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全球逾3.2万名医疗专家连署 反对封城防疫

来自世界各地超过32,000名医生和医疗专家已签署了一份请愿书,以反对防止COVID-19扩散的封锁措施,他们指这些措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今年3月宣布封锁的芝加哥市景。

来自世界各地超过32,000名医生和医疗专家已签署了一份请愿书,以反对防止COVID-19中共病毒,下同)扩散的封锁措施,他们指这些措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截至10月13日,已有23,000多名执业医生,9,000多名医学和公卫学者以及超过40万名关注此事的公众人士,都签署了这份请请愿书。

这份请愿书是由三名顶尖学者联名发起的。包括哈佛大学教授马丁‧库尔多夫夫博士(Martin Kulldorff),牛津大学教授苏尼特拉‧古普塔(Sunetra Gupta)以及史丹佛大学医学院教授杰伊‧巴塔查里亚(Jay Bhattacharya)。他们分别在流行病监测,免疫学和弱势人群感染方面具有专业知识。

这三名学者于10月4日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大巴灵顿镇(Great Barrington)发布并宣读了这份请请书,这份请愿书因此被称为《大巴灵顿宣言》。

请愿书上尺度:“来自世界各地,不分左派右派,我们致力于保护人们的事业。总是从短期或长期来看,当前的封锁政策正对公共卫生造成了灭灭性的影响。”

请愿书中说,封锁措施会导致众多问题,如:心血管疾病恶化,减少癌症检查,降低儿童并发症发生率,对心理健康有影响的影响,这些都将导致未来几年的死亡率攀升。

三位学者也必须:“让学生不能返校也是严重的不公正行为。”

学者们表示,一直封锁一切直到有疫苗可用,不如将重点放在降低死亡率和社会危害上,直到达到群体免疫为止。

所谓的人群免疫是指,让整个人群对某种疾病免疫。替代大部分人该疾病免疫力的增强,包括年老体弱者体内的所有人,感染风险都会下降。这可利用疫苗来实现,但不一定要依赖疫苗。

“幸运的是,我们对病毒的了解正在加深。我们知道,老年人和体弱者感染COVID-19的死亡机率比年轻人高一千倍。事实上,对于儿童而言,中共病毒的危险性要低于包括流感体内的许多其他危害。

宣言,公共卫生官员应致力于保护最脆弱的人群,同时允许那些不脆弱的人群“恢复正常生活”。

「最富有同情心并权衡了风险和公认的方法,是让那些死亡风险最小的人正常生活。让他们通过自然感染,建立对病毒的免疫力。同时,更好地保护那些风险最高的人。」宣言中说。

宣言表示,保护弱势人群的措施可包括一些例子。例如:养老院应使用已获免疫力的工作人员,减少养老院工作人员的轮替,对住在家里的退休人员,应帮他们采买食品和其他必需品,若情况许可,他们与亲人见面应在多层,而非室内。

学者们说,社会上所有成员都应采取简单的卫生措施,例如:勤洗手,生病时待在家里,以降低群体免疫的阈值(畜群免疫阈值),让群体免疫更容易达成。

但是,应允许年轻,低风险的成年人正常工作,而不在家工作。应开放学校进行面对面授课,并恢复为体育之类的课外活动。

“艺术,音乐,体育和其他文化活动应恢复。”声明说:“风险较高的人,可根据自己的意图参加。整个社会则可以享受已经建立起群体免疫的人赋予年老体弱者的保护。。”

参与连署的加拿大医师麦特‧史特劳斯(Matt Strauss)是皇后大学医学院的重症监护医师和教授。他对《多伦多太阳报》(Toronto Sun)表示,他与大多数医疗专家讨论过,他们同意封锁措施的弊大于利。

史特劳斯说:「在与我共事的专家中,我不认为我的观点仅是少数。」

但是,这份宣言也招致了一些批评。

尔凡‧达拉(Irfan Dhalla)博士对《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说。“如果没有大量损失生命或注射疫苗,我们将无法获得群体免疫,就这么简单。”

尔凡‧达拉(Irfan Dhalla)是联合健康中心(Unity Health)的内科医师兼副总裁,该医疗系统在多伦多拥有多家医院。

他说:「老实说,这么多聪明的人正在签署这一声明,这真令我难以置信。」

加拿大病毒免疫工作组的联合主席大卫‧奈洛(David Naylor)博士对《华盛顿邮报》说,考虑未来总会出现疫苗,“为什么在涉及一个危险的病原体时,我们要急于采用鲁莽的处方,举办基于人口统计学的全国『水痘派对』。」

致信安大略省长福特反对封锁措施

9月下旬,20名加拿大医生组成的团体致信安大略省省长道格‧福特(Doug Ford),反对在案件增加的情况下恢复封锁。

《国家邮报》刊登了这封信。信上预定:“事实证明,封锁措施无法消除这种病毒。”

这封信的签署人,包括多伦多大学,麦克马斯特大学和渥太华大学的医学教授以及不同医院的医生们。

「这导致了无法结束封锁的情况,社会不能以致命的方式向前迈进,包括卫生部门,经济和其他主要的功能,包括教育,娱乐和健康的人际互动等。」

医生说,近来安大略省的增加病例多是60岁以下的人群,这些人不太可能发展成重症。在4月中旬大流行高峰期间,超过60岁者占了一半以上,现在他们只占不到15%的糖尿病

信中说:“在安大略省和世界其他地区,例如欧盟等,病例数量的增加未必会转化为难以控制的住院率,并挤满重症病房。”

「我们了解,会危害这些病例扩散到脆弱社区,但我们需要权衡实际风险。」

医生表示,官员们应全面考虑封锁的成本。这包括对健康的可能性影响,例如某些区域用药过量比例增加40%,手术延误,癌症患者诊断延迟以及学校停课等。

“在过去的六个月中,我们的社会歧视了巨大的痛苦。是时候做出不同的行动了。''医生们在信中取代。

同时,上周发表于《英国医学杂志》的一项研究表明,尽管最初的封锁措施可有效缓解英国医院重症监护病房的负担,但保持封锁将延长大流行时间,并增加死亡人数。

这项研究基于英国政府在3月实行封锁时使用的数据,该研究称量:“该模型预测,关闭学校和隔离年轻人甚至将成为第二波与随后的疫情,但终究会增加死亡总数。”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Omid Ghoreishi报导/陈霆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4/1512018.html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