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自己找上暴虐?港府何不拍抗日乌龙的两千

—八百和两千

作者:
以旺角十二岁小妹妹自己找上暴虐的逻辑:这炸死的两千人明知道前一天是历史性的“八一三炮战”,知道日本战舰已经开进来,明知道会有严重的交火,却不留在家里,往大街乱跑,也算是自己找死了。

香港旺角西洋菜街十二岁女童与兄长去买文具,街头遇到防暴警强行制裁、街道箍压,大受伤害,引起社会争议。

亲中阵营不忿特区社会反智,质问:“去暴乱区买文具?两兄妹十几岁,聋㗎?”

一声棒喝“聋㗎”,令人吓一跳。

然而,“当日政府不停呼吁市民不要去旺角高危地方,呼吁市民唔好停留”,即明知那里有暴乱,这两兄妹偏偏还要去找死,不要怪警察的棍子无眼。

适逢“纪念抗战胜利七十五周年”,中日战争开头,发生了也不知天高地厚不顾警告送头找死的惨案。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四日,即上海淞沪会战第二日,数百万上海民众与难民大批涌入早已宣布中立的法租界,街巷桥梁挤满了人。

当日下午四时,两架军机飞过,忽投下两颗大炸弹,击中闹市的大世界游乐场门外。由于行人挤拥、汽车黄包车黑压压的一大片,炸弹在空中爆炸造成两千多人死亡。

有历史书说是日本空军向市中心的市民投掷炸弹,真相不是这样。事实是日本战舰开进黄埔江中心,中国空军奉命飞去战舰上空炸掉。黄浦江在外滩,江面狭窄,投弹本高风险。果然黄浦江的日本战舰发高射炮,轰炸机中弹想折回虹桥机场,无奈机上负载炸弹的支架击中了,不断冒烟。

空军手忙脚乱,眼看捱不回虹桥机场了,只有跑马厅比较空旷,狼狈想将炸弹投到跑马厅。

哪知机师视力有问题,将两枚炸弹误投向大世界游乐场十字路口。熊隆一声,就炸死了两千人,包括一个在中国传教多年、为中国教徒出版刊物的英国传教士,他刚开车在交通灯口等红灯转颜色。

以旺角十二岁小妹妹自己找上暴虐的逻辑:这炸死的两千人明知道前一天是历史性的“八一三炮战”,知道日本战舰已经开进来,明知道会有严重的交火,却不留在家里,往大街乱跑,也算是自己找死了。

电影“八佰”讲中国军队如何抗日,没有包括这种可笑的乌龙。若“八佰”之外,由香港特区政府赞助派导演去上海搜集资料,并实地取景,加拍一出“二千”,在香港广为宣传,呼吁香港市民和儿童,在早一天知道街道有暴乱时,千万不要出去买文具,林郑政府和护苗基金不管聋不聋,都会免除很多误会。

虽然所谓杀敌两千,自损八百,网络世代,许多不必要的争吵,皆源于讯息不够流通而已。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2/1500059.html

短评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