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民生 > 正文

中国贫困现状:底层女性连卫生巾都用不起

散装卫生巾非常便宜,但也存在没有品牌背书,且生产资质不明确等问题。不过,即便如此,它们仍拥有着大量的消费者。

没有外包装、没有保质期等相应标识、100片仅卖22元——这是淘宝上售卖的散装卫生巾。

8月28日,散装卫生巾的话题冲上了微博热搜。起因为有网友在某散装卫生巾网店内评论质疑:这么便宜的三无产品也敢用?也敢乱买?有两位买过的顾客回复称,“生活难”“我有难处。”

她们并不是一个小规模群体。事实上,淘宝平台上售卖散装卫生巾的网店,大多月销量有200-300件,购买评论较多的有近800条。客人们讨论着这些产品是否舒适好用,也有人分享称一直在购买。

价格或许是她们选择这些散装卫生巾的原因。

月经与卫生巾,对于女性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平均来说女人一生中有2535天是经期,这相当于人生中将近7年的时间。女性必须购买足够的卫生巾,棉条或其他卫生用品来维持日常生活的体面和方便。

另一方面,卫生巾是需要频繁更换的。一个成年女性正常的经期出血量在20-80ml,理想状况下需要每隔2-3小时更换一次卫生巾。而月经棉条、月经杯这类传统卫生巾的替代品更换频率虽然可以较少,至少每8小时更换一次。不过由于这类产品在中国普及率不高,大部分女性仍会选择使用卫生巾。

BBC曾经推出过一款“月经开销计算器”,计算器得出,假设一个55岁的女性,从12岁开始来月经,那么她一生中将会花费1604.52英镑购买卫生用品,也就是将近14627元人民币

在中国,居民收入之间仍然存在这不小的差距。李克强总理在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记者会上,披露了这样一组数据,目前中国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由于生活条件与收入水平的差异,贫困家庭的女性在经期时一天可能只舍得使用一片卫生巾。

而淘宝平台上的散装卫生巾非常便宜。卫生巾的长度、型号有各式各样的选择,仅覆盖着一层塑料内包装的棉片们被整齐罗列成排,再用透明塑料包裹。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便宜、量大,而每片的单价平均在3毛钱左右。

不过,低价也许并不代表这些卫生巾不合格。

界面新闻向数家散装卫生巾网店询问,客服均表示自家销售的产品有自己的牌子、有工厂消毒证明、工厂许可证和监测报告等文件。

出现在微博热搜中的网店,也出示了一份生产经营执照。它所属公司为泉州祥禾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08月04日,主要经营范围为制造、销售卫生用品等。根据该公司官方微博信息,它生产卫生巾、护垫、婴儿纸尿裤/片、成人纸尿裤/片,产妇巾、产妇成人护理垫、防溢乳垫和成人婴儿湿巾等10多条生产线,拥有“心婷”“依尔曼”“妈咪护理”和“浪漫少女”等品牌。

这家公司拒绝了界面新闻的采访请求,根据天眼查APP信息,该公司通过了2018年、2016年的当地政府机关抽查检测。

不过在事件发酵后,某企业信息平台表示微博用户@泉州市祥禾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声明称,某电商店铺内散装卫生巾存在证件套用现象,店铺内只有部分产品来源于厂家,另外部分来源不明。

该微博帐号同时发布了声明,称公司主做实体经营,对于线上经营不了解,导致此前认证的官方帐号遗失。对微博传言近期会进行回应。

散装卫生巾网店们的发货地大多标注着福建泉州福建也是卫生巾生产厂家的主要聚集地之一,当地最知名的卫生巾相关企业是恒安国际,旗下拥有安乐、安尔乐卫生巾,安儿乐婴儿纸尿裤,心相印纸巾等品牌。产业集群也是这里成为散装卫生巾发货地的原因之一,不过即便如此,散装卫生巾的质量是否全部能达标仍然存疑。

而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市面上的卫生巾是不是卖得太贵了呢?

制造卫生巾的成本低廉早已是公开的事实。此前重庆百亚卫生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准备IPO时曾披露生产成本,根据当时的招股书,一片卫生巾成本约为4毛钱,而在终端市场,该公司旗下卫生巾品牌“自由点”的产品平均售价约为1.25元每片。

这也是目前市场上大部分卫生巾品牌的售价。在天猫超市上销量靠前的品牌中,高洁丝一款日用臻选的卫生巾16片售价为29.9元,单价约为1.9元;护舒宝云感卫生巾的日常售价为16片17.9元,单价约1.1元;苏菲的夜用超熟睡系列8片日常售价15.6元,单价约1.95元。

在制造成本之外,公司们还需要负担需要支付营销、生产、研发等相应产生的成本费用。此外在税收方面,中国的卫生巾适用的是增值税。中国现行增值税属于比例税率,根据应税行为一共分为13%,9%,6%三档税率及5%,3%两档征收率,目前卫生巾的增值税应为13%。

“月经贫困”的现象最近几年也被中国的一些公益与慈善组织所关注。但目前对于这方面的报告依旧少见。

智研咨询曾在2016年做过一次调查,随后的报告显示2012年至2016年,中国卫生巾市场渗透率由91.3%提高至96.5%,趋近于饱和,即使在三、四线城市及农村乡镇等地区,卫生巾和护垫的使用也已得到了较为全面的普及。

但是卫生巾和护垫的使用仅只是一个开始。这份报告称,三、四线城市及农村乡镇女性与一、二线城市及沿海发达地区的女性收入及个人健康护理意识,依然存在较大的差距,其对卫生巾和护垫产品的品质要求、体验的多样性追求及更换频次远未达到发达地区水准。

而在散装卫生巾出现在微博热搜后,不少人开始关注“月经贫困”这个话题。

“看到这个我真的很难过,因为至少我还可以挑选(品牌和产品),但很多人是不能的。”一位网友说到。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界面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31/1495736.html

民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