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中共国的“乡村特务”

—文革期间的乡村特务

作者:
对于文革期间乡村的特务记忆,现在看起来很可笑,却是十分真实的生活。就如同现在,在网络上,某些知识界的人,喜欢随意给某某弄个汉奸的帽子一样。 其实这种随意定汉奸,是文革期间抓特务的遗风在知识界的残留。想想也很好笑。

文革前的反特片,特务一般都是女的。并且长得十分漂亮,穿的也不俗气,很是让人惊羡。特别是那些穿着美式军服的女特务,让不少看电影的少年们着迷。农村人喜欢开玩笑,爷爷辈的总是问孙子辈的孩子们:“长大了把北沟的哑巴找来给你当老婆,行不?”

孙子辈的回答:“不,我要那个女特务。”

一般来说,特务对于农村,是很遥远的事情,反特片就有很少有农村反特的。农村的孩子们,都认为特务们在上海广州,因为反特片里反映的特务,都在上海和广州当特务,不但农村没有,就连北京也没有。农村孩子们,往往把上海和广州当做是特务的基地,从上海和广州回到农村的人,孩子们都用看待特务的眼光看待他们。我们村子里有个在广州工作的人,回到村子里,就有孩子们问:“见过特务没有?”

那个人说:“没有。”

孩子们就有些不相信地问:“电影里都说广州有女特务,你在广州能看不见?”

那个人笑笑算是回答。

但是到了文革中间,农村就结束了没有特务的时代。地富反坏右都被斗争了一个遍,再斗就没有多大意义了,很想找一个其它类型的人斗争斗争,改改口味。但是农村除了地富反坏右还是地富反坏右,很难找到其它类型的人拉来斗争一次。有一天,人们干活的时候,捡到了一些花花绿绿的从台湾飘过来的传单。农村人很奇怪,台湾那么远,这些传单是咋飘过来的?很是纳闷。后来民兵排长到公社开会,公社说那些传单是台湾放过来的气球撒的,在联系潜伏的特务。其实捡到传单的人说,传单上印的是台湾的房子和台湾的公路之类的东西。

有了传单,就有了特务。

我见到第一个特务是邻村一个在东北修过铁路的人,查来查去,就把他当成了特务给抓了出来。原因是他家有一个镜框,里面摆着照片。其中有一张是,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扎在裤腰里。他的一支胳膊掐着腰,很是神气。那个时候,农村是没有人把上衣扎进裤腰里的,因为那个时候很多人没有勒皮带,一般都是裤腰带,把上衣扎进裤腰里,就露出了裤腰带,很不好看。还有那个时候,上衣都是自己母亲缝的中式布扣对襟上衣,扎进裤腰也十分难看。照片上,他掐腰的胳膊上,还搭着一件蓝色的上衣,背景也很辽阔。农村没有特务的时候,人们问他:“照片在哪儿照的?”

他说:“在东北。”

人们问:“东北哪儿?”

他说:“往我身后坐火车,一天就到苏联了。”

抓特务的时候,人们一回忆就想起来他身后的苏联,就把他当成了苏联的特务。开斗争会的时候,他说:“我不是特务。”

斗争他的人说:“你到过苏联,还不是特务?”

他说:“我没有到过苏联。”

斗争他的人说:“你说过坐火车一天就到了苏联。”

他说:“我说是坐火车到苏联需要一天时间。”

斗争他的人说:“你连时间都算好了,是不是想往苏联跑?”

他说:“那是火车时刻表上说的。”

无论他怎样辩解,还是坚定地把他当成了特务,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游斗。斗争地主富农的时候,无外乎就是多交了几十斤麦子和少交了几十斤麦子,听起来很没有意思。斗争特务,能把苏联和苏修联系起来,有意思多了。那个时候,坐过火车的人也不多,斗争的时候,让特务交代怎样修铁路,火车怎样开过来,让人也算是开了一点眼界。

修铁路的特务斗争了一段时间,又抓住了几个新的台湾特务。

有一天村子里来了几个收尿硝的人,是福建人。他们拿着大口袋,五毛钱一斤收购厕所里经过长年积淀起来的黄白色尿硝。他们说是福建一家炮场的,收购的尿硝用来制造鞭炮。农村生活苦,一年到头就靠一缸酸菜佐饭。早上酸菜放点盐,上午锅里丢点酸菜放点盐,晚上依然是酸菜放点盐。福建人吃不惯酸菜,也吃不惯农村的红薯糊汤,其中一个年轻一点的问:“你们一年到头就吃这个?”

都说:“是的。”

那个年轻人两只手放在一起,做出一个鱼在水里游的样子说:“要是我们常年吃这个,就上那边去了。”意思是偷渡到台湾或是东南亚其他国家。

他们一行四人就成了特务,在村子里游斗。和修铁路的特务一样,他们也戴上了广播筒糊的高尖帽子,敲着锣在村子里的碾盘上说:“我们是台湾的特务,收购尿硝不是制造鞭炮的,是制造炮弹的。”年纪大的那个是负责的,说:“我们真不是特务。我们住在海边,曾有人偷渡,但是我们没有偷渡,我们不是特务。我们的炮场是县里的炮场,有电话,不信你们打电话问问。”

民兵排长说:“问,也要斗争几天再问。”

文革期间,广播筒除了能够拿在手里对着嘴广播,另一个用途就是制做斗争人的高尖帽子。广播筒是铁做的,戴在头上硌的头皮很疼。这几个福建人戴着广播筒高尖帽子被当做特务被斗争了三天,挨着耳朵的地方,被广播筒磨出了血迹。民兵排长才到大队给福建那家炮场打了电话,证明他们四个不是特务。但是民兵排长说:“他们四个虽然不是特务,但是有人想往台湾跑,也算是特务,斗争他们是正确的。”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共识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0/1499126.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