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印度可否取代中国 成为澳洲重要贸易伙伴?

澳大利亚与中共之间的紧张关系,升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中澳之间不对等的贸易依赖,也成为澳洲当局需要积极处理的问题。

如今,随着中共瞒疫导致全球蒙受无比的损失,加上中共不断在国际间挑起纷争,各国积极与中共脱钩的局势已相当清晰。如今,澳洲已把眼光转向另一个新崛起的亚洲大国——印度,希望摆脱对中国的过度依赖。

澳大利亚对中国的依赖程度有多高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澳大利亚呼吁对病毒起源进行调查,此举踩到了中共的痛脚,北京因此出台了一些贸易限制和旅游警告,让澳洲经济过度依赖中国的问题,再度浮上台面。

根据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DFAT)发布之《2020年贸易和投资概览》,在2018—2019财年中,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双向贸易额高达2350亿美元,占去了澳洲全年双向贸易总额的26.4%。这个数字不仅排名首位,更是第二贸易伙伴日本(885亿美元)的两倍有余。

若单看出口额,中国的占比更高。在2018—2019财年,澳洲对中国出口超过1530亿美元,占比达32.6%。

在不断增长的对华贸易下,澳洲经历了连续28年的经济增长,这是全球已开发国家难以望其项背的历史纪录。然而,这也让澳洲在对中国依赖的泥淖中越陷越深。

大量的贸易往来并不是澳洲最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澳洲依赖中国的程度,远大于中国依赖澳洲。

据BBC报导,对澳洲来说,中国是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但中国对澳洲的出口量,仅占中国出口贸易总量大约3%。因此,面对中共的贸易限制时,澳洲无法像美国那样对中国采取对等的贸易战

除了进出口额,中国赴澳的留学生人数、移民人数也长年居冠,也带动了澳大利亚的房地市场等。

为了应对过度依赖中国的危机,澳洲把眼光转向了正在崛起的亚洲巨人“印度”。澳洲当局正努力摆脱对中国过度的贸易依赖,积极开展与印度等国的贸易关系。

印度是新崛起的亚洲巨人

印度是快速增长的亚洲经济体,不论在人口数与消费力上都正快速增长。

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在2019年的普查中,中国的人口以13.98亿人排名第一,印度以13.66亿人排名第二,两国的人口数仅相差约3200万。估计数年内印度就将取代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人口国。一些经济学者更指出,中共当局的普查数据存在许多明显矛盾之处,很可能有浮报人口数之嫌。

快速增长的人口,不仅为印度带来了大量的劳动力与消费能力,印度赴澳洲的留学生与移民数量也节节攀升。

据彭博社报导,教育相关服务是澳洲服务业增长最快的重要市场。2019年,来自印度的新生人数同比去年增长32%,印度也已正式超过中国,成为向澳洲净移民的最大来源,其侨民人数仅次于中国与英国。

为加深合作与双边关系,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于6月与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举行了线上视频峰会。两人签署了九项协议,并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预计在科学研究、网络、基础设施、贸易、教育、物流、国防科学和印太海事问题等一系列协议加以合作。

据《澳洲矿产杂志》报导,澳洲矿业与资源部长皮特(Keith Pitt)说,在印澳协议之下,澳大利亚可能将成为印度最大的钴和锆石供应国,其它矿产如:锑、锂、稀土和钽,也能出口印度。

“印度为澳大利亚的关键矿产提供越来越多的出口机会,尤其当印度希望建立国防、太空相关的制造业之际。”皮特说。

“其它印度政府的政策,例如:印度制造计划、2030年汽车全电动化计划等,预计将增加印度对关键矿物的需求。”他说。

“我们可向印度提供教育、医疗保健服务,在科学和科技方面也具有合作潜力。”葛瑞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国际关系教授伊恩·霍尔(Ian Hall)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

“印度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的消费市场,比商品更重要。”伊恩·霍尔说。

降低对中国依赖需推动多元具战略意义的市场

尽管有观察人士表示,对澳洲来说,短期内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取代中国的贸易量,但是,澳洲正在推动数个规模较小,但具潜力与战略意义的市场。

除了印度之外,莫里森去年也曾到访越南,积极向当地推销澳洲的生态旅游和大学,媒体特别指出,这是澳洲总理25年来首次到访越南。

今年9月初,澳洲、日本、印度为了对抗中共在贸易中的主导地位,三国的贸易部长就“强化印太地区供应链”举行线上会议。联合声明指出,三国的代表们已敦促各自的官员们,迅速敲定细节,以期顺利在今年内产出计划。

同时,美国副国务卿史蒂芬·比根(Stephen Biegun)表示,现存的美印澳日的“四方安全对话”(QUAD,又称美日印澳四方同盟)属于非正式战略论坛,仅定期举行峰会及联合军演,未来可升级更实质的多边联盟,在经贸领域增加合作。未来更可邀请韩国、越南和新西兰等国家加入。

9月12日,澳洲外交次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接受《澳洲人报》采访时,公开表示澳洲政府永远不会容忍北京对澳洲的干涉与挑战。

“无论挑战来自哪里,澳大利亚都应该,澳大利亚都必须,澳大利亚都会捍卫自己的利益,如果我们不这么做,我们将会面临越来越糟的局面。”孙芳安说,“那些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机构:我们的议会、民主、法律制度、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都确确实实受到了威胁。”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陈霆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7/1501684.html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