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李传良再爆:中国民企崩溃 地方债台高筑

黑龙江省鸡西市前副市长李传良表示:“全国,尤其是东北,各级政府都濒临破产,政府债务都高达上千亿、上百亿(人民币,下同),只是不说。”面对窘迫的财政漏洞,中共官员只能用新贷偿旧债来掩盖实情。

粮食危机浮现还在“和谐”

尽管中共仍对外大力宣传“一带一路”、“厉害了!我的国”,但中国经济下滑、粮食危机浮现已是难以瞒骗的事实。李传良表示据其不完整的讯息所知,东北农民今年种的粮早早都已被定下来了,他说:“不是因为五常大米好而买不到啊!是还没有收成就被先订走了,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屯粮现象。”

但是更让李传良担忧的是:中共仍然不断创造“和谐”的气氛,仍在掩饰中国经济严重下滑、地方民营企业几乎崩溃、民不聊生等真实情况。

他表示,现在很多中国的公务员工资都开不出来;低保户、救济户、民政贫困户等弱势群体的救济金,几乎都被拖欠;下岗工人连最低生活基本工资都没有。他说:“年轻人交的保险都给老人开支,年轻人完全没有,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这些问题都非常严重。”

从上到下腐败民营经济几全毁

中国坊间流传“国内投资不过山海关”,为何中国东北老工业基地难以发展?

李传良认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中共体制从上到下都腐败,他诘问:“如果地方党的一把手,要你送礼,你不送礼就找个理由抓你,你要怎么做生意?”

2008年10月,黑龙江伊春市当地著名企业家冯永明因贪污等罪遭扣押,经过长期诉讼,2011年1月黑龙江省伊春市中级法院一审做出判决:冯永明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的两位兄弟冯开明、冯志明也被处以无期徒刑;三兄弟均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全部财产。

李传良表示,这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家在中国的真实下场:全家遭殃。冯永明的“光明家具”公司,曾提供地方上万人的工作机会,每年交税上亿,但当时的伊春市委书记许兆君(后曾任鸡西市市委书记)想要侵吞其财产,就用了偷漏税、非法经营等名义抓捕没收“光明家具”。

经过多年诉讼,冯家也没告倒政府,最后资产被轻易拍卖。李传良说:“这些(资产)被拍卖了,谁去买了?都是被抓人的人买走了。”据其所知,许兆君透过一个深圳朱姓商人买走了“光明家具”。

因为中共官场的各种潜规则,导致民营企业难以发展。李传良说:“民营企业几乎没有了,都不敢做了。中国的民营经济几乎毁灭了。”目前中国遭遇的经济危机,问题源头仍是中共体制,只要机制一改天地宽。

地方经济问题症结:弄虚作假

李传良总结中共地方经济问题症结在于:弄虚作假。

他说:“一切数字都是虚了,官员好大喜功、虚假观念造成虚假的工业区、开发园区,很多地方开发区都是鬼城。”这是国家最大的浪费,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也没人敢去说,看出问题来了以后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他曾调看过东北各地方财政资料,发现各级城市债务,每个小县城的举债都是三四十个亿,最后都变成坏债,只能借新贷还旧债,最后还要全民承受恶果。李传良说:“宏观调控也不行,该涨的还涨,该降的没降,老百姓都不知道为什么倒楣遭殃。”

据李传良所知,东北的每个地级市少则都有一百多亿的债务,大的约是三四百亿债款,再大的有上千亿的债务,几乎全是这样。他分析原因,还是因为中共官员为了搞政绩没有钱,所以“挣钱搞开支、融资搞建设”,完全不顾及民生需求,也不在乎地方的收支平衡。

李传良认为目前中共提倡的“地摊经济”是饮鸩止渴的办法,虽然可能解决部分眼前问题,但解决不了长远的中国经济崩盘,他说:“外面的世界都被堵死了,中国怎么内循环?没有创造力、经济没有源泉怎么发展?”

共党体制为监控利益链腐败无解

中共于今年4月发布要在中国推行数字货币“试点”;8月初,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等四大国有银行,在广东深圳等几个主要城市进行大规模的数字货币测试;8月中旬,中共更突然加快速度,要求在全国推广。

李传良认为中共推行数字人民币(DC/EP),表面上是具备数字货币(DC)和电子支付(EP)等便利性,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监控,他说:“就是继续监控你,健康码、天眼、地网,在中国没有人权、自由。”这个货币没有国际加密货币的特点,没有匿名也没有安全特征。

归根结柢,中国的经济问题还是因为中共体制造成的。他说:“国家以黑打黑,以腐反腐,有的人是真黑、有的是假黑,有的人是真腐、但也有假腐。”中共从上到下都是利益链,没人敢去戳破,也没人敢去监督、查核。

无人说真话:许兆君贪腐案例

李传良表示许兆君家族转移了上亿资金到海外,虽被举报但也没人实际调查。因为他上面还有高官护着,前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前全国政协党组书记贾庆林都是许兆君的保护伞。所以许兆君的儿子可以用不到两百万成本买入红酒,再用两千多万卖出,典型的硬买硬卖;他的家族在北京有若干套房子,其中一套市价约七千多万。这些数字都很好查核,但就是没人敢去查、去管。

李传良曾将许兆君贪腐的情况上报组织,但最后许兆君却没有获得应有的处分。他说:“一开始上面都谈得很好,还说如果有人恐吓你跟上级说。我们跟谁说?我不是不呼吁,体制内呼吁没有用啊。”据李传良保守估计,许兆君家族至少有几十个亿,但调查结果却是只是贪污几千万,所以明显是“酌情”从轻处分。

李传良认为类似许兆君这样的中共党员,就算离职、退休,在地方仍有盘根错节的势力,所以尽管被抓捕了,还是有能力可以指挥其他在职人员。李传良说:“没人报、不给报。我当时是副市长实名举报也被压下来了,我反映了也没有结果。”尽管最后许兆君的确是被查了,但也是蜻蜓点水的处罚。

李传良说:“一个国家政党、政府不让人民说真话,那就没有希望了。如果我可以发声,有呼吁的地方,我不会逃出来的。”中国目前的状况就是暗潮涌动,人们完全不敢说话,然而,想说话的人却很多。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徐绣惠洛杉矶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1/1499438.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