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西气东输” 新疆疫情封锁下网友们的呐喊与无奈

新疆为控制疫情采取一刀切封城,导致以乌鲁木齐为主的多个城市生产生活全部停摆,社区人员将大量居民家门封死不让出门,还强制要求喝不明配方的中药,令百姓们怨声载道。

新疆网友上传的封门图片(图片来源:微博

新疆为控制疫情采取一刀切封城,导致以乌鲁木齐为主的多个城市生产生活全部停摆,社区人员将大量居民家门封死不让出门,还强制要求喝不明配方的中药,令百姓们怨声载道,相关信息在中国网络上不断发酵。微博#新疆超话#、#乌鲁木齐超话#更遭集体删贴,大量微博账号被封,网友们于是把话题搬到#北京超话#,继续控诉政府粗暴的防疫行为,这种现象也被网民称为“西气东输”。8月24日,一篇题为《我们发出的声音太微弱...》的文章,在微信及微博上广传,但该文发出后不久就再度遭到全网封杀。

《我们发出的声音太微弱......》遭全网删除

8月24日,一篇名为《#乌鲁木齐#我们发出的声音太微弱,可能什么都不能影响也什么都无法改变,但请大家活着,并且要记得》的微信公众文章在微博#乌鲁木齐超话#及微信平台热传,但文章很快遭全网删除。该篇文章全文由微信或者微博截图组成,里面都是网友对新疆当局处理疫情的控诉。文章称,在乌鲁木齐发生疫情后,无差别对全新疆一刀切、休克式的全部封闭,且在全民核酸检测后,仍然将低风险无城市封闭达30天以上,居民无法下楼,社会经济遭到破坏,陷于停滞。

 

文章指控基层单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封城期间关闭超市、市场、药店等关系民生的商家,阻碍物资运输,快递业务接近完全停滞。居民购买蔬菜只有“盲盒”形式,物价大幅上涨,部分人员从中赚取差价。

文章并控诉民众就医出现困难,叫不动救护车;防疫作风虚浮,出现半夜叫醒居民吃药录制影片、志工睡在楼梯间、将居民家门贴上胶带封条等。部分社区工作人员态度恶劣,以居民上级领导自居,导致防疫怪象百出,社区内社会矛盾严重。

文章还控诉当局对压制言论自由,只要有人透过网路反映物价上涨、奇葩管理、无法就医等民生问题,随即接到辖区社区人员的电话要求删文,更有透过威胁恐吓手段防止居民将真实情况发布到网上。

 

这篇《我们发出的声音太微弱…》文章引发高度共鸣与热传,并有多名新疆网友接力发文,其中有不少人控诉自己因此见不到病危家人的最后一面。但没多久,这些文章都“被消失”。多名新疆网友迄今仍在微博的乌鲁木齐超话持续发文揭露当地真实情况。

 

 

“西气东输”——新疆疫情期间特定的网络名词

今年7月15日,新疆乌鲁木齐出现1例新增确诊及3例无症状感染者。乌鲁木齐在17日封城,随后封城范围不断扩大至全省,严厉封城措施让乌鲁木齐和新疆其他地方的居民生活饱受困扰与折磨。大量网友在新浪微博的#新疆超话#中发声,有人表示,因为严厉的防疫,导致一些居民无法得到及时的医疗救助而死去,还有人因抑郁自杀,还有的因无法正常工作而生活难以为继,但是在防范疫情的政治标准下,这些都被视而不见。而#新疆超话#及#乌鲁木齐超话#中的大量讨论都被删除,有网民调侃称:“2020年8月,你在这里可以死于自杀难产癌症误吞玻璃球,就是不能死于新冠。在超话里寻求帮助的人,活生生的人,还是没有成为新闻。”

 

 

于是大量新疆网友攻陷#北京超话#,此类现象也被称作“西气东输”。这个名词原指新疆、青海、川渝和鄂尔多斯“四大气区”生产的天然气向长江三角洲地区输送的现象。现指“在西部土地上不合法政策给民众带来的麻烦因找不到有效的解决途径,从而迫使微博大众来到东部发达地区表达怒气的一种自发现象。”

强制服药争议

在过去一周,有大量新疆网友在微博的超级话题“乌鲁木齐”下发帖称,当地社区向他们发放了药物,并以拍照上传确认、社区人员上门监督等方式要求其每天服用三次。

至少六名居住于新疆的市民对BBC证实,他们被社区发放了药物,主要为连花清瘟胶囊、阿比多尔(Arbidol)以及中草药。出于安全考虑,他们均要求匿名。

尽管其中一人表示,他所在的社区居民可自愿决定是否服用这些药物,但剩下的人均表示,服用药物已成为强制性要求。

“我是接到社区电话,说我是经过大数据筛查判定的密切接触人员,但他们也没说原因,”一名乌鲁木齐市民说道。“所以从封城第四天家里就开始被贴上封条,第七天开始要求我们喝药……但最近这几天开始要求喝药时一定要拍照上传到群里。”

在微博#北京超话#上,一些网友称,社区要求每天强制喝药,孕妇都不放过,有的是由社区人员上门看着喝药,有的管制严格的社区需要在微信群中每天发布喝药的视频。为了检验民众是否真的把要喝下去了,社区人员要求喝药的民众张嘴展示口腔。而当局却对这些药的成分讳莫如深,很多网友表示被强制喝药后感到头疼、恶心、肚子疼。而至于强制喝药的原因,有网友援引社区人员解释称,喝药后核酸检测只会呈现阴性。

香港大学医学院教授金冬雁批评新疆强制要求民众喝药的行为。他对BBC表示,目前国际上普遍认可的对2019新型冠状肺炎有治疗效果的抗病毒药物是瑞德西韦(Remdesivir)。他表示,像连花清瘟及阿比多尔对于轻症患者的治疗作用“仍没有非常确凿的证据”。

“就算他们有效,也是用来治疗病人的。你也不能给大众,这些健康的人普遍使用,”金冬雁强调说,“是药三分毒,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药有预防作用,中国自己的指南也不允许这样做的。”

“你不能完全把这个当成一个运动式来做,而且完全根据长官意志来搞防控,这是违背科学的,”他补充道。

家门被贴封条禁止出门禁止发微博

乌鲁木齐等多个城市的住宅小区采取完全封闭式的管理。上传至社交媒体的图片显示,很多住户的家门口被贴上封条或胶带,完全禁止下楼。

从8月16日起,新疆已连续8天没有新增确诊病例,但当地的防控措施依然非常严格。在乌鲁木齐,人们依然停工、停业,被要求待在家中。滞留当地的外地人也不被允许离开新疆。

一些网友还表示,自己社区不许在微博发布任何信息,否则后果自负。还有网友发布一个用游戏植物大战僵尸音乐配乐的视频。视频中,一个社区的民众在楼下散步,每个人的步调一致,前后间隔数米,围绕一个花坛在行走,与僵尸的音乐呼应毫无违和感,但也让不少网友看哭了,纷纷表示,“就算是这样,我也想下楼!”

另一个视频显示,被困在家中30多天的新疆民众在夜晚开窗疯狂呐喊,无比凄惨。而新疆民众在微博发出的呼喊,没有一家中国媒体予以报导,他们的痛苦与无奈和“404”一起被淹没在中共严格的网络审查及厚厚的防火墙内。

金冬雁认为,新疆防控措施是“过度的”。他表示,很多地方疫情的卷土重来主要都是由一个“超级传播事件”所导致,当局在掌握传播链后可以进行更加精准的防控。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728.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