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香港之完结 与大陆“改革开放”走上绝路同步发生

—一切只是巧合

作者:
到了加拿大,就不行了。加拿大索性取消医疗私有化,每一个医生都是公务员。确实医院都盖得像养和,但初发现癌症,只要认为第一期,须排期半年才有得做手术。有人在加拿大突然牙痛,死去活来,明明认得一个好朋友是牙医,请他帮忙,该牙医朋友说:不可以,一切要经政府,我现在来替你看症,我就是犯法。这就是社会主义癌症扩散之弊。

英国公共医疗本来是社会福利,前首相艾德礼战后重建经济,大手笔建立,还拆除伦敦的贫民区,兴建公屋。后来麦理浩来香港照搬这套,而且香港的钱比英国政府多。居然真有一个外来殖民地政府真心想改善香港华人民生,而不是自己贪污、将财产和子女私送外国,如此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三千年历史几未见过,遂将麦理浩当救世主。

到了加拿大,就不行了。加拿大索性取消医疗私有化,每一个医生都是公务员。确实医院都盖得像养和,但初发现癌症,只要认为第一期,须排期半年才有得做手术。有人在加拿大突然牙痛,死去活来,明明认得一个好朋友是牙医,请他帮忙,该牙医朋友说:不可以,一切要经政府,我现在来替你看症,我就是犯法。

这就是社会主义癌症扩散之弊。

社会福利主义,只能有限推行。当人口膨胀,整体生活富裕,尤其多了外来移民,移民在经济好时会拼命在基层勤劳建设,但是毕竟人性自私,移民家庭一旦失业,也会躺着享受西方国家的医疗和房屋福利。因为想到卖命了几十年,医疗福利之回报,当然要尽情领取。

然后是左胶思想之“我我我”大我本位。我有这样权利,我有那项权益。我头昏咳嗽,有权挥手叫救护车进医院。社会福利最终一定会滥用,导致加税。一加税加最低工资,企业就会撤退。

二十世纪为西方资本主义经济提供良性实验,有两个地方:一个是一九九七年主权移交中国之前的殖民地香港,另一个是一九七九年邓小平决定引入外资经济改革之后的中国。

中港俱华人社会,只要政府放开手,华人死活拼命工作、储蓄存款、为子女卖命的民族奴工(不是奴才,那是读过书的中国人的另一种)基因,一定得到最大的发挥。邓小平和麦理浩在一个重迭的时空,但又在两个不同的社会,俱利用了华人的良性基因。

这两条轨道,八十年代完全交集,中港直通车、白天鹅宾馆、深圳特区、香港居屋、免费教育,全部在这十年一齐实现,因此成为香港和中国人历史上罕有的黄金十年

为何上一代黄面孔的山东警察宁愿替英国人守港督府,也不回大陆甘肃省,全家做殖民地二等良民?因为英国管治配对了中国人基因,这两条轨道一分叉,奇迹即刻终结。香港之完结,与大陆“改革开放”走上绝路同步发生。这就是历史规律。

因此英国要重建,需要引入香港华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02/1496274.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