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母亲被冤判 河北幼儿教师无处为母亲申冤

—有口皆碑的河北女教师朱素荣被冤判3年

河北保定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被绑架并非法判刑。(明慧网

河北保定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被绑架、非法关押1年,于2020年9月24日被高阳法院非法判刑3年10个月、勒索罚金5万元,她已上诉。

明慧网报导,朱素荣,现年45岁,家住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在中孟尝小学任教。修炼前,她浑身是病,身心备受煎熬;1999年夏天,修炼法轮功后,不但身体好了,人也变得更加贤良淑惠,众人有口皆碑。

2019年10月11日,正在学校上课的朱素荣突然被鲍墟乡派出所警察骚扰,他们并尾随至她家中抄家并绑架她,当天朱素荣就被送至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据悉,同村的一个小偷,偷了她家的电动自行车,偷车时发现她家中有法轮功的东西,于是到派出所告她。而派出所的警察明明知道恶告者是个小偷,却不惩罚他,反而绑架了朱素荣。

从2020年5月12日至7月6日,高阳法院对朱素荣,在网上进行了三次非法庭审。律师及家属辩护人为朱素荣做了有理有据的辩护,朱素荣也当庭揭露了警察强迫她按手印的违法行径。

面对有理有据的事实,法官不敢当庭枉判。拖至2个月后,9月24日,高阳法院冤判朱素荣。

师生们哭了

修炼法轮功后,朱素荣在日常生活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经常默默地做别人没想到或不愿做的事情。看到不认识的人有困难,她也出手相助。有一年,在鲍墟路口,她看到有父女俩出外打工没挣到钱,没路费回家。她把父女俩领回家,给他们饺子吃,走时还送给他们200块钱做路费。

作为班主任,朱素荣对待孩子们一视同仁,对待学习差的学生也从不歧视;业余时间给学生补课也从不收费。有的小学生把大便拉到裤子里,她会亲手给孩子收拾干净,学生的家长十分感动。

在学校里,朱素荣经常是最后一个离校,她和学生们一起打扫完卫生,再回家。她的教室在三楼,从三楼往下一直到一楼的楼梯,被她带的班级打扫得干干净净。她的教室里,窗明几净、秩序井然,地上连一张纸片都没有。朱素荣经常把散了把的笤帚拿回家,让丈夫给绑好,拿回学校再接着用。

朱素荣在家里是个孝女。她娘家没有兄弟,就她姐妹三人,她是长女。虽说姐妹三人都嫁在当村,但娘家的大事小情几乎都是她和丈夫张罗。有时赶上农忙,她也是先给娘家干活。

小女儿很小的时候曾问妈妈:“为什么姥姥家的活儿都是咱家先干,而两个姨就可以先忙自己家的活呢?”朱素荣对女儿说,“因为妈妈先出生啊,所以得到姥姥、姥爷的爱比你姨她们要多得多,当然要比她们多干活呀。”

因自己的被绑架牵挂了行动不便的老母亲、即将分娩的大女儿、还有那些心爱的学生们,朱素荣经常以泪洗面。警察说,如果她要在保证书上签字,保证不炼了,她便可以马上回家。然而,朱素荣坚守自己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拒绝在放弃修炼的所谓“转化书”上签字。

朱素荣被绑架后,老师们哭了,学生们哭了,乡亲、邻里听说后也掉泪。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叹息道:“多好的人啊,怎么会被抓走了……”当知道自己的签名能帮助素荣早日回家时,乡亲们纷纷响应,只几天功夫就征集到了300多人的签名(有许多人外出打工没在家)。

非法庭审

第一次庭审中,律师指出办案的违法性。

2020年5月12日下午2点半,高阳法院对朱素荣在网上非法开庭。法庭上,律师指出起诉书中多处违法:

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去朱素荣家抄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留下扣押清单;第二次去竟翻墙而入,抄走法轮功真相台历。

朱素荣当庭揭露,警察恐吓、训斥,硬逼她承认她曾经散发过(法轮功真相资料)。当他们训斥恐吓她时,就把录像设备关上,最后几个人强行摁着她的手按了手印。

边继辉为了构陷朱素荣,竟找到本村书记李文洲做了伪证。证词是:听有人说过朱素荣多次在本村集市上散发(资料),时间长了想不起来听谁说的了。这样的证词也被高阳检察院采纳。

而众乡亲们300多个签字画押的联名保释,公诉人却说签名的笔体有雷同,不予采纳。

对于律师的质询,公诉人没做任何回应;对于律师和家属辩护人提出的无罪陈述和证据,公诉方也没做任何回应。

本案所谓的“涉案数量”亦不具有真实性,在不同的文件上,物品的数量不一致。

经过两个小时的审理后,朱素荣的家人终于明白了:自己的亲人没违反任何法律,而整个办案涉嫌人员都是在违法。为了替亲人伸张正义,朱素荣的家人将涉案警察边继辉等人和高阳县检察院公诉人侯智勇,分别告到了蠡县检察院、保定市中级检察院、高阳县法院,同时抄送了省高级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

第二次非法庭审,合议庭、公诉人、法官沆瀣一气。

2020年6月19日上午,高阳县法院第二次对朱素荣进行网上非法庭审。庭审中,家属辩护人两次提出:“我已对公诉人提起控告,公诉人应该回避。”公诉人侯智勇两次请示上级后,都驳回申请,不予回避。

律师指出:“申请覆议后驳回申请一定要出具书面说明的,你们这庭现在就要立即终止,让公诉人回检察院出具申请。”合议庭谁也不说话,法官直接让公诉人读起诉书,庭审强行进行。

在庭审中,朱素荣根本听不清公诉人说什,对所谓“证据”也看不见。为了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律师要求终止开庭,说:“如果合议庭不听取意见,强行开庭就是走过场,就是违法行为,请慎重考虑,立即终止开庭。”

合议庭依旧不做回应,只是让律师对公诉人的证据发表意见。

庭审大约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第二次开庭又草草收场了。

第三次非法庭审,律师和家属辩护人要求无罪释放当事人。

在庭审中,朱素荣的女儿辩护说:“无论相关物品数量有多少都不是犯罪证据,都不能证明我母亲朱素荣利用了什么X教组织破坏了什么法律实施,两次开庭都没有有效证据证明被告人涉嫌构成被指控罪名。要求立即无罪释放我母亲朱素荣。”

她接着说,《刑法》第300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不适合法轮功,属于错用、滥用法律。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有什么能力破坏法律实施?没有犯罪客体,没有犯罪后果,没有受害人,没有社会危害,谈何犯罪?很明显是蓄意加害。

朱素荣家人遭打击报复

6月23日上午,蠡县国保闯入朱素荣的家非法抄家,不但抢走一些私人物品,还留下传唤证。因朱素荣的丈夫当时不在家,只有朱素荣的小女儿一人在家。警察恐吓她小女儿,她爸爸若三次传唤不到,就对他进行网上通缉。

朱素荣的家人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打击报复,拨打了市长热线和12389热线,接线人让他们拨打当地110。这个地方本来就和国保是一家,回复她家人说:国保手续齐全,没违法。

朱素荣的大女儿是幼儿教师,于7月1日上午接到学校的通知,说派出所给学校施压,要学校解聘她。当天中午时分,蠡县国保队长刘丽把朱素荣的丈夫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对其采指纹、验血,折腾了半天,办了非法拘留手续,并勒索罚款六百元。

9月27日,朱素荣的女儿拿到判决书,回到家中禁不住痛哭失声。再有三天就是中秋节了,自己家迎来的却是对母亲的一纸判决。最让她痛心的是,自己的母亲并没有犯法,却被冤判,而自己却无处为母亲申冤!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7/1513103.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