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阶级即是体统 没有贵族阶级是不行的

—阶级即是体统

作者:
反而董建华伯伯,出身上海航运,由英租界那么温开始接触到美国人,不论政绩如何,讲话的腔调和嘴脸比工农兵爬上来的顺眼,居然还有两分慈悲。

英国外交部曾有一名次官,名叫简艾德,为上议院勋爵。在所谓的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之后,戴卓尔夫人认为香港大局尘埃落定,内阁其他部门还需要人,于是掌管香港事务的次官,给一个贵族子弟来主理。

简艾德不熟悉香港事务,但不要紧,前面的事情披荆斩棘的都有其他官员做好了,包括刚逝世的港督尤德。简艾德与记者喝咖啡,穿着典雅,头发涂上油蜡,风度翩翩,像四十年代荷里活英国明星、电影乱世佳人的第二男主角黎斯理侯活。

任用简艾德,不是要他来办大事的,只是一道奢丽的布景板。一个国家,有阶级划分,有贵族、专业人士、企业家、中产阶级、然后是平民,平民之中包括球迷、木匠、鱼市场的小贩,井然有序,任何纷争冲突,留给议会辩论和民主投票解决。

一个社会有阶级划分,上面有贵族,就有了品味和体统。简艾德这种人不会成为首相,但上议院里还有许多人才,另外一个勋爵叫卡灵顿,就做过外相,还出任北约秘书长,气质完全不同。

可见一个国家,若有真正的文化,没有贵族阶级是不行的。曹雪芹就是贵族,才写出红楼梦。叫工农兵做作家?不是不可,还可以畅销,有市场能赚钱就可以,不过他们写出另一种东西,如“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和“一地鸡毛”之类,形成另一套中国语文系统,例如今日中国人网络流行的:傻B、屌丝、打酱油、男票女票、高富帅、操你妈逼(简称CNMB)之类,但这等词汇是刘姥姥、焦大、薛蟠之低端人物语言,此等中国猎奇,亦深得西方影评人与汉学家欣赏,在市场学上,没有问题。

但是一旦“从政”,就有问题了。如香港一干“当家作主”之土著精英,个个强调出身贫寒,不是小时候在木屋做功课捱到入Kong U一级荣誉毕业,就是老父替布政司拉黄包车如何惨遭鬼佬歧视。爬到这个位,一把鼻涕一泡眼泪的苦儿成功记,一度是巡游母校演讲时几多师妹师弟仰视之偶像,唯时间证明那股长久压抑的自卑感,化为好打得的报复性社会人格。

反而董建华伯伯,出身上海航运,由英租界那么温开始接触到美国人,不论政绩如何,讲话的腔调和嘴脸比工农兵爬上来的顺眼,居然还有两分慈悲。

太多励志故事,鼓励上进,像社会主义的初心,本来都是好,唯物极必反,变成“黑命贵”BLM的大暴动。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7/1501943.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