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魔镜!魔镜!看美国大选民主党人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

作者:
民主党人似乎生活在一个与我们并行的世界里. (Star Trek)中《魔镜》(Mirror)那集所描述的那样?在这些世界里,同样的人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下,但是在一个世界里,他们是好人,而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们却不是好人,都长着山羊胡。

我刚刚在福克斯新闻上听了三天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虽然我认为我没说错,可是一些民主党朋友在Facebook上发帖说,福克斯新闻没有报导此事。但是正如我后来指出的那样,民主党人似乎生活在一个与我们并行的世界里,我猜想,其实那里收不到福克斯新闻。

我被这种悲观和指责震惊了,而一些左翼专家却对此表示赞赏,一些所谓进步的熟人认为这让人耳目一新。也许我看的是一些深度虚假的视频,因为我发现它与这些人的议论截然不同。难道进步派人士和保守派人士生活在并行的世界中,就像原版《星际迷航》(Star Trek)中《魔镜》(Mirror)那集所描述的那样?在这些世界里,同样的人生活在同样的环境下,但是在一个世界里,他们是好人,而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们却不是好人,都长着山羊胡。

让我们来看看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演讲。

约翰·克里

首先是约翰·克里,他曾在巴拉克·奥巴马政府担任国务卿,但是未能成为总统候选人。在批评唐纳德·川普总统的外交政策时,克里竟然说奥巴马“消除了来自伊朗的核威胁”。在另一个世界里,也许吧,但是在我的世界里,奥巴马给了伊朗一千五百多亿美元。2016年,德国披露伊朗在该协议上作弊。2017年,伊朗拒绝联合国核查人员进入。2018年,以色列证实伊朗作弊。

按照克里的说法,在这个并行世界里,川普总统继承了一个“更和平的世界”,但是却“让它破产了”。在这个并行世界里,克里和奥巴马政府“建立了一个由68个国家组成的联盟以摧毁伊斯兰国”。在我的世界里,他们也建立了联盟,但是从未摧毁伊斯兰国。在我的世界里,在奥巴马卸任之际,奥巴马所谓的“合资团队”正在全世界建立哈里发统治。奥巴马开始为自己的无能辩解,声称他一直在说“不会很快”消灭伊斯兰国。可是川普总统在我的世界执政仅一年多,就基本上消灭了伊斯兰国。

在我的世界里,就在克里称川普总统外交政策失败的前一天,川普总统完成了以色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之间历史性的和平协议谈判。在克里发表讲话三天后,美国要求恢复联合国对伊朗的所有制裁。既然川普总统设定了红线,你最好不要越过它,至少在我的世界里是这样,在民主党的并行世界里则另当别论。

米歇尔·奥巴马

米歇尔·奥巴马这个女性有一句话很有名,她宣称在她丈夫在民主党总统初选中表现出色之前她从不为自己的国家感到自豪。她演讲的第一句是:“美国的故事里有很多美好,也有很多痛苦,也有很多斗争、不公和要做的工作。”

她继续说道,“四年前,太多的人选择相信他们的选票无关紧要。也许他们感到烦透了。也许他们认为结果不会很接近。也许是感到障碍物太陡了。”很明显,四年以后她仍然没明白为什么在她丈夫执政期间,许多美国人感到被冷落了。

她继续解释道,“无数的有色人种继续被无辜杀害;陈述黑人的生命至关重要这一简单事实仍然会遭到国家最高官员的嘲笑。”然后她列举了很多现代美国的邪恶和不公正,尤其是警察和美国机构对少数族裔犯下的罪行。她承认,她丈夫没能做到的事情乔·拜登总能做到。这番话又回到了并行世界中,因为在我的世界里,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少数族裔的失业率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

米歇尔·奥巴马设想了一个世界,在那里人们不再“只因为自己的肤色并且只顾自己的事”而被关进监狱,人们不再“恐惧地看着孩子被人从亲人身边拽走拖走,扔进笼子里”。在她的世界里,悲剧从川普总统开始,但是在我的世界里,她自己的丈夫正是悲剧的起源。她渴望著有一天,“和平抗议者不会因为拍照而遭到胡椒喷雾剂和橡皮子弹的袭击。”可是在我的世界里,烧毁教堂的人不可能被当作和平抗议者。

伯尼·桑德斯

在伯尼·桑德斯看来,我们正生活在一个糟糕的时代。我可以同意,但是他并不关心美国主要城市的骚乱。桑德斯认为危机在于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气候变化、贪婪、寡头政治和偏执。他还提到了健康危机,自从上次竞选总统以来,他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事实上,他在国会的整个时间都在讨论这个问题。他还讨论了“经济崩溃”。但是在我的世界里,我们强劲的经济顶住了一百多年来最严重的瘟疫产生的影响。

在他的世界中,川普总统是“我们的民主制的敌人”。他声称,在本届政府的领导下威权主义已经根深蒂固。在我的世界中,正是奥巴马政府利用美国国税局来打击保守团体,把无辜的人当作替罪羊以掩盖他们自己在外交事务上的失误以及导致的美国人的生命损失,支持外国独裁者损害本国人民的福祉和生活,释放伊斯兰恐怖分子以换取美国逃兵,并且窃听政治对手。在我的世界中,四年前,民主党操纵选举过程阻止了桑德斯获得提名。

然后,桑德斯列举了一系列拜登将推行的社会主义政策,以“推动我们前进”。我们会相信拜登的助手和公关人员对我们的保证,因此相信拜登是一位温和派吗?或者我们会相信拜登将实施桑德斯向其追随者承诺的那些社会主义政策吗?也许在并行世界里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希拉里·克林顿

希拉里·克林顿演讲的第一句是“在上次选举之后,我说‘我们欠唐纳德·川普一个开放的思想和领导的机会’”。我不记得她说过这样的话。我记得她说选举结果被人偷走了。我还记得她说她实际上赢了,我记得她几天前说过这句话。可是也许在那个并行世界里,希拉里·克林顿已经不失尊严地接受了自己的失败。

她在后来的演讲中补充说,在过去的四年里,总是有人这样对她说“我没有意识到他有多危险”“我希望我能回到过去重选一次”“我本应该去投票”。之后,她又补充道,我们需要确保“川普不会再次通过偷偷摸摸的方式获得胜利”。你看,即使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她仍相信她是上次选举的真正赢家。

和其他民主党人一样,她以一种悲观的调子结束了演讲:“现在美国有很多令人心碎的事情,事实是,很多事情在瘟疫大流行之前就已经破碎了。”似乎他们执意要让我们知道事情到底有多么糟糕,而且从来没有好过。

巴拉克·奥巴马

巴拉克·奥巴马首先提到了宪法,在他自己的总统任期内,至少在我的世界里,他多次绕开了宪法。巴拉克·奥巴马宣称川普总统“对这项工作毫无兴趣”。虽然你可能不同意川普总统的观点,但是他显然是在努力工作。

在这个另外的世界里,巴拉克·奥巴马从第一天起就支持川普总统,这与在我的世界中发生的完全相反。奥巴马的确在2016年川普当选后立即发表了团结言论,但是此后他几乎没有克制地反覆批评他的前任和继任者。他对乔治·W·布什的批评开始于他的就职典礼,贯穿他的整个总统任期,作为藉口来说明为什么他无法结束对外战争,为什么在他任期内外交关系恶化、经济无法启动。

在2016年的竞选中,奥巴马宣布川普“不适合担任总统”。川普当选后,奥巴马打破先例,多次批评川普总统,至少在我的世界里是这样的。

卡玛拉·哈里斯

卡玛拉·哈里斯在她的演讲中明确表示,选她和乔·拜登,让一名嫁给犹太男性的亚裔黑人女性进入或者接近椭圆形办公室,这是美国走向种族公正和平等的第一步。在她的世界里,在这个国家,没有一个有色人种曾被选为高级官员。在我的世界里,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了,而且使种族分歧更加严重,而不是改善。

哈里斯告诉我们中共病毒具有种族主义性质。在她的世界里,这场瘟疫是由“生殖和产妇保健方面的不公正”以及“警察过度使用武力”造成的,难怪川普总统对病毒毫不在意,想让人们回去工作,因为他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乔·拜登

乔·拜登做了一个简短的演讲,受到了各方面媒体的赞扬。(虽然媒体没有报导,但是他确实搞砸了,他说:“这里是美利坚合众国,在我们一起做事的时候,我们从来都是一事无成。”)

这是因为人人都知道,乔·拜登生活在自己的私人世界里,在那里他确实有能力领导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他的世界当然不是我的世界。

作者简介:

鲍勃·泽德曼(Bob Zeidman)拥有康奈尔大学的文学学士和理学学士学位。他是一位发明家,也是成功的高科技硅谷公司的创始人,包括泽德曼谘询公司、软件分析和法医工程公司。他也从事小说创作,最近出版政治讽刺作品《善意》。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英文《大纪元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05/1497372.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