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从中国最贫穷省份的乡村女孩到卡夫亨氏副总裁

我是在中国贵州省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长大的。就连许多中国人也从未去过群山环抱的贵州省,那是中国最贫穷的省份之一。

我从小是个很有好奇心的孩子,而且因为独生子女政策,我也是个孤独的孩子,我会看着从山顶飞过的飞机,想象如果有一天我能坐上一架飞机,去看山的另一边是什么样。

结果,我第一次乘飞机,是我飞往法国攻读巴黎高等商学院(HEC Paris)的管理学硕士。我被5所大学录取,但巴黎高商为我提供了全额奖学金。在中国,即使是我的本科学习的费用也让我的父母难以负担。

我当时甚至并不了解巴黎高商,只知道它是一所名牌高校。我记得我在那里遇见了读预科的法国精英家庭的孩子,这让我感到震惊。他们有击剑课!在中国,体育课的内容是跑步、做体操,但他们会学柔道和骑马。我当时就想:这绝对是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人生维度。

为了离开我的省份,我努力学习,总是争取成为第一名。有时我是第二名,就会感到非常失望。但我通过了高考,在武汉大学(Wuhan University)学习国际金融。武汉大学与法国总领事馆的关系很好,后者主办了一个晚间活动项目,挑选约15名学生来讨论法国文化和商业、学习法语。因为参加活动是免费的,而且我有空闲时间,所以我就在不经意间与法国结缘。

我在2001年开始在巴黎高商攻读硕士学位,该课程共有386名学生,我清楚地记得这个数字,因为我在第一年结束时获得一张证书,写着我在同届学生中跻身于前30之列。学生们来自全球各地,那是我第一次与世界各地的人打交道。我还意识到,在中国,你是一个人对着书本学习;你要记住很多知识,才能获得高分。在商学院,我学会了你在工作中要借助其他人的力量。个人努力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与来自不同背景、有着不同人生经历的人进行合作。

我们有一门很棒的人力资源课,课上的任务是采访不同公司的人,了解如何让自己为大公司的职位做准备。我记得我的同学说,我可以准备幻灯片,他们可以代表我做演示,因为我的法语不是特别好,但我坚持自己演示。我希望挑战自己,而且,毕竟这是团队努力。

我会说法语,但我此前没有在法国的文化背景下学习法语。我可以读和写,但很难进行对话。我买不起电视机,所以我买了一个收音机,把自己整晚锁在家中,逼迫自己听收音机,直到听懂它变得不那么费劲。勤能补拙。

我仍与我的许多老同学保持联系,我们会时不时交流想法、互相引荐。

在我更年轻的时候,我希望在所有事情上做到最好,而且最关心的就是在我的任务表上打勾——我会列出我必须做的工作、我必须去的国家和我需要追逐的头衔。到了某一个阶段,我会问我自己:我想走多远?下一步该做什么?从定义上看,金字塔越到顶部就越窄,那么我到哪一点才会说,我满意了?

如今,我是卡夫亨氏(Kraft Heinz)的高级副总裁、全球司库和全球卓越经营主管,我管理我们的债务、现金和外汇、保险和养老金。几个月前,我从芝加哥总部调往阿姆斯特丹,将我的工作领域扩展至包括全球金融、生产、物流和采购。

当我在巴黎高商时,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国际导游,这能让我在全世界旅游、结识全球各地的人。现在我回首过去时会思考,我实现了我的童年梦想吗?虽然有一些偏差,但我在七、八个国家生活过,遇见了这么多优秀的人,所以我会说,是的,我实现了。

我能够有今天,要感谢我在一路上获得了许多反馈和帮助,所以我很认真地对待指导和辅导。当你遇见一个有潜力的人,而你帮助释放了这些潜力,你会对这个人、以及他们后来帮助的人产生意义深远的影响。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金融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5/1512077.html

人物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