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李怡: 好莱坞的价值异化

作者:

一夜之间,被转发过万次,成为在Twitter上木兰话题第一条的文字是:“不要看木兰。不要鼓励迪士尼制作这样的电影。观影体验完全是一场折磨。我又累又气,彻底精疲力尽了。”

迪士尼制作的《花木兰》不仅仅是一部电影,它是好莱坞为了金钱而牺牲普世价值观、向极权叩头的象征。7月23日,蓬佩奥在加州尼克逊图书馆演讲时说,“离此不远的好莱坞,这个美国创意自由的中心和自封的社会公正的仲裁者,对哪怕是中国稍微不利的说法都实行自我审查。”“企业界对中共的默默接受在全世界各地都在发生。”但《花木兰》就不仅自我审查,而且让我们看到为了钱,可以献身讨好到甚么程度。

因女主角刘亦菲去年8月在微博撑港警的帖文,而引来杯葛电影的声音,只是抵制浪潮第一波;公映时被发现影片最后感谢新疆的中共机构,掀起新一轮抵制浪潮。鸣谢名单中的中共新疆自治区宣传部和吐鲁番市公安局,后者被认为是新疆“再教育营”的负责管理单位,在去年10月被美国商务部纳入实体制裁名单;而前者则是谎言制造机器。也就是说,《花木兰》是在极权统治的暴力与谎言支持下拍摄的。

前几天,19名美国议员联署致信迪士尼总裁查佩克,表示“(电影)为了部份拍摄任务而与新疆当地安全和宣传部门合作,会为那些可能实施种族灭绝的犯罪者提供默许的合法性。”要求迪士尼说明与中共当局的合作细节。

实际上,迪士尼为了这部片能够进入中国市场,筹拍时已将剧本送中国广电部审查,按广电部意见修改,据闻其中一个意见是不能够明确表现出故事发生在哪一个朝代,因此才有许多违反历史常识的设置;而更重要的是把《木兰辞》的“代父从军”是尽孝,而改为从军是为国尽忠。

中国古代的主流伦理是家在国之上,家高于国。《孟子》说:“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忠孝不能两全时,是以孝为先。

春秋时期楚国人伍子胥的父亲是楚平王之太傅,即太子建的老师。因遭谗害,被楚平王所杀。伍子胥叛逃往吴国,被吴王重用。伍子胥其后率领吴国军队攻入楚国都城,为报父仇,他掘开楚平王的坟墓,鞭尸三百,留下了历史上有名的复仇故事。先秦史籍如《左传》、《国语》、《吕氏春秋》、《战国策》等,以及汉《史记》作者司马迁,提到伍子胥复仇,都充满同情和赞美。没有史家指他叛国,是因为家在国之上,孝在忠之先。出土的战国竹简《六德》上说:“为父绝君,不为君绝父”。为了父亲,可以拒绝君主,但是不能够为了君主去拒绝父亲。

在谈到主角刘亦菲因撑港警受抵制时,嗌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我觉得她是当代的花木兰,我要为她点赞,她是一个真正的中华儿女。”

刘亦菲虽然是美国籍,但说她是当代中共国的“中华儿女”,也没有错,因为在中共国熏陶下冒起的一代,“没有国,哪有家”是挥之不去的意底牢结,离开“没有家,哪有国”的古代花木兰远甚。

问题是,刘亦菲的撑警言论发表在《花木兰》已经拍竣的时候,投下两亿美元的大片,当然会考虑演员的一言一行对票房的影响,因此相信刘的撑警言论是得到迪士尼同意的,甚至还可能是迪士尼授意的,目的当然就是为了投中共国所好啦。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不是一部片的问题,而是涉及“美国创意自由中心”好莱坞的价值异化,涉及西方企业为了利益而牺牲自由向暴政叩头——这个当前全人类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7/1501815.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