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田云:美国要中共付代价 党媒忽发奇葩调查

作者:
事实表明,胡锡进是个不折不扣的党的舆论工具、文字“战狼”。胡锡进凭什么代表在中国的所有美国记者、外交官、商人和留学生说话?中共无视大批病患和家属的苦痛哀号,一方面掩盖疫情,另一方面大搞仇美宣传,以期转移视线、把水搅混。中共官方公布的4千多人死亡数字是个国际大笑话,是对所有染疫和死亡的中国人及其亲属的侮辱。

中共病毒传播全球,武汉封城前,大多国家首例患者来自武汉。(大纪元制图)

10月12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刊发据称来自华盛顿的电文,内容涉及一项据称由美国某刊物发布的跨国问卷调查。该文称,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民众对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举措的满意度在受调查各国中最高”,“美国排在第九位”。

党媒文章称,此调查由美国纽约市立大学和西班牙巴塞罗那全球健康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联合进行,问卷内容包括:政府在疫情防控期间对民众生活提供援助、信息数据公开透明、病毒检测技术、个人防护设备、弱势群体保护、心理健康咨询、与国际卫生机构合作等10项政府关键职责。

疑点重重的报导

党媒的这篇报导疑点重重。

第一,未描述抽样调查的样本,即受访者的人数、年龄、职业、居住地等背景因素,而这些直接关系到调查的可信度。例如,武汉居民与其它城市的受访者的回应很可能存在较大差异。再者,采访100人与1,000人可能得出完全不同的结果。换句话说,到底哪些中国人接受了调查,他们能否代表“中国民众”?

第二,未给出19国受调查人士的各项评分统计和对比。哪些数据表明,“中国民众的满意度最高”?

第三,所谓问卷项目几乎都是中共受到外界质疑和批评的方面,因此中共是在利用这份报告为自己洗白。

例如:中共从去年底便严控疫情的相关信息,打压李文亮等“吹哨人”;中共官方公布的确诊和死亡数字被认为经过严重压低,极不可信;武汉等多地紧急封城后,市内物资供应一度紧张,医疗防护设备匮乏,野蛮封城也衍生出武汉和湖北人受歧视等人道乱象;医院被要求控制每日确诊数,导致大批染疫者得不到及时和有效的救治。

此外,中共操控世界卫生组织,令其配合中共隐瞒疫情,使得病毒在全球快速蔓延,最终酿成重大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还有一点,中共向欧洲多国出口的检测试剂盒被发现质量低劣,这从另一个方面引人怀疑中国国内确诊数字的真实性。

中国民众的声音

对于政府在防疫期间的表现,谁最有发言权?自去年底,多少大陆民声被中共屏蔽,但是,真相不会消失。

1月24日,一位刚下班的医护在视频中向亲友哭诉,真正的疫情“比电视报导的可怕多了,蛮多的病人,医生估计有10万病人”。

还有一名武汉医生说,医院里死了很多人,尸体没人收,“我不需要加油,我需要全国都知道武汉在发生什么!”

1月29日,在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华河镇鄢家村,17岁的脑瘫少年鄢成独自在家6天后死亡。鄢成的父亲因疑似肺炎于1月22日被送院隔离,他曾呼吁当地政府、乡村医生以及亲属帮助照顾脑瘫儿,因为儿子四肢瘫痪,也没有食物和水,但是,悲剧还是发生了。

2月1日,大陆《财经》杂志发表了长篇报导《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引起强烈反响。此文随后被中宣部下令删除。

2月7日,武汉市民方斌YouTube平台“武汉直击”上说,今天的肺炎,不仅是天灾,更是人祸。中共开始掩盖,压制李文亮医生;掩盖不住后开始封城,造成医院、机场、卖场人挤人;有肺炎的已经有了,没有肺炎的也被感染了。逃离的三四十万人,将病毒带到全中国、世界。

2月24日,湖北十堰市网格员上门排查,发现一名6岁的男孩在家守着爷爷的尸体,几天不离家,只靠饼干果腹。他说,他没有出去找人帮忙,因为爷爷告诉他外面有病毒。

2月29日,武汉居民“二水柚子茶”在博文中写道:“19日早上,终于用120车把我妈送去了武大人民医院急诊,最后一个急诊空位,然后我亲眼看到了各种人间惨剧——不论多重,不论怎么哀求,医生都不收了,因为没有床位了。哭声,哀求声,下跪磕头声,一个个被120送来,又被120拖回去。络绎不绝。”

“太多我妈这样的病人被牺牲,都不会计入数字,也不会公布。外面一片歌功颂德,一片形势大好,仿佛集体失忆。”“普通百姓,在大灾大难面前都是蝼蚁。全国各地各种捐赠物资,我们连毛都没见过。”

3月13日,一位湖北男子在网上说:“你无法想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这个政府到底做什么?为什么中国人这么的悲痛,活得这么得悲伤。”

4月15日,湖北宜昌市公务员谭军曾公开起诉湖北省政府隐瞒疫情,成为第一个因疫情公开起诉官方的中国人。谭军告诉大纪元,中共动用国家机器来对付民众,他把官司的输赢看得很淡,“这个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这个事情非常严重。我作为一名湖北人,认为有必要站出来呼吁,让湖北省政府出来负责。”

5月12日,武汉市民杨敏为染疫去世的女儿维权,却被社区人员关在小区里面,不准外出。这位母亲的诉求如下:追究所有官员瞒报疫情的法律责任及反人类罪行,公开事实真相,向所有死难者家属公开道歉;赔偿家庭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6月11日,据民间权益组织“民生观察”消息,武汉市民张海将四份起诉状快递寄往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张海提出,“若不是政府及其下属职能部门卫健委故意向公众隐瞒疫情真实讯息,释放假讯息”,他今年1月根本不会带父亲回武汉动手术,结果其父在医院感染了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后病逝。随后,深圳和武汉两地政府都派人上门劝张海撤诉,他的社媒账号被中止。据外媒9月中旬报导,法院已驳回了初审,张海又向省级法院提起诉讼。

胡锡进替党胡扯

4月18、19日,中共党媒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用英语发推,对美国疫情幸灾乐祸,称川普特朗普)政府严重渎职,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9月7日,胡锡进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声称,川普总统所指出的“‘中国死于新冠肺炎的人远多于美国’是个硬谎言,因为在中国的所有美国记者、外交官、商人以及留学生都能够证明这是胡说八道”。

10月2日,川普总统及夫人染疫的消息传出后,胡锡进第一时间发推,称川普夫妇付出了代价,“将给特朗普和美国的形象带来负面影响,也可能给他的竞选连任造成负面影响。”

以上事实表明,胡锡进是个不折不扣的党的舆论工具、文字“战狼”。胡锡进凭什么代表在中国的所有美国记者、外交官、商人和留学生说话?中共无视大批病患和家属的苦痛哀号,一方面掩盖疫情,另一方面大搞仇美宣传,以期转移视线、把水搅混。中共官方公布的4千多人死亡数字是个国际大笑话,是对所有染疫和死亡的中国人及其亲属的侮辱。

美国要中共付出代价中共害怕了

10月7日晚,川普总统在视频讲话中表示,中共将为他们对美国及全世界做出的事(隐瞒疫情)付出巨大代价,疫情爆发是中国(中共)的错。

10月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接受Newsmax TV采访时谈到,中共选择掩盖疫情真相,“不仅带来如此悲惨的生命损失,而且也包括对工作和机遇造成的所有破坏。中共对此负有直接责任。”他指出,世界已经在反对中共,人们开始了解中共构成的威胁,“中国共产党已经开始以多种方式付出代价”。

目前,一百多个国家要求对病毒起源和世卫在疫情期间的表现进行独立调查。美国众议院调查小组和英国外交智库等机构已经发表了相关调查报告,中共隐瞒信息、操控世卫、导致疫情大流行已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川普总统近期染疫,促使美国政府加紧追究中共瞒疫的责任,相关的法律和索赔等动作料将出台。这也将推动美国及他国的各级政府、民间团体和个人向中共追责,并将鼓励和帮助受迫害的中国民众向中共当局讨还公道。

疫情大流行是中共给全球带来的巨大灾难,是中共最急于摆脱的噩梦。从1月底至今,中共利用媒体造势,反复强调党和领导人在防疫中的“作用”;中共推出抗疫白皮书,举行防疫表彰大会,以“大国担当”自吹,就是想抵挡内外的指责。

党媒谎言企图掩盖的,是至今不为人知的、死于病毒的中国公民的数字,是许多勇于揭示真相的中国公民的努力,以及国外正义力量对邪恶的抵制和揭露。

一个漠视生命、扭曲真相的政权没有理由存在,没有权利统治和欺压人民。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3/1511526.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