和中国区别对待的地区”,同日指令有关部门在15天内,跟进多项针对香港的行动。

香港颁布实施国安法以后,美国开始“动真格”,连番出台香港新政策。其中包括:

第一,贸易类。美国先宣布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地位,在关税上对香港的区别对待,把香港货物一概视为“中国货”。8月11日,美国再次宣布,香港出口的商品不得打上“香港制造”的标签,必须用“中国制造”,45天后生效。

第二,科技输出类。美国宣布在科技输出上把香港和中国一视同仁。换言之,美国军民两用的敏感高科技将不再输出香港。

第三,其他经济项目。美国宣布终止对船舶的国际营运入息给予课税宽免的协定。

第四,旅行和签证类。美国宣布不再把特区护照与中国护照区别对待。具体措施现在还不明。美国宣布把到香港的旅游风险维持在第二级“提高警觉”(美国外游警告从低到高分四级),但提醒在香港的国民,“可能会在当地受到进一步监控,或是面临当局因维持治安以外目的任意执法”,不排除以后升级的可能。

第五,交流合作。美国宣布停止与香港中文大学太空与地球信息科学研究所合作,中止国际交流富布赖特计划(Fulbright Program)。

第六,司法互助类。美国宣布终止和香港的移交逃犯协定和移交被判刑人的协定。中国随之宣布反制措施:终止美港引渡协议和司法互助协议。

第七,制裁个人类。美国宣布制裁11名香港高官和中国的涉港事务官员。中国也宣布反制措施,制裁美国国会议员和NGO主席共11人。其中参议员卢比奥、克鲁玆和众议员史密斯都是一个月内被中国制裁两次(第一次是有关新疆问题)。

比“香港制造”更重要的,还是“香港”这个品牌。

其中,前三类都和经济有关。本文主要讨论这三类。

就贸易而论。在统计数据上,香港对美国的出口主要有两部分。一是转口贸易,其中大部分的原产地都是中国。2018年,中国经香港出口到美国的货物为370亿美元,占中国对美国总出口额的8%,相当可观。中国货物到香港“洗白”一下,当成香港产品,以降低关税。但从2018年贸易战开打以来,美国严查出产地,这类的转口贸易的商品绝大部分都正确地重新视为中国产品,按照适用于中国的标准收关税。因此,即便美国在关税问题上把香港和中国一视同仁,对这部分转口商品也没有影响。

二是香港本身的制造业。在79-80年代,香港制造业发展蓬勃,香港制造是品牌的保证。但在1990年代转型以后,香港制造业大部分北移,本土制造业占整体经济的份额有限,本土制造业出口只占总出口(包括转口贸易)的1%。2019年,香港本土对美国的出口额为4.71亿美元,目前对美国的出口主要是珠宝(占约一半)和食品(占约一成)。因此,美国征关税当然会极大打击香港残存的制造业,影响几万人口的收入。但对香港经济整体而言这只是小数字。

相反,香港是美国贸易的重要顺差来源地。根据香港政府的説法,2018年,在香港赚取311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是“美国赚取最高贸易顺差的单一经济体系”。当然,这种説法存在一些问题,因为香港在计算以上贸易顺差时,把美国出口到香港再转口到大陆的货物,价值100亿美元(占大陆进口美国商品总额6%),也算成了美国对香港的出口。但美国从香港赚取大额贸易顺差的説法依然成立。

在美国宣布新关税政策时,尽管香港民间叫苦,但无论中共还是香港政府,都宣传美国的措施“影响不大”、“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对美国伤害更大”。但到了美国表示要严格遵守“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求把“香港制造”改为“中国制造”之后,香港和中共0的反应就大多了。

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连番砲轰美国,“强烈谴责”美国“要求来自香港制造的产品,要使用《中国制造》的标籤,这做法明显是指白为黑,与事实不符,是单方面的,并且不符合世界贸易组织和国际之间就产地来源的规例。”还以“加拿大产品不能标上美国制造”为例,论证“香港产品不能‘错误地’标上中国制造”。他还强调在香港生产的产品有权使用“香港制造”标籤,威胁要在世贸起诉美国。

一心想做下任香港特首的邱腾华此语一出,当即批主张“香港不是中国”,把中港关系和美加关系类比,有“支持港独”之嫌,被质问“是否真诚拥护基本法一国两制”。他的“指白为黑”论,更有抹黑“中国制造”之嫌。

中国和香港表现出不在乎美国对香港货征关税,但对美国要求“名正言顺”却火冒三丈,何解?

关键在于征收关税最多是“钱”的问题,受影响的人也类似“韭菜”,政府不担心。况且其他国家不一定会跟进美国收关税。但“香港货正名”却是品牌的问题,用多少钱都换不来。香港正想重振制造业,要重新打响“香港制造”品牌,特别是科技产业。现在美国要求变成“中国制造”,香港的如意算盘岂非打不响。

比“香港制造”更重要的,还是“香港”这个品牌。

虽然中共口口声声说“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香港不是中国”对中共同样重要。第一,中共还需要用“香港”这个白手套,打着香港的幌子在国际政治经济中捞好处。第二,中共还要向外宣传中共成功落实“一国两制”。

中共想把香港的便宜占尽,“中国嬴两次”。于是,中共在要加紧控制香港时就强调“一国大于两制”;要用香港这个白手套时就说“两制同样重要”。十足中共式的虚为。

香港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独立关税区地位,不单是“中国赋予”的,还必须是世界认可的。美国把要求“香港制造”变“中国制造”,就是为了在国际上营造“香港就是中国”,继而会游説盟友同样要求“香港制造变中国制造”,从而从源头上彻底让中共不可再占便宜。这怎么能不让中共怒火沖天?

香港虽然威胁在世贸组织上起诉,但用处不大。首先,现在美国已不太理会世贸组织;其次,世贸组织的法官连开庭人数也凑不齐,还有一大堆案件积压,处理到香港问题要等到牛年马月;最后,美国还大可用香港已经不再拥有区别于中国的法律能力(legal capacity)或法律人格(legal personality)作为抗辩,论证香港不配享有独立关税区地位,香港胜算未必很大。但一旦败诉,就或会被世贸除名,风险比收益更大。

在高科技输出限制上对香港和中国的影响同样不小,甚至更大。美国对香港的输出一向比香港宽松。高科技输出限制包括很多不同的技术,诸如硬件(芯片)、软件(行业软件和人工智能)、材料、生物技术等。一直有传言,中共依赖香港获得美国的一些高科技产品,包括军民两用的产品,再跨境输入中国,尽管是否属实以及规模多大都难以证实。

除了工业用途之外,在学术研究领域同样重要,香港的研究所能比中国购买到更高级的计算机和科研仪器。在中国强调研究向产业倾斜的指导思想下,很多科研成果都能轻易转化为高科技工业产品。深圳的大疆公司的老板,就是在香港科技大学研究时发明出大疆自己的无人机。如果不能再进口高级仪器,那么必然打击香港的科研,进而影响各地科研人才到香港研究的意愿。这对香港科研打击不可谓不大。

在中国的“大湾区规划”中,香港被定位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并需大力发展创新及科技事业”。而邻近的以高科技和制造业闻名的深圳只被定位为“创新创意之都”。很显然,对香港的定位是“硬核”的,深圳的角色仅为配套。

本身已经有“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的深圳,还一定要和香港一起在边境“落马洲河套区”规划搞了一个的“港深创新及科技园”。这个科技园土地归深圳,但被香港管,适用香港法律,当然也能适用美国对香港的科技输出规则。这很好地説明美国科技输出对中国和香港的重要。

由此可见中共对香港期望之高。而这一切,又都基建在香港可以输入高科技的基础上。现在美国把香港和中国一视同仁。这些远大规划大概率化为泡影。

在其他经济领域,目前美国只用上了取消“船舶的国际营运入息给予课税宽免的协定”这一招。该协定的内容是,对在香港运营的美国船公司,只要向香港政府交税,就不必向美国双重交税(反之亦然)。很明显,这将促使美国船公司离开香港。其他国籍的国际船公司,如果同时在美国和香港营业,是否会受影响,还不得而知。若然,这将沉重打击香港的船运业和码头业。事实上,香港的码头吞吐量虽然还是全球第七,但其航运中心地位已经在邻近地区的竞争中大为下降,深圳和广州的货柜码头吞吐量都超越香港,2018年分列四五位。再受此打击,除非中共刻意扶持,否则就可能一蹶不振了。

如果说关税方面,香港还可以像世贸申诉的话,那么限制高科技输出和取消税务豁免等措施,香港找不到,也没有什么反制手段。

如果美国要搞垮香港,当然还有不少“杀手锏”,仿佛小叮噹的百寳囊一样取之不尽。就看美国的节奏罢了。即使不出动金融制裁这种核选项,其他措施也足以让香港“没运行”。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5/1493483.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