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网络疯传:控告他们反人类 实际上打响了反击战”

近日大陆被关押近1千天的维权律师余文生,一审判决书中他被定罪的11句话,在网络流传,得到众人点赞与支持。民间认为这不是罪行,恰恰是余文生律师的光环“了不起”。目前余文生在狱中被酷刑致右手残疾不能写字,家属呼吁当局尽快批准其保外就医。

余文生律师一审判决书中被中共定罪的11句话网络流传,其勇气获众人点赞。妻子许艳呼吁当局让余文生保外就医。(大纪元合成图)

近日大陆被关押近1千天的维权律师余文生,一审判决书中他被定罪的11句话,在网络流传,得到众人点赞与支持。民间认为这不是罪行,恰恰是余文生律师的光环“了不起”。目前余文生在狱中被酷刑致右手残疾不能写字,家属呼吁当局尽快批准其保外就医。

9月13日,徐州市中级法院秘密审判维权律师余文生的一审判决书中,余文生律师被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认可的用来定罪的11句话,在各个社交媒体上流传。

前三句内容都直接跟他代理法轮功案、为法轮功学员的当事人辩护时阐述的观点有关:“当局对法轮功十七年来的打压是完全错误的,是政治迫害,现在公检法的行为是犯罪”,“公检法部门在法轮功问题上互相推诿,是一件好事,毕竟有些人在觉醒”,“法轮功群体是一个非常善良的群体,对社会只有益处,没有害处”。

另外还有他为被中共大肆抓捕维权律师的“709案”呼吁,“控告他们反人类,实际上打响了709的反击战,真正的反击战等于是我开始的,我是第一人。”这第四句话也是当局定罪内容之一。

余文生律师一审判决书中被中共定罪的11句话网络流传,其勇气获众人点赞。(大纪元合成图)

据知情者向大纪元介绍,当时“709案”,中共抓了很多维权律师和公民,余文生律师针对公安部抓人,向最高检察院、全国人大常委会邮寄了控告信,实际是申请他们部门内部的监督,因为全国人大集合最高检察院有这样的职责,没想到这个举动也被写入判决书,也成为他的一项罪证。这其实就是一个法律文书而已。

还有关于他的律师证被注销,他其中的言论,也被当局作为罪证:“律师证被注销只能证明这个政权是个流氓政权,我不会就此沉寂”,“中国的政党没有经过法律登记,在法律上没有地位,所有政党都属于非法组织”。

网上中共对余文生律师的一审判决书一共有15页,从其中摘录出来的被中共定罪的11句话(如上图所示),更让外界对余文生案一目了然,众人谴责中共当局,并对余文生律师的行为竖大拇指点赞“了不起”。

大陆独立媒体评论人吴特向大纪元表示,仅仅拿余文生律师说过的这些话就说他“颠覆国家政权”、“诽谤党和政府”是非常可笑、完全站不住脚的,他只不过是说出了许多诸如迫害法轮功非法、中国法治环境倒退和自己在狱中遭遇严酷迫害这样的事实,并基于这些事实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并没有捏造事实抹黑当局,也没有号召推翻当局的具体言行。

“当局拿这些话给余文生定罪,暴露了他们自己的心虚,也正是因为他们作恶多端所以才会觉得揭露中共作为有关的事实是对自己的一种威胁。”

吴特强调,“从判决书的内容看,余文生律师说的不仅不是诽谤的话,而是需要相当勇气才能顶住压力说出的真话。被中共邪恶势力看作敌人,恰恰是正义人士的光荣。”

作为家属,许艳女士也表示无法理解,她说,“从言论自由权来说,属于言论自由;抛开言论自由,他的话错在哪里了?要遭到判刑4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3年。关押期间遭到酷刑,现在右手都残疾不能写字了,还继续关押不让回家治疗。”

申请取保候审没有回应江苏高院二审无回音超期限

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女士向大纪元表示,目前余文生律师最迫切希望外界关注的就是帮助要求中国政府司法部门能够依法释放他回家进行治疗,他的右手已经丧失部分功能,不能握笔写字,属于残疾性质了。从法律角度也已经符合了取保候审或者保外就医的条件,如果继续关押,他的手会更加严重,会不会引起整个右臂残废的可能性都存在。

据悉许艳女士8月14日在律师会见余文生之后,得知他的手颤抖的很严重已经无法写字了,他的上诉状是他左手写出来的。随后8月16日,她向江苏省高级法院邮寄取保候审的申请,也同时抄送了很多其它部门,但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另外余文生律师提出上诉后,案件在江苏省高院(属于二审)也有三个多月了,也还没有结果,并且超过法律规定的期限。

余文生律师妻子在江苏高院门前为丈夫喊冤。(来源:许艳社交媒体)

许艳强调,她和两名辩护律师及余文生本人都一直在争取或者要求江苏省高院能够将二审公开开庭审理。“因为一审的时候,徐州市中级法院是秘密开庭、秘密判决,而且给余文生判了那么重,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这是余文生本人和我都无法接受和承认的,因此提出上诉,不服一审判决,希望二审能够有所体现法律的公平、正义。”她说。

许艳: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律师、蔺其磊律师、余文生律师本人、许艳,要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审理余文生律师案,还余文生律师案法治公平正义。谢谢大家的关注。 pic.twitter.com/W469O9yZVP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xuyan709) September3,2020

“余文生从2018年1月失去自由至今2年9个月,我跟孩子一直无法会见余文生。一个家庭这么长时间的夫妻分离、父子分离,一方面违反了法律规定,另一方面也是非常不人道的,给家庭造成的极其残酷的伤害,我也请外界关注,要求中国政府能立即允许我跟孩子与余文生见面。”

另外余文生夫妇之间的通信权也一直得不到保障。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7/1501919.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