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张菁:外卖平台算法的背后

作者:
在中国,中共只是一味追求技术的超越和领先,并不去考虑在技术进步下如何保障人的各种权利和自由,因此,我们看到,中共的技术越来越先进,但人民却感觉到生存空间越来越被挤压。例如遍布大街小巷的摄像机组成的“天网”,和摄像机背后的人脸识别、步态识别、甚至戴口罩都能识别的智能算法,让每一个人的隐私荡然无存。

北京官方通报,有外卖速递员确诊,患者发病前平均每日会接约50单送餐,遍布北京大片地区。有大陆专家表示:病毒可能污染食品。(视频截图)

近日,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引发热议,文章指出在外卖系统的算法与数据驱动下,为了能够“准时”送达,骑手疲于奔命,导致他们“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随后饿了么和美团两家外卖平台相继回应,饿了么将增加一个“我愿意多等5分钟/10分钟”的小按钮;美团则统一给骑手留出8分钟的弹性时间。

这是又一个AI智能算法本该服务于人,却变成人受制于AI的案例,现实问题是外卖系统的算法给外卖小哥制定的一系统规则,导致外卖小哥们在工作中被系统算法所围困,被算法压榨,虽然这算法是由人类的程序员编制的。

大数据和智能算法的技术进步催生了共享经济和平台经济的繁荣,也出现了这些能够利用平台挣钱的外卖小哥,这或许是表征当今中国经济繁荣的一个特殊标志。人们陶醉于“屌丝经济”的繁荣,满大街疾驰的“蓝骑士”和“黄骑士”,让人们享受着高效率的餐饮快送服务。

但对于外卖小哥而言,技术真的为他们带来更好的东西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他们感觉被平台压榨,自身的空间在一点点缩小,但他们却毫无还手之力。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可以同平台周旋的筹码,更别提抗衡了,因为他们依靠在平台的工作来养家糊口。

在当下的即时配送领域里,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两大平台称雄称霸。平台凭借自身的大数据,不断重新制定规则,不断“优化”规则,在平台之间的竞争中,进一步提升配送效率,压缩配送时间。不幸的是外卖小哥正是这个配送链条中的最后一个环节,直达客户。

平台常说“用户体验”这个词,为了达到用户体验的极致,目前从下单到完成配送,所用时间可能已经压缩至30分钟之内。但30分钟这个时间,却是系统计算出来的,或者是由人输送给算法的目标答案。

美团配送资深算法团队今年2月撰文称,算法大致是将一天24小时分为48个时间单元,即以30分钟做为最小颗粒度来进行分析,目标设计为,配送站点运力满足订单量的时间单元最多。但因为订单量和每个站点的运力需求无法匹配,所以算法团队便把业务约束转化成了带惩罚的目标函数。

那么算法是如何驱使他们的呢,在一单单的配送过程中,他们都要面对哪些约束条件呢?

首先,系统为此单配送已经设定了一个预计送达时间,外卖小哥必须保证在这个时间前送到,否则就面临差评,超时惩罚等后果,而且由于“连坐”设计,整个配送站都会跟着受到惩罚。

其次,为了保证这个预计送达时间,系统算法只考虑直线距离,而送达所必须的,如爬楼梯(等电梯)、小区门口登记、红灯等待时间等等,却未考虑在内。这导致人性化的缺失。

最后,在系统算法的“铁律”面前,按时送达成为第一要素,而生命安全却被排在次要位置。这已经违背了技术进步、技术向善的宗旨,人的生命在技术进步的算法中,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科技向善,会给人类带来福祉,科技作恶,会给人类带来灾难。科技发展和应用必须在人类的道德和伦理的框架之内,关注弱者而不是欺压弱者。

在当今全球人工智能的发展过程中,人们越来越关注相关的伦理、法律问题。如美国要求在开发和使用AI的技术中必须反映包括自由、人权、个人尊严、法治、隐私权等等的核心价值观,并致力于对人们的有益性。

硅谷的科技公司都设立了道德委员会,正积极讨论如何把伦理法则融合进产品设计,并对之前的一些“说服式设计”的道德立场进行反思。

但在中国,中共只是一味追求技术的超越和领先,并不去考虑在技术进步下如何保障人的各种权利和自由,因此,我们看到,中共的技术越来越先进,但人民却感觉到生存空间越来越被挤压。例如遍布大街小巷的摄像机组成的“天网”,和摄像机背后的人脸识别、步态识别、甚至戴口罩都能识别的智能算法,让每一个人的隐私荡然无存。

中共将科技发展做为争霸全球的手段,只会对内恣意妄为的压制,对外肆无忌惮的掠取,但这样的做法必将让其自食其果,成为中共加速灭亡的催化剂!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4/1500719.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